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章 这么简单
    第61章

    “凡从蛤蟆岭下经过的人,都须交二成过路费。”程大雷敲着立在身边的木牌:“童叟无欺。”

    “程当家,我劝你莫要欺人太甚!”陆哼已咬紧牙关。

    “喂,搞搞清楚好不好,这是有薛城主签字盖章的。欺人太甚这个大帽子请不要乱扣。”程大雷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“没钱。”陆哼口中迸出两个字,他想明白了,对付程大雷这样无赖的人,就要用同样无赖的态度对待他。

    “这样说就不对了,钱,就像海绵——毛巾里的水,挤挤总是有的。陆将这么大身份,总不会一块铜板都没有。”程大雷眨眨眼睛:“何况,以你们现在的状态,有把握平安走出青牛山么,我们蛤蟆寨拿了钱,可是有护送服务的喔。”

    陆哼心里咯噔一下,他这次的经历十分悲惨,连兵器都被幽州王扣下,包括陆哼的铁棍。所以现在陆哼这一队人是手无寸铁,如果青牛山的群贼要痛打落水狗,他们未必有把握活着离开青牛山。

    如果有蛤蟆寨保驾护航,这自然不算什么,不管怎样,程大雷现在的面子是有的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陆哼现在真的没钱。

    “不如,留两个人给我。”程大雷说着,目光扫过陆哼身后衣衫褴褛的士兵。蛤蟆寨现在缺人,程大雷不得不把主意打在陆哼身上,不管是乌龟还是甲鱼统统来者不拒。

    小不忍则乱大谋,小不忍则乱大谋……陆哼不停用这两句话安慰自己,目光看着自己身后的士兵,忽然双手一抱拳道:“抱歉,他们是我的兵,我带着他们出来,也会带着他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陆哼从身上掏出一块玉佩,递到程大雷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枚古玉……权当是我的过路费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一怔,忽然笑笑,没有接那枚玉佩道:“请,秦蛮,送陆将军过山。”

    陆哼眼神严肃起来,抱拳道:“程当家请了,山水有相逢,咱们下次再回。”

    看着陆哼落魄离开的背影,程大雷明白,下次见面,怕就是要用兵器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一幕,对柳家众人的冲击不小。早听说蛤蟆大王在青牛山如何如何,只以为是传言以讹传讹,眼前却看到,就连官兵过山,都要给程大雷交保护费,那这传言还能是假的么。

    嘟,收到恐惧值10

    嘟,收到恐惧值9

    嘟,收到恐惧值……

    程大雷怔了怔,却是没想到这样也能收到恐惧值。他看来山下众人一眼,上山后继续自己的招聘工作。

    这一幕又令几个人动摇,上山准备加入蛤蟆寨。等到天黑的时候,大概有五十几人加入蛤蟆寨,剩下三十几人,一些是被程大雷淘汰掉的,另外一些是以柳慕云为首的柳家血亲,柳芷和孟子云都在其中。

    程大雷站在山上看着他们,越过初起的山雾双方目光对视,宛若一场对峙。

    程大雷没有和他们对峙,他令人搬起桌子,将寨门关闭。

    有一个夜来临,相比之下,这一夜要比昨天更加难熬。饥饿折磨着他们的心灵,更痛苦的是,明明不远的距离就能得到热腾腾的饭菜。

    蛤蟆寨的待遇还是相当不错的,晚饭的饭菜香味已飘到这里,令所有人垂涎欲滴。

    人群里想起纷纷的抱怨声,一开始这声音极小,但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已经有人开始埋怨柳慕云当时为何怂恿大家要发难程大雷,难道荣誉能当饭吃么。

    “当初人家待我们差么,把我们从奴隶营赎出来,给我们准备食宿。是我们好心当成驴肝肺,对不起程当家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,程当家还是很仗义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程当家人不错。”

    程当家不错,那谁是错的,自然便是怂恿大家,坚守所谓荣誉的柳慕云。

    权威在被瓦解,君君臣臣父父子子,与生俱来的道德观正在崩溃。

    柳慕云孤坐在火堆前,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次日天明,程大雷又一次摆出桌子,今天又有几个人上山,但以柳慕云为首的人凝固得更强。

    终于,在下午时,柳芷缓缓上山。

    “程当家,您能不能下山与柳爷爷他们谈谈,他们心里其实还是很感激程当家的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其实明白,这些人的坚守已经动摇,现在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台阶,方便能舒舒服服走下来。

    但这个台阶程大雷没准备给,你爬得多高,就结结实实给我摔下来,高,是你自己爬上去的。

    “柳家姑娘,我实在也很想和柳老先生谈谈,可你看我这里这么忙,实在走不开啊,改天吧,改天吧。”

    柳芷心中一凉,不得不承认,当程大雷从天而降救了她时,她是有那么一两刻动心的。然而,可这种冷冰冰的对决,并没有柔情的存身之地。

    她黯然下山,形单影只。

    到下午时分,已经再无人上山,山下留着的,只剩下二十几人。

    一方在山上,一方在山下,谁都看得见彼此,目光冰冷。

    在天将黑时,柳芷再一次上山,面对她楚楚可怜的神情,程大雷展现了自己从未有过的冰冷。可柳芷开口的第一句,却令他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柳家愿意将我献给程当家,只求程当家能够开恩,收留柳家老小,给他们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“献给……”程大雷睁大眼睛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柳芷递过来一张纸,上面大意是将柳芷送给程大雷,以换取程大雷能收留柳家老小,下面还有柳慕云为首几个老人的画押。

    『献给』的意思是,只要程大雷点头,他将拥有柳芷的所有权。

    这份权力不是以人的方式,柳芷做程大雷妻子、妾室之类的,而是以物的方式。程大雷将完全拥有柳芷的身体乃至心灵,他可以令对方为他铺床叠被,暖床洗脚,也可以转手将她送给别的人。

    在这件事里,柳芷完全没有自己的自主权,她的生命以及余后的人生都是属于程大雷的。

    程大雷领悟到这一点后,愣了很久,半晌冒出一句稀里糊涂的话。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!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