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章 何妨看看且徐行
    第49章

    二人目光相对,各自发愣,程大雷脸上发烧,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子,我错了,我不该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愣了愣,忽然表情一变,厉色道:“枉我这么信任你,你竟然拿着山寨的钱,来这种地方!”

    “公子,我只是路过,顺便进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路过,我一直跟在你后面,会相信你!”

    “公子,我错了,你千万别告诉灵儿,我现在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。”程大雷拍拍他的肩膀:“我也不是不近人情,既然来了,何妨就看看,当然是批判性的看,看看她们究竟多么丑陋。”

    徐神机脸上一喜,忙不迭的点头。

    如此也怪不得他,食色性也,人之常情,何况徐神机还不知素了多久。山上的生活,见到只母兔子都是好的,好不容易下山一趟,他肯定马不停蹄往这里赶,想要和白生生,水灵灵的小娘皮亲近一番。

    老鸨安排二人坐在大厅,有两个姑娘陪着喝酒。不得不说,相貌超乎程大雷预期很多。一口一个欧巴欧公子叫着,脆生生的声音把程大雷叫得心都酥了。不过想起她们一双藕臂千人枕,半口朱唇万夫尝,程大雷心里还是有点忌讳的。

    徐神机肯定不忌讳这些,他忌讳的是程大雷在身边,不敢太过放肆,只能暗自吞着口水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二人都有些拘谨,拘谨是因为不管是程大雷还是徐神机,都是第一次逛青楼。

    是什么让他们一直保持如此高的道德水准?

    当然是穷。

    这里和程大雷想象中不同,要比程大雷想象中大,入门是院子,其后有一座二层木楼,各有雅间,里面隐隐有乐声传出。

    大厅内有散座的客人,三五成群,偶尔有客人跳到中间台子,击剑而歌,脱帽而舞,很是放浪形骸,倒有些风流味道。

    这里倒像个聚会场所,才子佳人聊聊诗与星辰,风花雪月。当然,聊得最多的,还是最近城里发生的新闻。

    无非是谁谁发了财,谁谁升了官,谁谁写出一首好诗,谁谁点了某家花魁……

    信息滞后的时代,谣言就是最重要的传播渠道。

    “诸位……城门贴的榜文你们都看见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废话,现在谁还不知道蛤蟆大王的事,陆哼怎样的人物,在他面前一招都没有走过!”

    “啧啧,一百五十两啊,谁如果能取到他的人头,这辈子就吃喝不愁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听说那蛤蟆大王身高丈二,使一把三百斤重的大斧。”

    “嘘,噤声,我听说那魔头被神仙传过法术,会五雷法,有千里眼,顺风耳,咱们在这里说话,他都听得见。”有人压低声音。

    “呔,一派胡言,子不语怪力乱神,这世上哪有什么千里眼顺风耳。”

    蛤蟆大王四个字在大厅内屡屡响起,程大雷和徐神机面面相觑,这扯得也太离谱了吧。

    “诸位说得如此热闹,可曾见过那蛤蟆大王?”一锦衣打扮的男人忽然道。

    “许兄的意思是,你曾见过那魔头?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见过呐!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那一日我从蛤蟆岭下经过,忽听得一声高呼,有一人从天而降,此人自报姓名,便是蛤蟆大王。我与此獠缠斗,大战有三十回合。”

    “咦,后来怎样?”

    “堪堪惜败呐!”锦衣人长叹一声,分外惆怅。

    众人一片惊呼,有人说:“你说这话可信么?陆哼在蛤蟆大王手上都走不过一招,难道你比陆哼还厉害?”

    “许公子家传剑法了得,这话我是信的。”

    陪酒的姑娘莺歌燕语,纷纷说着『许公子威武』『许公子了得』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“呔,都住了吧。”锦衣人忽然历喝:“上次技差一招,堪堪在那贼人手中落败。若是再有下次,我定凭我手中剑,胸中一腔正义,手刃那魔头,为落叶城扫除一害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得字字看铿锵,落地之后还有余音。大家围绕着锦衣人,一共奉承之声,那许公子面露绯红,说着『今天的酒我请』『大家尽情喝』之类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不合时宜的冷笑声响起。锦衣人猛地回头,见对方是个留着山羊胡的猥琐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,不信我的话么!”

    徐神机在一旁听着,忍不住冷笑出声,可被对方这么一问,顿时有些怂,吓得垂下头。

    程大雷拍拍他的肩膀,挑眉笑道:“不单他不信,我也是不信的。”程大雷目光一历:“你真的见过蛤蟆大王?”

    这锦衣公子名叫许茂,他眼珠一转,随即大声道:“我当然见过,你是什么人,凭什么怀疑我!”

    “在下姓欧名巴,江湖人称温柔小斧。”程大雷抱着拳,漫不经心的往上举了举。

    “欧巴!”

    “欧巴!”

    许茂一伙面面相觑,口中不断重复着这个名字,却也谁都没有听说过。

    程大雷暗自点头,纵然是一帮大老粗,但被他们齐声声称呼欧巴,还是有些愉悦感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也是为胭脂红来的?”有人问。

    程大雷眨眨眼,没听过这个名字,他嘴里答道:“是呐,哪有怎样?”

    “哈,看看他,竟也想打胭脂红的主意!”

    “连绸缎都穿不起,还不知哪里来得乡巴佬。”

    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么!”

    程大雷被嘲笑得有些莫名其妙,他的确穿着棉布衣服,但也不至于这么看不起人吧。程大雷隐隐有种前世安踏被耐克嘲笑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这胭脂红究竟又是何许人也?

    从他们的嘲笑声中,程大雷渐渐明白了怎么会事。

    这胭脂红姓柳,名叫柳芷,柳家原先在落叶城也是大户,其父在军中任职,负责保护港口不遭海盗侵扰。但一直剿匪不利,后又查出来暗中和海盗还有利益上的往来。

    城主一怒之下,将柳父砍了脑袋,家中家丁奴役被贬做奴隶,柳芷这原先的柳家千金就被卖为官奴。

    如今这柳芷就在回燕楼挂牌,据说此人生得花容月貌,倾国倾城,最近几日多有富家公子奔着她来,但直到今日,还没人能摘花抱月,获得美人芳心。

    程大雷心中一动,奴隶岂不正是自己此来的目的之一。

    (本章完)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