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章 帝国诗才堪忧
    第35章

    农田内,辣椒幼苗长势很好。原先程大雷还担心天气太热,所以特意用树干和茅草搭起凉棚,为幼苗遮阳。如今看来,这番苦工没有白费,幼苗绿汪汪一片,再有一两个月就可以收成。

    程大雷心中腾起莫名的成就感,他想起刚才与黄三元的话头,道:“打听出来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护送寿礼的队伍,这十几天就会从青牛山下经过,从其他山寨得到的消息,这次薛半川应该会派陆哼护送。”

    “陆哼?这个人你知道多少?”程大雷知道黄三元当初在黑石城,对于黑石城内的人员情况,他比所有人都了解。

    “陆哼,今年差不多三十岁,善使一条大棒,他是个孤儿,是薛半川收留照顾他,此人无父无母,无亲无故,普天之下谁都不认,只认薛半川,是个厉害人物。”黄三元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厉害人物,不厉害薛半川不会让他出这趟差。”程大雷看着眼前的辣椒苗,问:“其他山寨打算怎么劫?”

    “无非就是夜袭,下毒,在路上设伏。”黄三元道:“反正是猫有猫道,狗有狗道,大当家,咱们就不插手么?”

    程大雷想了想,长叹一声道:“群狗抢肉,凭咱们蛤蟆寨这几块料,想要争,也得有和人争的资格呐。”

    站在高处往下望,密林之中隐隐能嗅到火药味,当然,青牛山没有火药味,可那种不安分的味道,已经弥漫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婉儿,婉儿,过来给你看个好东西!”李行哉大步踏进屋子,冲李婉儿招招手。

    “哥,你能不能不要一副色眯眯的表情,让我感觉你又把丫鬟的小衣偷了。”李婉儿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过去的事能不能不要老提,走,出去我给你看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什么呐?”李婉儿极其不情愿的随李行哉走出土屋。

    顺着蛤蟆寨的地势往上爬,最后李婉儿眼前出现一座池子,上面盖着茅草。

    “哥,这是什么,洗澡用的,露天?”李婉儿道。

    “不,关键是池子里面的东西。”李行哉显得很兴奋:“泉水从山上下来,被引到池子中,上面盖着茅草,飞虫落尘进不去。池子中还有碎石,木炭……”

    “木炭,有了木炭水还能喝嘛?”李婉儿。

    “能喝,他们说木炭能搁住水里面的小虫。”

    “水里面会有小虫?”李婉儿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也不是很懂。不过大费周章挖这么个池子,终归是有些用吧。”李行哉道:“走,我再领你去看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李行哉拽着李婉儿往下走,李婉儿拧着眉头道:“哥,你带我到茅房中干什么,不嫌臭嘛?”

    “去,进去看看。”李行哉。

    “我不!”

    “好啦,不去就不去,我给你聊聊。”李行哉道:“这茅房的下面和马圈、猪圈通着,地底下有一个大坑。他们说茅房也有小虫,飞出来进入人身体,人就会得病。以后可以挖出来肥田。”

    “哥,这……有什么用?”李婉儿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也不知道有什么用,可总觉得这里面有大用处。”李行哉兴致勃勃,拍着手掌道:“行千里路,知千里事,婉儿,你现在还觉得这座山寨简单嘛。”

    “一共六个人,再不简单又能怎样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一共六个人,何必如此大费周章……”李行哉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:“这个山寨的主人,图谋不小呐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能不能别盯着茅房一副色眯眯的样子。”李婉儿捂着鼻子:“再说你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噤声!”李行哉神色一凛,声音已低下来。

    到了晚间,土屋内点着蜡烛,烛光透过窗户纸洒出来。

    “写得怎么样了?”程大雷这个时候走进土屋。

    “一直在写。”李行哉道:“这是我在京州的见闻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写吧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抓起一张已写完的,如饥似渴的获取着这个世界的信息。帝国十三州一百单八城,各州各城在什么位置,程大雷一无所知。而且关于帝国的历史,也是程大雷要知道的。他从苏樱那里了解到一些,可苏樱的见识明显比不上李行哉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,你了解这些作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写书。”程大雷顺嘴胡说。

    “写书!”李行哉和李婉儿都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诗人,我是个作家,我的梦想就是写出一本传世巨作。”程大雷抬起头来:“难道我长得不像。”

    李行哉和李婉儿目瞪口呆,想说像实在违心,想说不像,可如今又是寄人篱下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个诗人么?”程大雷道:“写得诗呢,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哈,倒是写了几首,也让大当家鉴赏鉴赏,与小生评点一二。”

    李行哉从纸堆中翻出几页纸,递到程大雷面前。

    程大雷一看大嘴巴就咧起来了,口中发出『啧啧』怪叫。

    “怎么,我这诗难道不好?”关于这一点,李行哉还是有些自信的。在京州,他被人称为诗才无双,有高人评点过,说他诗中有兵戈之音。

    “这也能叫诗……”程大雷嘴都快咧到嘴巴:“帝国的诗才,啧啧,真的是堪忧呐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到底懂不懂啊,我哥哥的诗在整个京州都是有名的。”李婉儿不忿道。

    “好啦,好啦,也让你们开开眼,知道什么叫写诗。”程大雷拿起毛笔,饱蘸浓墨,抬起头,看到李行哉和李婉儿都盯着自己:“哎,有我这一句,若是传出去,怕是整个帝国的才子都不敢拿笔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口气倒是不小。”

    李婉儿冷哼一声,视线还是落在程大雷笔尖上,微微有些出神,却是在想:此人如此口气,不知道肚子里的东西怎样。

    程大雷紧紧攥住笔杆,笔尖走在纸上,出现歪歪扭扭鬼画符般的几行字。看到他的字迹,李婉儿就忍不住笑出声,刚想嘲讽几句,可等她看清纸上的内容,眼睛突然睁大。

    程大雷停下笔,看了目瞪口呆的二人一眼,施施然道:“好了,天不早了,早点歇着。”

    “一句,为什么只有一句?”李婉儿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一句就够了,怕都拿出来吓死你们。”走到门口的程大雷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李行哉早已失神,手捧着那歪七扭八的字迹,口中呐呐道:“不说天下才子,有这一句,至少我这一生是提不动笔了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