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章 抢东西啊!
    第15章

    韩玄之跌在地上,看着惶惶从自己身边逃走的士兵,他终于开始觉得害怕。

    “公子,逃吧!”黄三元扶起他:“大势已去,现在逃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耳边轰隆巨响,乱石纷飞,死去的人就倒在身边,鲜血冲击着视线,令肾上腺素飙升。

    “对,逃。”韩玄之站起来:“古来名将,谁不是从一场场失败中成长起来,这磨难打不到我,黄管家,你将见证我的名将之路,这是你的荣光。”

    黄三元眨了眨眼睛,目瞪口呆的看着韩玄之。爆炸的火光照亮他的脸,呈现出一张坚毅的面庞。

    “我去你大爷的吧!”

    黄三元一脚踹在他身上,掉头向外逃,自己怎么就跟着这么个蠢货。你自生自灭去吧,老黄要自己跑路。

    所谓兵败如山倒,便是如此,战斗意志一旦被摧毁,每个人想的都是自己的生死,而不是一只队伍的胜负。

    峡谷上,程大雷一股脑把炸药箱都丢了下去,最后累得气喘吁吁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,我们,我们赢了!”徐神机激动的大喊。

    “赢了么?”程大雷还有些不敢相信,五天内,每天休息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,呕心沥血就是为这一幕,可当这一幕真的发生后,一切显得那么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,快起来。”徐神机喊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已经赢了么?”程大雷有气无力道:“能不能让我歇会儿?”

    “还能干嘛……抢东西啊……”徐神机大吼。

    程大雷还真无法体味徐神机穷日子过惯后的想法,现在山下可都是财富呐。大刀,长枪,士兵身上的盔甲,随身的干粮……还有马匹,没看到秦蛮知道程大雷肯给他一匹马后,口水差点流出来。

    程大雷提着大斧头上马,口中高喊一声:“灵儿,擂鼓!”

    徐神机套好马车,他驾车,林少羽负责护卫,徐灵儿一身红衣,将战鼓擂得冲天而响。

    鼓声像是敲在程大雷心脏上,咚咚咚,胸腔内豪气顿生,连手中的斧头也觉轻了不少,手中大喊一声:“抢啊!”

    几个人沿着山坡冲下来,山坡上秦蛮的战斗也快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以一敌百,可这些骑兵已经赶路一天一夜,人困马乏,而骑兵头领的死对他们也是重重一击,所以秦蛮在战斗意志和战斗力上都远强过他们。而秦蛮本身,也是罕见的优秀级山贼。

    “冲啊,抢啊!”

    伴随着咚咚的鼓声,程大雷轮着大斧头冲下来,看到秦蛮以一敌百,竟然不落下风,心中暗暗赞了一声:“好一个百人敌!”

    这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骑兵的战斗意志被彻底摧毁,人人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的速速下马,山寨爷爷只抢马,不抢人。”程大雷口中大喊,他是相中这些人的马,要是都能抢过来,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。

    徐神机眼前一亮,大当家真是行家呐,他也马上跟着大喊:“下马免死,下马免死。”

    这帮骑兵已经没有丝毫反抗的心理,虽然他们的人数远远超过程大雷,只见一下马果然秦蛮就不在动手,人人纷纷落马,向四周逃去。

    “军师、秦大哥把马圈好,少羽,随我去看看,帮我抢柄剑……”

    人人都有理想,林少羽想做大侠,韩玄之想做名将,程大雷也想白袍仗剑,匹马江湖呐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山贼隐在山林中,人人忐忑难安,黑石城出兵千员,这是青牛山任何山寨都挡不住的,至于各家联合,更是想也不要想。

    正这个时候,轰隆声响起,群贼吓得面面相觑,都不知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还没过多久,就见黑石城的兵丁疯一般的从峡谷内逃出。群贼更加困惑,谁也不知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说是怎么会事,凭蛤蟆寨能挡住一千人?”高飞豹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懂呐。”高飞虎并不比弟弟明白多少。

    高飞豹摇摇头,长叹一声:“世事,还真是叵测得紧呐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高飞虎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:“一个山贼吓发什么感慨,忘了我们的本行了,抢他娘的!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弟兄们,和我抢他娘的!”

    山林中隐的各家山寨都恍然醒悟,不打家劫舍还他娘的叫山贼么。手中兵器,身上干粮,还有身上的盔甲……这就完了么,脚上的靴子,束发的发箍,身上的衣服……你知道山贼过得多穷么,一家人只有一条裤子的事情并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飞虎寨,杏花岭,狗头岭,秃头坡……今天大家带的人都不多,一般也就是二三十人左右,可四五十个山寨的人汇聚在一起,那人数就变得恐怖了。

    本来黑石城的人已经兵败如山倒,现在这帮山贼又如苍蝇见血一般扑过来。

    大刀,铁枪,狼牙棒,甚至锄头,镰刀……反正各种武器都有,这群人就抽风一般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把武器交出来!”

    “老子好几年没换新鞋了,要你的靴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趴下,脱裤子!”

    兵丁欲哭无泪:“大哥,我不好这一口,您要什么我都给,能不能把我的贞操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大爷的,谁要抢你的贞操,我要你的裤子!”

    韩玄之抱头鼠窜,更可怖的是,身后还有一个轮着大斧头的山贼,死死的追赶着自己。

    不仅追赶,口中还高喊着什么:“我的剑……我剑……我剑……”

    韩玄之欲哭无泪,我知道你很贱,能不能别喊了,这么多人,你特么只追我干什么。

    前方马蹄声声,一百匹高头大马载着一百名精壮大汉,人人表情肃穆如同石像。

    只有为首一人穿着布衣,腰间戴着一柄短刀。气质真是一个很玄妙的东西,上千人能被程大雷一个人追着跑,可看到这一百人,程大雷立刻翻身下马,躲在草丛中。

    “收枪,换刀。”布衣男人冷声道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齐刷刷的抽刀声,一百把铁刀握在手中,没有山贼敢靠前。大家都有一种感觉,凭这一百把刀能扫平青牛山任何一股山贼。

    韩玄之一见,便如逢救星,他不顾一切的冲过去,口中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“薛军师救我,薛军师救我,他们欺负我,他们都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铁刀微微举起,在空中斩过一道寒芒,从韩玄之的脖子划过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晃了晃,不可思议的看着布袍男人,最后还是一个字没说出口,噗通一声跌倒。

    一代名将之路,就此陨落。·

    (本章完)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