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章 李狗剩
    第18章

    “我有神法,能请天雷!”

    清晨山雾初起,阳光未亮,程大雷并指如剑,指向峡谷处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顿时一激灵,目光都随程大雷手指望去,只见风吹草动,山石寂寂,任何动静都没有。

    狐疑的目光落在程大雷身上,心道这小子在干嘛。

    “能请天雷啊……”程大雷手指在空中摇晃,心道:快点啊,难道林少羽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“雷啊……”

    程大雷嗓子都要哑了,心里有些发毛,事先他已经想好这样应对,让林少羽埋伏在山谷上,嘴巴点燃最后一箱炸药,不如此,程大雷也不知道如何脱身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装神弄鬼,让我杀了他!”山贼大喊。

    一群山贼有人骑在马上,有人拿着兵器站在地上,脸上渐渐都浮现嘲弄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雷!”

    声音落地,忽然峡谷方向响起一声巨响,轰隆如同雷震,白色晨雾中腾起黑色烟尘。

    瞬间,所有人脸上的笑容都顿住,看向程大雷的眼神出现一丝畏惧,程大雷坐在马上,长松一口气,隐隐有几分仙风道骨,高深莫测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嗯呐,有谁想尝尝我的五雷天法么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所有人齐刷刷倒吸一口凉气,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,只感觉程大雷方圆四周,有一股无形气场,让人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人大多都迷信,把许多未知之事都归于神鬼,正应了那句话:文明尚未抵达的地方,愚昧便自封文明。在一个烧点黄纸抛在井中,便能号称圣水,召集数万信徒的年代,程大雷的表演已经相当精彩。

    现在众山贼心中想的都是,原来此人就是靠着五雷神法挡住一千兵丁,怪不得,要是这天雷砸在我身上,我可撑不住。

    程大雷以睥睨四方的眼神扫视一圈,轻催坐下马往前走,围着他们的山贼自动分开一条道路。程大雷手指还『雷雷雷』的指个不停,被他指到的人都吓得脸色苍白,甚至有人直接从马上掉下来。

    徐灵儿,徐神机,秦蛮三人赶着马跟在程大雷身后,八十几匹上好战马,惹得大家口水都快要流在地上,可硬是一个敢动手抢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程大雷昂首挺胸,斧头扛在肩头,目不斜视,显得风轻云淡,法力无边。可凑近了就知道,他后背早就湿了,万一山贼中有聪明人呢,自己这点把戏被拆穿后就是一个死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高飞虎忽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程大雷一激灵,慢慢回过头来,眼神高冷的看着对方,而心脏却在砰砰打鼓,已快要跳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马,你蛤蟆寨养得起吗?”高飞虎。

    “养不起我做成腊肉,你丫管得着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开前,程大雷撂下一句狠话,然而事实情况是,他可能真的养不起。

    这一次蛤蟆寨可能是收获颇丰,清点战利品的时候发现,有长枪50柄,盔甲10套,大弓9副,弓箭若干,铁刀30柄,战马81匹。

    就连苏樱都惊叹他们的收获,每想到程大雷以五人之力挡得住一千精兵,她都觉得事情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然而在三天后,问题就暴露出来,问题就出在这些马上。每匹马每天至少需要十斤稻草,因为这是战马,又需要精心喂养,除了稻草,还要黄豆之类的细粮。八十一匹,每天就是八百斤粮草,而目前蛤蟆寨拥有的粮草是多少呢?

    零。

    这三天程大雷的日子过得苦不堪言,一阵阵马嘶就像催命鬼一样,让程大雷吃也吃不下,睡也睡不好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,大当家……”

    徐神机拿着镰刀凑过来:“大当家你别偷懒了,咱们得抓紧把麦子收了,要是下场大雨,今年的收成全部都得泡汤。”

    对了,出来马匹以外,收麦也是一件麻烦事。一共十亩麦田,都需要人工收割,将麦子大片大片的割倒,捆成捆,拉回山寨,用碾子撵成麦粒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夏天,太阳像毒火,盯着日头弓着腰……这种事情偶尔做一次还蛮有情调,可当真正当成一个工作的时候,程大雷算是明白苦不堪言四个字怎么写。

    秦蛮,徐灵儿,徐神机都没觉得累,他们甚至沉浸在一种莫名其妙的幸福氛围中。最受不了的是程大雷和林少羽。

    “想我一代大侠,竟然做这种事……”

    林少羽每挥舞一次镰刀,就说一句这样的话。程大雷本想用『天降大任于斯人也』之类的话忽悠忽悠他,但想想自己,也就罢休了。

    “我突然肚子疼,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……”程大雷捂着肚子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昨天就用这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那头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前天的理由。”徐神机道:“大当家,你别偷懒了,等麦子被太阳晒透,一碰就碎,咱今年得耽误不少收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哈……我突然想起来,好几天没打劫了,正经工作不能耽误啊。”程大雷拎起大斧子,飞一般的向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干嘛去……”林少羽从房间内探出个脑袋:“打劫么,带我一个,带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看着二人瞬间跑得没影的样子,徐神机郁闷的背起镰刀,走向后山麦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狗剩是青牛山附近李家庄人,家里有几亩薄田,农闲时便到山中打柴卖到城里。平日最发愁的事情,就是家里有三个儿子:李大,李二,李三。三个儿子最大的二十,最小的十六,眼看都到成婚的年纪,却因为家中太穷,一个说亲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爹,这附近可是有山贼?”李大。

    “你害怕山贼,就不怕娶不上媳妇。等今天打了柴,我去给你买头毛驴,说媳妇也有底气些。你不是一直希望有匹马,这下趁你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马和驴是不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啥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呔!”

    突然从草丛中跳出两个人,一人白袍铁枪,俊得一逼,一人扛着大斧头,满脸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大王爷爷饶命,大王爷爷饶命……”李狗剩父子四人吓得都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站起来,跪什么。”

    扛斧头那个喊了一声,李狗剩怯怯的抬起头,只见对方一脸便秘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刚才听你说,要买马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