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9章 讨吃不如摔碗
    第59章

    蛤蟆岭下,夜幕里,有哭声时时响起。

    “姆妈,我饿,什么时候吃饭?”一个孩子依偎在母亲怀里。

    “睡吧,睡着了就不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呃……”有一大汉哀吟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男人哼唧什么,丢不丢人!”

    “哥,腿……烂了……”

    揭开褴褛的裤腿,小腿已经一片溃烂,散发着恶臭。

    这些人最近日子过得不是很好,他们在沦落成奴隶后,每天不得不进行艰苦的劳动。如耕田,修城,挖堤,食不果腹,鞭子抽体。而也有些以前和柳家有仇的人,趁机痛打落水狗,跑过来踹两脚的行为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所以这九十几号人,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伤病。而夜里山林的环境无论如何也说不上好,饥饿,伤病,恐惧折磨着他们的心灵。

    “我们为什么要忍受这些,为什么!”

    有人终于喊出声来,像是询问这不公的苍天。可所有人都懂,他真正发难的是柳慕云。

    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,代表家族最后的体面和荣耀。

    柳慕云报以沉默,独自守着火堆。

    这变相怂恿了众人,有纷纷议论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如果在山上,他们会给我们一顿饱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吃得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种叫辣椒的东西,城里也只有贵族才吃得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关系,我真的没关系,可我孩子才六岁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声音听在柳慕云耳中,他心底发出一声叹息:人心乱了。

    这九十几号人,有柳家的血亲,更多的却是家里原先的仆人和奴役,他们也随着这次柳家出事被贬为奴隶。

    如今在生死拷问下,这些人对柳家的忠诚正在慢慢减弱。而即便血亲之间,也不是其乐融融,你好我好大家好,互相之间勾心斗角不少。

    有人想落草为寇,有人还想固守荣耀,意见不统,组织已经开始从内部瓦解。

    现在这些人就算上了山,也是互相分成一小团体,必然被程大雷利用,无法像之前那样,占据山寨的主导权,和程大雷争权的事情更是想也不要想。

    这也在你的计划之中么。

    柳慕云猛然抬头,望向山上,心底浮现一丝寒意。

    其实柳慕云不是不想留在蛤蟆岭,毕竟他无地可去,可是他也不想落草,因为固有的观念不允许他这么做。

    那么,是否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呢?

    呃……这个问题,柳慕云没有去想。

    他虽然饱读诗书,在柳家以渊博著称,但很显然没有太多智慧。

    他只是把这个问题抛给程大雷,稍微展现自己在博弈学上的造诣,面对一个年轻人,展现自己老者的手腕:你还太年轻,是该懂点规矩,这里不是你说了算的。

    然而程大雷没有同他玩博弈学,只是一脚将他踹在地上,恶狠狠的说:滚蛋,这里我定规矩。

    屈辱,或者去死。

    柳慕云面对程大雷砸出来的选择题,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孟子云靠近柳慕云,低声道:“柳爷爷,我有个法子,不知道行不行得通。”

    “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宝儿饿的不行,我们把他搁在寨门前,我不信程大雷不开门。只要他开门,就能把一些老弱送进去,留着强壮,咱们可以慢慢和他谈条件。”

    柳慕云猛地抬头,像是第一次认识孟子云,二人以冰冷的目光对视,都从对方眼底感受到对彼此的恐惧。

    柳慕云不得不承认,孟子云所说是个法子。程大雷摆出屈辱或死亡的选择题,孟子云的法子同样给程大雷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道德么。

    没有几个人能面对这样的拷问,可面对这个法子,柳慕云选择了沉默,良久,他才缓缓道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子曰:“志士仁人,无求生以害仁,有杀身以成仁。”

    孟子云懂得柳慕云话中的意识,沉默告退,望着他的背影,柳慕云心底涌出深沉的寒冷。

    内部的崩溃,比程大雷预估得来的更早。

    在天没亮的时候,有人沿着下山的道路,小心谨慎的避过陷阱上山,双拳重重砸山寨大门。

    “开门,我要上山,当山贼!”

    他就是那个小腿溃烂的大汉,他的行为遭到鄙视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要做山贼,怎么去见柳家列祖列宗!”

    “祖宗有灵,也无法瞑目在九泉!”

    言语如刀,扎向汉子后背,他并没有回头,只是用拳头重重的砸着寨门,一声声的呼喊着。

    山寨大门,没有未他打开,仿佛永远也不会打开。

    如今这道门已是汉子生存的最后希望,它的紧闭似乎象征着死亡。大汉越来越恐惧,声音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山下众人看着这一幕,他们讥讽这大汉,未必心中便不动摇。看着铁打的汉子如丧家狗一样摇尾乞怜,这事情仿佛就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,屈辱笼罩着每个人。

    多么屈辱啊!

    他们曾经被客客气气的请回山寨,悉心周到的安排好食宿,甚至还准备着干净衣服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选择了拒绝,为了荣誉。

    而如今,他跪在地上,想祈求天神一样叩门,只期望这门为他打开一条缝。

    真屈辱啊!

    可要屈辱到什么份上,这扇门才会为他开启,跪下还不够么,叩拜还不够么,哭喊还不够吗?我已经放下我的荣耀,放下我为人的尊严,卑微的趴在地上祈求您的怜悯,难道这样还不够嘛?

    不够!

    人可以有自己的荣耀,但你要有准备为这荣耀去死,没有人有责任为你的荣耀买单,除了你自己。

    放下你的荣耀,尊严,为人信仰的一切,然后,这里可以给你活着,只有活着。

    那些为荣耀去死的人我们尊重他,但这里没有为他们准备埋骨之地。死,也给我死远一些。

    这扇紧闭的门,就代表程大雷的回答。

    他自然听到外面的声音,翻身睡觉,只是用被子蒙住脸。

    那句话怎么说来着:捧着敬着你不会说人话,非得狠狠上去踹上一脚,你才明白自己叫什么名字。

    正如你每天给他一吊钱,一天不给,他就会恨你。

    你每天给他一个耳光,一天不打,他就会爱你。

    还有一句话这么说的:讨吃不如摔碗,张口不如板脸。

    (本章完)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