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0章 俺不是那样人
    第320章

    程大雷离开了屋子,临走前能说的,也只是先把伤养好,其他以后再谈之类的。

    走出屋子,天星垂落,程大雷轻轻吐出一口浊气。看情况,林冲和林少羽的伤势已不成问题,所以程大雷可以放下心来。但林少羽竟惹出这么大祸,出乎程大雷预料,让程大雷一颗心又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蛮和徐神机都在外面,见程大雷出来,准备上前打招呼。

    程大雷摆摆手:“这件事仅限我们三人知道,其他任何人不要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能说么?”徐神机有些遗憾:“我还觉得蛮露脸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不是开玩笑,不许说便是不许说。”程大雷冷声道。

    徐神机一怔,他从未见程大雷露出这样神色,眼睛里像藏着狮子,随时会冲出牢笼。

    林少羽走到这一步,程大雷心里是有些自责的。如果自己当初不对他说那番话,他会不会便不是今日模样。

    正义……呵,还真是没文化的名字。你渴望这两个字,是因为相信世间真的有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可世间真的有这种叫做正义的东西么?

    乱世将至,自己是否能独善其身,程大雷摇摇头,有些事自己当也该认真想一想。

    林少羽的伤势好转,程大雷也可以好好歇一歇,这三日林少羽躺着,程大雷也没有好好休息。今天该是能睡个安稳觉了。

    他走入自己屋子,忽感觉有些不对,屋内有了些其他东西……女人香。

    在蛤蟆寨,程大雷是有自己独立院子的,院内有厨房、客厅,小书房,书房内摆着从各地收集而来的书籍,有张罗汉床。

    程大雷对自己目前居住条件还算是满意,但和帝国的某些富人相比就差很多了。

    要穿过书房才能进入卧房,程大雷今天刚走入书房,就看到了柳芷。

    却也是好久不见,但柳芷出现在这里,还是让程大雷有些吃惊的。

    程大雷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柳芷就过来给程大雷解下外衣,口中道:“夫人等了你好久,你快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什么夫人?”程大雷有些无语,恍然想起来,蛤蟆寨若有一个人能称得上夫人的,也就是她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程大雷走进卧房,看到苏樱在灯前看书,穿着锦缎棉袄,看得有些乏了,微微打着哈欠。

    见程大雷进来,苏樱起身,道:“忙着一天,你也累了吧,烫烫脚早些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这几日的确有些累,但今天确实不忙。下午睡了一下午,也就晚上找林少羽聊了聊天,忙?忙什么忙。

    柳芷端着热水进来,苏樱亲自为她脱靴,程大雷倒也不是没受过这个。当初在青牛山,他就是由柳芷贴身服侍。

    可今天的苏樱格外温柔一些,令程大雷总觉得对方藏着什么祸心。在对你温柔笑着的时候,突然抽出一柄刀抵着你的命根子:

    说,你是要做人还是做太监。

    倒也没有发生程大雷所恐惧的事儿,苏樱将灯熄了,程大雷穿着小衣躺在炕上。

    就感觉苏樱坐在炕头,窸窸窣窣的脱衣服,然后,程大雷就感觉一具温热的身子钻进了被子里,程大雷触手得到的反馈,是柔弱凝脂的肌肤。凭他的触感能感受到,苏樱身上只着了一件肚兜。

    苏樱凑在程大雷耳边,呵气如兰: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柳芷还在外面呢。”程大雷低声说,这屋子的隔音不是很好,柳芷睡的位置就和程大雷一墙之隔。

    “她已经和小桃商量好,以后轮流值夜,你夜里有事可以吩咐她们的。”苏樱低声问:“这些事,你不知道么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倒也完全不知道,像城里的大户人家,都有丫鬟服侍。倒马桶,送早点,收拾房间之类的。可程大雷从不知道,自己什么时候算大户人家了。

    太浮夸了。

    况且只有一墙之隔,互相说什么话彼此也能听见,这让程大雷有种不自在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么?”苏樱压在程大雷耳边,轻轻道。

    屋外的柳芷也没有睡熟,学着做一个丫鬟,对她来说,也不是什么陌生的事情。万一主人夜里有吩咐,她如果睡熟了没有起来,是要被主人打骂的。

    隔着一道墙,就听到卧房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,虽然未通男女之事,但毕竟是从青楼出来的,怎么可能什么都不懂,不多时便羞红了脸。

    过不知多久,屋内重新掌起灯,苏樱吩咐柳芷去做些夜宵裹腹。将床桌搁在炕上,程大雷和苏樱拥着被子喝鱼羹。

    程大雷在桌下悄悄拿住苏樱的手,苏樱脸上是一抹新承雨露的红。

    二人一边喝鱼羹,一边说话,程大雷也问了些苏樱在江南的经历。

    高飞虎、黄三元在江南主持大局,目前山寨已经有两千余人马,官兵讨伐正义教,也没有波及到他们,大家日子还算过得不错。

    程大雷也简单说了些自己的事情,一路走过来,终究能在琴川落稳脚,所以才敢将苏樱接回来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苏樱经抹着眼泪,轻轻啜泣起来,程大雷吓了一跳,忙用手帕将她眼泪擦尽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嫌弃我是个山贼了?”

    “哪里话?”苏樱小心抹泪:“你不嫌弃我克夫之命才好,我只是自责,一直没能照顾你,冬日穿棉,夏日着单,缝缝补补的,都没个人照顾。我若不在,你该再找个女人照顾才对,有些事情,男人本就做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程大雷。

    “好在现在我已经来了,你身边也有了照顾的人。柳芷已是你的人,小桃是我的贴身丫鬟,如今也大了,你如果看着可心,该把她收了房才对。不然,只能在山寨随便找个人嫁了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一怔,随即立刻道:“俺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苏樱抹着眼泪,忽然道:“我问了问那樊寨主的事儿,她是怎么会事呐?”

    程大雷一身瀑布汗,我就知道,世间哪有这样的好事。一直巧笑嫣嫣,微笑背后可都藏着刀子呢……

    程大雷,你大意啦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