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章 胸藏锦绣,腹隐山河
    第38章

    李行哉被程大雷噎得够呛,他尴尬的笑笑:“似乎大当家有什么高见?”

    “其实为了荣誉战斗的军队,也并不是最强的。”程大雷漫不经心道:“更强的军队应该是为了信仰?”

    “信仰?”

    “对,信仰!一支几千人,几万人,甚至几十万人组成的军队,每个人都拥有共同的信仰,不惜死亡,不惧失败,一个人死了自有千千万万人上,这样的军队自然百战百胜,所向披靡。”

    “世上真有这种军队?”李行哉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。”程大雷想起前世所知道的历史。

    李行哉和李婉儿互相对视一眼,心中都有些震惊。世上真的有程大雷所说的军队么,这样一支部队投入到战争中,又会是怎样的一副场面。

    今夜二人随口说起,聊着聊着就聊到一个古往今来,所有名将都在思考的问题:

    如何让一个人心甘情愿去送死?

    冷兵器时代的战斗,你将和你的敌人面对面,刺刀见血,你的战友在你身边倒下,内脏从肚子里流出来,下一个死的人可以是你,也可以是任何人?

    这种状况下,人根本没有时间去想自己所掌握的战术动作,只能是靠着本能厮杀。这个时候每个人都会想,我究竟为什么在战斗?

    生命对于任何人来说都只有一条,每个人都想活下来,可如何才能活下来?转身逃跑,远远的离开战场几乎是本能的选择。

    可一旦这样做了,一支部队就会成为溃兵,让敌人如杀猪一样砍掉脑袋,就像黑石城面对蛤蟆寨,在最短时间被摧毁战斗意志,所以五人可以胜一千。

    所有的指挥者都要面对这个问题,真正的战斗不是你一挥刀说杀,士兵就会像机器一样冲过去,真正发生的情况可能是,你一挥刀说杀,手下士兵已经跑光了。

    那么,每个指挥者都要思考这个问题:如何让你的士兵停下转身的动作,迎着敌人的兵器发起冲锋,用自己仅有的生命铺开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生存,利益,荣誉,信仰……这些是否能成为真正的理由。

    土屋内,程大雷和李行哉都保持着沉默,似乎都在思索着这个问题。李行哉看了程大雷一眼,对方身体窝成一团靠在墙上,鼻涕一吸一吸的……

    李行哉心里琢磨着:我想这些理所应当,你一个山贼究竟在琢磨什么呢?

    “其实,由信仰凝聚的军队也并不是最强的,最强的军队是为了生存。”程大雷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“生存?”李婉儿道:“那岂不是每个人都做了逃兵?”

    “可逃跑也未必能让他们活下来呀。”程大雷稍微舒展身体:“就像戎族和帝国的战斗,为何戎族能屡战屡胜,帝国却屡战屡败?”

    李行哉正色起来,这也是一个困扰帝国上百年的问题。帝国论兵力,装备,军队组织都远远强过戎族,可在战斗中十比一的比例都不能取得胜利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有什么高见?”

    “高见谈不上啦,随便说说罢了。”程大雷却很轻松,他问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戎族为什么要入侵帝国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李行哉刚想说话,发现这个问题竟然不太好回答。

    “帝国和戎族是宿敌,互相之间已经打了几百年,只要戎族一有机会就想入侵帝国,他们残暴,粗鲁,不通教化……根本就是一群强盗。”李婉儿插口,说到最后,她忽然想起面前这人也是个强盗,识趣的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“说是这么说,帝国都觉得戎族像恶魔一样,整天没事干,吃饱了撑的就想打帝国。”程大雷摇摇头:“其实戎族之所以打帝国,并不是因为吃饱了撑的,而是他们……根本吃不饱。”

    李行哉屏住呼吸,认真倾听着程大雷的话,这个山贼口中的一言一语,就像钥匙一样为他打开了一方新的天地,让他思考那些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戎族生活在草原上,以畜牧为生,天灾,其实他们比帝国子民活的更难。一场白毛风就能让草原成荒漠,牛羊大片大片的死亡。一边是活不下去,吃西北风都要看老天爷心情,一边在距离他们不远处,就有帝国这么个花花世界,在那里有食物,有女人,有绫罗绸缎,换你你不打啊。”程大雷打了个哈欠,慢悠悠道:“死又算什么,反正回到草原也是一个死,索性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。一支部队人人都被逼上绝路,他们为了活下去,自然会爆发出超强的战斗力。”

    李行哉沉默,过了很长时间才道:“三十年前,戎族入帝国时,似乎那时就是一场罕见的旱灾,不仅戎族草原,就连帝国很多地方也是颗粒无收。而这么些年来,若是年景好,戎族那边的骚动就小些,若是年景不好,戎族的入侵规模就大些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继续道:“戎族抱着人人必死之心,而帝国的守军心里想的是什么?边疆守不住还有腹地,吃了败仗还可以逃跑。一方是打不下就饿死,一方是逃跑就死不了,如此作战,帝国又怎能不败。更不必提军队朝堂之中,各种勾心斗角的内因。”

    李行哉仔细咀嚼着程大雷的话,忽然接受到这些新鲜信息,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。帝国自从立国以来,和戎族每年都在打,却是败得多,胜得少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想,为何会如此,而今天程大雷三言两语,却直指问题关键。可这些字字珠玑的话,却出自一个山贼口中。

    “程先生!”李行哉猛地抬头:“可愿意随我回京州?”

    程大雷吓了一跳:“和你回京州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先生胸怀锦绣,腹隐山河,实在不该在草莽中埋没,若是随我回京州,自有先生一番大前程!”李行哉猛地攥住程大雷的手。

    程大雷被李行哉直勾勾的看着,心里有些发虚:这娃,该不会是被忽悠住了吧!

    前世宿舍卧谈会的时候,谁不是指点江山,挥斥方遒,粪土当年万户侯,至于说得是对是错……喂,喷子还要负责么!

    今天程大雷也是想到哪儿说到哪儿,他是没怎么往心里去,反正说错也不用砍头。可看李行哉的意思……是当真了呀。

    (本章完)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