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5章 战地光环
    第325章

    咦……

    瞭望台上,程大雷看到这一幕忍不住轻呼。他刚才也只是随便说说,两军打仗之前,互相恐吓对方投降,谁也不会当真。

    类似于云中龙这种墙头草,也不会令程大雷有被背叛的感觉,无非是活着而已。

    当然,程大雷也不会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为了活着。

    此刻,却见三拨人马丢掉兵器,狂奔而来,以云中龙、乔鹤和游九楼三人为首。

    “投降啦,我们愉快的投降啦!”

    程大雷愣了好大一会,徐神机在一旁道:“大当家,小心有诈呐!”

    “看上去也不像有诈的样子呐。”

    莫鸣米见到这一幕,顿时气得暴跳如雷。他心里明白,云中龙这些人不是诈降,根本就是背叛了自己。

    本来对他们三人跟着混的事情耿耿于怀,今日就是送三人去死,让他们狗咬狗,看云中龙怎么办。

    结果没想到云中龙三人的办法干脆利落,直接放下武器高举双手向程大雷投降了。

    莫鸣米拍案而起,大手一挥,令旗翻飞。

    “给我杀,杀,杀!”

    莫鸣米大军来犯,程大雷便知云中龙三人的背叛是真非假,他的手也重重挥下。

    “开门,放他们进来!”

    云中龙此刻正哭爹喊娘的拍着蛤蟆寨大门,回头望各家头领的大兵已经压来,如果程大雷再不给开门,他们便只剩下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此刻大门打开,云中龙等人鱼贯而入,迎接他们的并非程大雷,而是徐神机。

    “徐军师!”

    云中龙可以说纳头便拜,整个人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“姓莫的不是个东西呐,让咱们手足相残,我和姓莫的势不两立,誓死效忠程当家。”

    追兵来袭,蛤蟆寨大门洞开,如果此刻大兵攻过来,蛤蟆寨对他们来说可以说毫无障碍。

    瞭望台上,程大雷手中的令旗挥下。

    “放!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一阵的重箭雨,一旦被重箭击中,就是肠穿肚烂,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莫鸣米亲自在后面监军,手中挥舞着佩剑,口中不停喊道:

    “杀,杀,退后者斩!”

    说是如此说,可生死关头,谁人在乎的不是自己的性命。更何况,被赶着进攻的都是十八家头领的人,莫鸣米的大军却在后面压着,重箭是射不中他们。

    很难令人信服这一群一群乌合之众有多少战斗意志,仔细想想,大家又凭什么给莫鸣米卖命。

    于是在进入重弩范围后,这些人都停步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“杀,给我杀!”

    莫鸣米一剑捅穿一个喽啰的心脏,伸手将脸上的血抹去,口中道:“退后一步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后退是死路,前进也同样是死路,这些人只能冒死冲锋,一时间冰面上倒下一具又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如果不计代价,不计伤亡,并不是攻不破蛤蟆寨。之所以现在没有打破,是因为莫鸣米舍不得手下人牺牲而已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有了能牺牲的人,也就是命令而来的十八家首领,这些炮灰的生死,莫鸣米是不在乎的。

    眼看已有人攻到岛上,要接近蛤蟆寨的大门,因为要放云中龙等人进去,此刻大门还未关上。

    冲得最靠前一人,已能看到门内景象,此刻被杀出血气,咬牙切齿的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城门口,有一人横刀立马,重枣脸,卧蚕眉,身后高悬一面战旗,上书斗大一个鱼字。

    骏马长奔,手中大刀重重挥下,将这人一刀两段。

    “随我杀!”

    呼啦啦一队人马冲杀出来,战旗飞舞,所挡皆破。

    据说,好的指挥者冲锋时高喊:弟兄们,跟我上。不好的指挥者冲锋时会喊:弟兄们,给我上。

    这样说来,关鱼是一名好的指挥官,他一马当下,那个敌人杀得最狠,他便向那个敌人冲去。

    老大已经这样了,兄弟们还有什么好说的,于是人人奋勇,各个争先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蛤蟆岛南面,西面,北面都有人马杀出。

    赵子龙、秦蛮、高飞豹、张肥皆带领手下冲杀出来。一出现在战场上,便若狂风扫落叶,风卷残云一般。

    在岛屿四面拼杀一番,最后在岛屿的前面汇合。

    破军旗,战神旗,鼓舞旗,两面铁血旗,五面旗帜合在一处,随风猎猎而舞,雄狮搏兔前被风扬起的长须。

    己方士气提升,己方冲锋速度提升,己方体力提升,敌方士气同比例削弱……

    如果真有所谓的游戏界面,那么从高处看去,蛤蟆寨山贼身上都套着一层又一层的光环……这完全是满级三级兵的实力。

    战旗的有效范围大概在一里地左右,就连瞭望台上的程大雷也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浑身上下热血沸腾,双臂宛若有使不尽的力量,眼见周围皆猪狗,人人皆可杀。

    这就是五面战旗同时激发所带来的增益效果么!

    程大雷拎起大斧,从瞭望台上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“吃俺杀呀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四肢着地,摔了个大马趴,程大雷站起来后吐出一口雪粉。

    “特么的,高度估算错了。”

    紧跟着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跃起,程大雷拎起大斧向敌方冲杀过去。

    五支队伍合在一起,向对方大军冲去。

    坚守半月有余,这是程大雷第一次选择进攻,第一次进攻就是倾巢而动,程大雷一马当先,直逼对方老巢。

    所谓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,程大雷估计以莫鸣米平时做人做事的风格,只要能够将他击杀,此战便不胜而胜。

    大家见到程大雷都冲杀出来了,士气更是高涨,口中发出嗷嗷怪叫,向敌方中枢发起冲锋。

    队伍总人数已超过一千人,这一千人都是千锤百炼的精兵,所谓的十八家头领,根本无人可挡。

    一千人宛若一支重矛,猛地将敌阵贯穿,矛尖所指,就是莫鸣米。

    莫鸣米感受到了杀气,被人剑尖所指,一个人都会下意识觉得紧张。更何况现在指着莫鸣米的,是一千人战意凝成的杀气之矛。

    莫鸣米本来觉得双方兵力对比达到十比一,自己就稳操胜券。但眼前发生的事实告诉他,程大雷手中这一千人并不等于自己的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胜利女神未必会亲吻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