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4章 刀砸三将
    第284章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程大雷眼睛睁得老大:“怎么输的?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……那样……我就从马上掉下来了。哎呀,大当家,没必要问得这么详细吧,很丢人的。”秦蛮。

    程大雷再次无语,看来秦蛮真的败得挺惨得,连提都不愿意提。可这样一个小娘皮,真能将秦蛮击落马下,该不是放水了吧。

    程大雷轻咳一声,问道:“樊家姑娘,你我往日无冤,今日无愁,突然来挑我山寨,不知所为那般?”

    “呔,狗贼,你住口吧!”樊梨花手持绣绒刀,在胭脂马上大喝:“狗贼,你欺霸乡里,绑架妇人,姑奶奶今天就是来抱不平的,快快快,来我刀下受死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,还是个侠女,属小辣椒的。

    “樊家姑娘,是非自有公论,当然我也不在乎公论。今日你来挑我山门,我断然没有不应战的道理。可打之前总要定个规矩,输了怎么讲,赢了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哼,凭你们几个小毛贼,也想胜过姑奶奶,我若输了,一条命随你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命我可不要,要也是你这个人。”程大雷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“登徒子!”樊梨花眉放寒光。

    “子龙贤弟!”程大雷冷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子龙向来不与女人动手。”赵子龙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程大雷被噎得够呛,目光看向关鱼:“二爷,不若你试试?”

    “呵,哈哈,呵呵。”关鱼扶须笑道。

    “二爷,定是觉得她是土鸡瓦狗,如插标卖首?”程大雷。

    “不不,唯女人与小儿难养也,关某不屑与女人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程大雷无语,这两个人该不会是怕丢人故意找的借口吧。

    “小娘皮休狂,二爷爷前来会你。”

    忽然一声高喝,高飞豹拍马横刀而来,程大雷还没琢磨过味来,二人已经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程大雷对高飞豹的实力还是有一定了解的,他重点是关注樊梨花。樊梨花的绣绒刀一出手,程大雷就知道她是玩花刀的,高飞豹用的则是重刀。

    花刀讲快,讲乱,高飞豹讲势沉力猛,讲一力降十会。

    高飞豹打来打去,不过抡、砸、摔三个字,而樊梨花的刀法则复杂的多,身子在马鞍桥上闪转腾挪,刀光抖开,真如千树万树梨花开,打得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果然,她抖了一阵刀花,将高飞豹的大刀圈进来,随着刀柄在高飞豹肩上一砸,直接把高飞豹砸落马下。

    “小娘皮,你……”高飞豹咬牙切齿,从地上站起来还要再战。

    “高二退下。”程大雷喝了一声:“输了就是输了,没什么输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败在一个女人手中,高飞豹有些咽不下这口气,他目光落在张肥身上:“张三爷,你还不动手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和一个女人动手,不太好吧?”张肥不想动手。

    “嗳,是兄弟就该同荣共辱,你不会看兄弟我这样不管吧。”高飞豹的意思是,是兄弟就该一起丢人,要么就一起被女人打趴下。

    张肥想了想,翻身上马,纵马攻来,眨眼便与樊梨花打在一处。

    程大雷一看,不由得吓了一跳,看三爷这状况有些堪忧呐。

    三爷是传说潜质的人,拼潜力他是胜过樊梨花的,只不过二人目前同级,而张三爷上场时又有些轻敌,小窥了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高手相争,轻敌是大忌。

    张三爷吃了这方面的亏,竟被樊梨花拍落马下。

    啧啧……

    程大雷撇撇嘴,还真小看了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高飞豹心里平衡了,和张肥、秦蛮三个蹲在一起画圈圈。

    连胜蛤蟆寨三员大将,樊梨花骑在马上身材飞扬,两腮微微起伏。

    “好啦。”程大雷让人牵了一匹马来,翻身上马:“本大家亲自会会她吧。”

    高飞豹把程大雷的大斧递过来:“大当家,我们三个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嗳,什么话。”程大雷白他一眼:“和一个女人动手,还用得着斧头么?”

    程大雷只有三板斧,未必对付得了这女人的繁杂的梨花刀。不过,已经有三人消耗这女人体力,只要自己想办法把战斗时间拖长,耗尽她的体力,那就怎么打怎么都有了。

    所以,程大雷只动用了匹夫剑,而且剑未出鞘。

    樊梨花马上凝眉,英气逼人:“狗贼,你看不起你姑奶奶么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和一个女人动手,本大人怎么能动用全力,真若用上斧头,你一招都接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狗贼,你太狂妄了,吃姑奶奶一刀!”

    一记抽刀法向程大雷劈来,不是亲自对敌,程大雷不了解这个女人的强悍,有如此凌厉的刀法,秦蛮、高飞豹、张肥三人输得并不冤枉。

    他们输了,程大雷可不愿意输,很丢人的好不好。

    好在他的剑法很快,每一剑刺的都是樊梨花刀法薄弱处,樊梨花的凌厉刀法处处受限,一身本事施展不开。

    程大雷也不强攻,他打了拖延的主意,反正时间越长,对程大雷来说越加有利。

    果然,樊梨花呼吸越来越重,刀法越来越慢,程大雷却是游刃有余,一边出剑,口中还语重心长道:

    “姑娘,我劝你还是回去把,姑娘如花似玉,在下怎忍心辣手摧花,唐突佳人。”

    樊梨花有哭说不出,她今日的确有些托大,单枪匹马就敢来挑人家山寨,不说其他,就是对方用车轮战也能将她累死。

    程大雷的风言风语传入耳边,樊梨花越打越气,心中也明白,再如此下去自己必败无疑。此时节,樊梨花以动了杀机,不出杀招,难以取胜。

    她的刀法突然变慢,可招式却更加复杂,节奏一变,程大雷竟有些反应不过来。梨花怒放,忽然变成和风细雨,但刀幕密不透风,程大雷的剑刺不进去。

    刺不进去,就无法限制住樊梨花,忽然间,樊梨花手中的刀一变,变刀柄刺向程大雷咽喉。

    程大雷一直警惕她的刀刃,没有防备这一招,等回过神来时,刀柄已向他喉咙扎来。

    亏的他反应不慢,在马鞍上一跃而起,已落在十步之外。

    “小娘皮,想杀人么!

    (本章完)最强山贼系统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