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07章 面对面看着还想你
    第307章

    清点货物,露宿扎营所需要的装备,队伍人数控制在五十人左右,每人身上携带十天干粮。程大雷在做队伍出发前的最后准备。

    秦蛮发现一件事,当樊梨花出现后,大当家像变个人似的,惜字如金,言简意赅,这对平常嘴有些碎的大当家来说可是很罕见的事情。相比之下,樊梨花却活跃得紧,面带春风,谈笑风声。

    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,这件事不仅秦蛮发现了,如云中龙、乔鹤、游九楼也不是瞎子。至于究竟为何,诸人也没有去细想。

    队伍清点完毕,一切准备就绪,程大雷大手一挥:“出发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路崎岖难走,离了落玉寨一切都是山路。山路蜿蜒曲折,只能用一匹马紧贴着山壁前进,稍有闪失,就会坠崖丧生。中间还有通过一段狭窄的索桥,云桥是用两根铁索拉着,中间铺上木板,下面就是万丈深渊,人走上去都是心惊胆战,何况是马匹。

    程大雷终于明白为何这条路没人走了,自然,如果轻易就可以走通,今天也轮不到程大雷出马了。不得不说,因为这条索道,程大雷把这次的任务难度从困难模式调到地狱模式。

    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最后是福德勒想出个主意,把货物卸下来,由人背过去,然后再用黑布蒙住马匹的眼睛,由人牵着通过。

    福德勒在山寨一直跟着李行哉混,堪称形影不离。这次是因为要和戎族做生意,所以特意将他带在身边,程大雷不是很喜欢和福德勒接触,这个人寡言少语,好像又很怕自己。但这次多亏将他带上,想出这样一个主意,不然的话,单单是因为眼前这条索桥,大家就要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事情进行下去,是个很慢的过程,足足用了一天时间,才把人和货都送到索桥对面。等完成这一切,天已经黑下来,夜里走上路,几乎相当于送死。

    大家在山间找了个平地扎营,将马匹围在靠山壁一侧,人守在外面。大家用凉水冲开干粮裹腹,程大雷已经决定今晚亲自守夜,既要防备山间的猛兽,也要防备夜里有人睡晕了头跌入悬崖。

    这不是什么好差事,程大雷觉得,这条路根本无法撑起日后的贸易,想要支撑日后源源不断的货物来往,必须开辟一条新的商路。

    夜里,围着篝火,程大雷把秦蛮、云中龙、乔鹤、游九楼几个交到身边,问他们关外的事情,当然,还包括樊梨花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没有别的路啦。”樊梨花道:“上次西颜部的事情记得么,他们把守着一道山谷,路要比这里好走许多倍。”

    樊梨花说完没人吭声,大家目光都看着程大雷,等着他说话。程大雷表情有些不自然,轻咳一声道:“为什么我们不从他们那里过?”

    “因为那里有西颜部守着,西颜部兵强马壮,又残忍好杀,那条路走不通的。”樊梨花很自然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程大雷心里寻思着,今天是第一次,本就是一个不停试错的过程。若有下次,还是应当走西颜部那条路。

    其实,除开西颜部还有一条路,就是莫鸣米把守的琴川关,但朝廷不许和戎族做生意,这条路自然是走不通的。除非,程大雷能够取莫鸣米而代之,程大雷不是没有这个打算,但现在还真没有和莫鸣米硬碰硬的资格。

    除非能开出三级山寨。

    可开三级山寨需要钱,程大雷现在做的,就是挣钱的事情。

    夜来,露水渐重,程大雷又问了一些周围的情况,诸人一一散去。

    云中龙三人聚在帐篷内,也没有睡,他们被绑在程大雷这条船上,至于前途如何,其实都看不清楚,难免有几分迷茫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真能走通这条路么?”

    “路这么难走,这还是小事,关键是过了山头,如何和戎族接触。上次莫老大的事情,现在戎族看到帝国的商队,就抢就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觉得,他或许真能做到。”云中龙缓缓道:“想想最近的事情,刚开始谁以为他能在这里站稳脚跟,现在他不仅站稳了,而且还能让莫老大低头。”

    乔鹤和游九楼听着,缓缓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跟着莫老大,虽然不至于饿死,但无非就是这样的日子。可这个人若真有本事,日后我们的前程如何,谁也说不好。我可听说,南边已经有人举起了反旗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三人都惶惶无主,云中龙这话倒是成了诸人的定心丸,等二人睡熟后,云中龙悄悄离开帐篷。

    程大雷捧着大斧头,坐在悬崖上,云中龙悄悄过来。

    “程当家,话都给他们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也回去歇着吧,等这件事成了,我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以后我唯程当家马首是瞻。”

    乔鹤和游九楼都不知道,云中龙的脚步早站到程大雷这边了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而程大雷心里也明白,只要自己能让他们吃饱饭,忠心是很容易获得的。

    程大雷今日亲自守夜,今夜能否平安过去,他心里也有些打鼓。

    忽然听得身后有脚步声,程大雷还没来得及回头,就察觉一个温软的身子坐在自己旁边。

    程大雷的心脏开始打鼓,草原女儿,敢爱敢恨,这句话浅白理解就是,爱你是面对面看着还想你,恨你时巴不得杀你全家。

    现在程大雷脚下就是万丈悬崖,樊梨花稍微伸伸手,他就得跌死在悬崖下。

    没理由两次坠崖不死呀。

    “嗨,樊家姑娘还没睡呐?”程大雷不得不开口,他可担心樊梨花会推他坠崖。

    “睡不着,过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樊梨花随口说了一句,程大雷感觉她的手搁在自己背心,一刹那白毛汗都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樊梨花表情自然,手里拿着个小包袱,道:“我给你做了双靴子,你看看喜不喜欢?”

    程大雷看着面前的靴子,针脚杂乱,线头四外冒。

    “喜欢,喜欢,怎么能不喜欢呢。”程大雷哆哆嗦嗦:“怎么敢不喜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