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章 漫漫长夜,无心睡眠
    第52章

    “柳将军的为人我们大当家是分外佩服的,虽未曾谋面,却是仰慕已久。这次柳将军遭人冤枉,落得如此下场,听到后,我们大当家十分愤怒。”程大雷胡诌道。

    柳芷点点头:“虽然是一个山贼,却也知道我父亲是被冤枉的,看来公道就在人心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一个山贼而已,又能做什么。”孟子云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程大雷气得不行,山贼究竟怎么了,职业歧视要不要这么明显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说了,柳将军的后人绝不能受此冤屈,所以特意派我进城打探一下情况,若有机会,便要救柳家上下的性命。”程大雷腾地站起来,说得慷慨激昂。

    “你们打算怎么做?”柳芷被程大雷情绪感染,忍不住问出声。

    “情况我已打探清楚,这就回山寨取钱,将其他人赎出,再来搭救柳家小姐。”

    柳芷怔了怔,忽然泪珠滚落:“程大当家大恩大德,柳芷没齿难忘,若能救得我家老小性命,柳芷,柳芷……”

    程大雷屏声静息,期待的看着柳芷,这就是要以身相许的节奏呐。

    “……柳芷来生当牛做马,结草衔环以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程大雷。

    “小姐,此人贼眉鼠眼,不可信他一面之词。”孟子云。

    程大雷崩溃,合着你这浓眉大眼的就不会骗人是吧,在心底,程大雷又在心里狠狠记了一笔,暗中默念八个字: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

    “我的同伴就在楼下,我可以叫他上来,手中有了人质,你们自然不用怀疑。”

    柳芷和孟子云对视一眼,几乎是同时点点头。

    楼下,徐神机如坐针毡,照道理来说,程大雷不在,他岂不是如鱼得水,在身边姑娘身上大块朵颐。

    其实不然,因为许茂一干人等死死盯着他,盯得程大雷如坐针毡,动一动都怕被大家的目光杀死。

    而对徐神机的关注,自然因程大雷而来,有人时不时看向楼上,心中估摸着时间。

    以前其他人进去柳芷房间,没有一盏茶就出来了,如果能多在房间内坐一会儿,便会沾沾自喜,可以吹好几天牛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程大雷进去的时间也太久了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第一次进去就得入罗帷,春风一度。

    心中如此想着,心思难免已经往龌龊处想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程大雷出现在房间门口,冲下面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“欧耶,你上来。”

    徐神机如蒙大赦,赶紧颠颠的跑到楼上,嘴里埋怨道:“你是快活了,可是苦了我,不过不错,难得你吃肉,还让我喝点汤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这个人向来仗义,风流快活也不忘了你,我风流够了,你也进来风流风流吧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揽住徐神机的肩膀走进房间,楼下一干人等想到房间里将会发生的事,哈喇子都快垂到地上。

    徐神机最是激动,嘴里念叨着:没想到啊,没想到,没想到你这么仗义。

    想入非非,心脏也火热起来,刚走进房间,迎面就是一把雪亮的钢刀,徐神机刚火热起来的心脏,就彻底凉了。

    程大雷拍拍他的肩膀,道:“这位是柳将军手下孟子云,孟兄信不过我们,你带着他回一趟山寨,取钱过来赎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在城中还有事,事情定下来后,你知道如何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徐神机点头应承,而柳芷和孟子云却还是目光闪烁,显然是还信不过程大雷。不过事到如今,他们不信程大雷又有如何法子,程大雷已是他们唯一法子。

    程大雷笑笑,双手一抱拳:“柳姑娘,请了,等离开这里,我等你当牛做马,结草衔环。”

    柳芷还没反应过来,程大雷已经跳窗从后院走了,次日天将亮未亮之时,徐神机和孟子云也跳窗离开回燕楼。

    程大雷溜出回燕楼后,就立刻去了苏家。

    苏家的墙并不高,约莫只在两米左右。程大雷双手一攀便爬上墙头,顺着墙根轻飘飘滑下来。

    躲在假山后观察周围的环境,夜色凄迷,倒是没有巡夜的家丁。这令程大雷松口气,如苏家这样的家族,一般都有护院家丁,如果被他们发现,凭自己这两下子恐怕会死得很干脆。

    紧张又忐忑的心情,平白给程大雷一种刺激的心情。如西厢记中私自跳过粉皮儿墙和小姐约会的张生一般。

    可苏樱的绣楼在哪里呢?

    紧跟着,程大雷发现自己遇到一个问题,心中忍不住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苏家实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不同于前世几十平米,几百平米的房子,也不是程大雷想象中一进两进的院子,而是一座院子套着一座院子,院子外面还有院子。

    特么,知道你们地广人稀,也不要这么折腾吧。这么多院子,我怎么知道苏樱的闺房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呸,瞧她的样子,还把自己当大小姐呢!”

    “老爷病得不轻,现在家里都是夫人说了算,谁还把她看在眼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她再敢在我面前摆大小姐的样子,我就让她知道知道厉害!”

    有两个仆役打扮的人从小路上经过,一路走一路议论着什么,表情显得很兴奋。

    程大雷窝在假山后,悄悄听着,等二人走远,他向二人来的方向望了一眼,悄悄向那边去了。

    苏樱就住在那个方向的某个院子中。

    她最近的日子过得不好,或者说相当恶劣。她原先的绣楼被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占了,自己搬进这破败的院子。身边伺候的丫鬟仆役态度也越来越恶劣,唯有小蝶对自己还好些,可小蝶也在今天被要走了,说是二小姐身边不能没人照顾。

    这种生活上的困难并不是不可克服,更难的事情马上就要到了。

    她即将嫁给一个年近半百的老头子。

    她独坐院中,对月长叹,身边是如水般稠密的黑暗,真的……挣不脱呐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人从天而降,噗通砸在地上。苏樱吓了一跳,看到地上那人灰头土脸站起来,拍拍身上的土,强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漫漫长夜,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,原来苏姑娘也睡不着啊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