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章 大哥的女人
    第66章

    很快黄三元带着廖甲廖乙两兄弟来到房间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咱们山寨现在有多少现银?”

    “现银有一百二十二两。”

    银子是短缺货,山寨铜钱是有的,但银子不过一百多两,还是上次讹诈薛半川的。不过黄三元不愧是山寨总管,肚子里有本帐,财物的数目他信口拈来。

    “取一百两,给小蝶拿去。”

    “用,用不了这么多。”小蝶突然吓了一跳,其实有一二十两银子,她们就能度日。

    “拿着。”程大雷道:“你随着黄总管去库房取,里面有绸缎,看的上的选两匹,给你家小姐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二人走了,程大雷目光落在廖甲兄弟身上。

    “二位,你们身上没有悬赏吧?”

    廖甲有些惭愧:“这个……不好意思,我们兄弟还没来得及犯案,不过您放心,下次有机会,我们一定也做一两件惊天动地的案子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无语,合着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好事呐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让二兄弟去保护苏樱,二人虽然没什么本事,但力气是有的,对付几个小混混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之所以让他们去,是因为蛤蟆寨原先几个人,有一个算一个,都背着悬赏,柳家的人,程大雷目前还暂时信不过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交给你们一个任务,去落叶城保护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程大雷深吸一口气,一本正经道:“某未来的压寨夫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二兄弟立刻拍着胸脯道:“大当家放心,有我们在,绝不让大嫂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如果有人欺负你们未来大嫂,你们会怎么办?”程大雷缓缓说着,眼角突然溢出浓郁的戾气:“给我抽丫挺的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不是直接杀掉么?”廖甲廖乙同时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程大雷。

    趁着小蝶还没回来,程大雷让柳芷准备笔墨,准备把前世见到的,经营酒店的经验照搬写下来,由小蝶带回去交给苏樱。

    不过程大雷鬼画符一般的字,实在是惨不忍睹。最后变成他口述,由柳芷代为执笔。

    柳芷伺候人是不擅长的,端茶倒水,铺床叠被一窍不通,可是在琴棋书画,女红针线上却很深的造诣,这也应该,人家从小到大是按照千金小姐培养的,可不是要去给谁为奴为婢。

    一个个蝇头小楷落在纸上,当真是无比秀美,怕就算前生的书法大家见到也要汗颜。

    不多时小蝶回来,程大雷本来的意识是让她在这里住一宿,明日安排她回去。可她说苏樱孤身一人,她不太放心,今天一定要赶回去。

    无奈,程大雷只能安排一辆马车,拉着绸缎和银子,还有辣椒,送她回去。这条路不太平,最后程大雷还亲自送了一程,直到看到落叶城的城门,他才独自返回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昏时刻,苏樱在酒楼大堂,让小二上板打烊。

    其实,在这个时代,一个女子抛头露面是很丢人的事情,纵然苏樱常以黑纱罩面,却仍难免风言风语。只有那些上了年纪的妇人,才不介意这些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变态之处在于,一方面无比看重贞洁,恨不得青年女子被男人碰到手臂,就得自杀谢罪。而另外一方面,对于一些结婚的妇人来说,却又无比随便,什么公媳扒灰,叔嫂偷情的事情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苏樱来说,她也不在意丢人了,她身上背负得也不差这点事。

    这里说是酒楼,其实破败得紧,年久失修,白蚁蛀得楼梯常吱呀呀响。生意也是差到极点,苏樱都不记得自家还有这样一座酒楼,不过到最后,这酒楼却成为了自己的,是自己被赶出家门后唯一获得的东西。

    唯一的优点,大概就是地理位置还算不差吧。对面就是苏家的四海楼,常常高朋满座,宾客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四海楼的掌柜姓李,外号李大头,是苏樱哪位后妈的大哥,也就是苏樱的舅舅。当然,也别指望他们有什么感情了。

    他站在四海楼的门口,用毛巾拍打着衣服,往这边看时,脸上露出一个不善的笑容。

    苏四海身染重病,活不过多长时间了,只要能将这小妮子赶出落叶城,那么苏家从此之后就要姓李。可令他没想到的是,这小妮子竟真的舍得下脸面,黑布一蒙脸,就要打开门做生意。

    哼,可惜你终究是个女儿身,且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滚蛋。

    眼睛看到几个大汉走进对面,他咧嘴笑了笑,转身走入四海楼。

    走入苏樱酒楼的四个大汉明显不善,脸生横肉,眼睛滴溜溜在苏樱身上乱转。

    “老板娘,考虑得怎么样了,这家酒楼什么时候出手?”

    “话已经说明白了,这酒楼我是不会卖给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四人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,三天两日便过来寻衅滋事,目的就是要以极低的价格拿下这酒楼,把苏樱赶出落叶城。

    “老板娘,我劝你别逞强,这是个爷们的天地,不是你一个小娘们能吃得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四位,请回吧,我们要打烊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烊!没看到我们四个来喝酒么,开门做生意,还有把客人往外客人赶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苏樱眉头颦起,冲小二使个眼色,让他斟酒打发了这几个人。

    小二端着酒来,那大汉挥手就是一个耳光,将小二砸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呸,你他娘的什么东西,被你摸过的酒也能给大爷喝。”大汉目光落在苏樱身上,更加肆无忌惮:“我要老板娘倒酒给我喝!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黑纱后面的脸不给人看,今天大爷非要看看你能怎样!”

    “都他娘被山贼上过的娘们,装什么纯!”

    苏樱已出离愤怒,可今年才17岁,纵然出身商人之家,也是看得多,做得少,她不知该如何处理眼前的场面,方寸已乱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停在门口,小蝶和廖家廖乙两兄弟从门外走进来。

    廖甲目光转一圈,抓起门口一个酒坛,挥手就砸在这人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声音响亮,酒浆和血液一起流,破碎的陶片落在地上,湿漉漉一片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