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7章 二莽汉
    第277章

    云中龙的根据地在灰羊原,山寨外围以木栅栏围着,就这样赫赫立在一片平原上。

    这几日,程大雷想方设法打探云龙中的信息,而云中龙何尝不在打听关于程大雷的情报。

    云龙中手下有四员大将,周差海,方闻雷,乔梅浪,田倜,上次抢劫高飞豹的就是老三乔梅浪。

    那是一次失败的行动,不仅折了弟兄,还被人将马抢走,所得到的不过十车盐而已。而云中龙就是本地的私盐贩子,他不缺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所以云中龙最近一直在打听这伙人的来历,能够在五十人的包围中脱身,杀人夺马干净利落,丝毫不拖泥带水。如果只是一个人有这样的身手,并不令人意外,可十几个人都有这样的身手,就有些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关键是拥有这样好的身手,他们为何要贩私盐,直接抢劫不是来钱更快么。

    查来查去,云中龙没有查到任何消息。毕竟,程大雷还没有在这一带露面,只绑了西门春长一次,也没有闹出多大动静。

    这伙人就像鬼魅一般,突然冒出来,又突然消失。

    “龙爷,您别上火,估计是一伙过路的,知道咱们这儿不好惹,就去别的地方了。“夜来,云中龙一伙人聚在一起喝酒。

    “哼,别让我再遇到他,不然非让他知道我的厉害。”乔梅浪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乔梅浪最近心情很憋屈,在山寨有些抬不起头来,所以这几天他也是磨刀霍霍,就想着报仇雪恨,扬眉吐气。

    “三哥,他们肯定已经走了。“

    “嘿,让他们走了狗屎运,落在我手中,我非得把他们千刀万剐。”

    一众人心中都有些不屑,上次败得那么惨,往后如果遇不到,不知是谁走了狗屎运。当然,大家表面上还得捧着聊。

    “一定的,一定的。人有失手,马有失蹄,三哥你也别太放在心上。如果下次还能遇上,三哥肯定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嘿,怕他们已经不敢在这一带露面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肥和高飞豹已经来到灰羊原寨门前。此时夜风一吹,张肥的酒劲已经醒了大半。

    我是谁,我在哪儿,我在这儿干嘛?

    “三爷,你是不是害怕了?”高飞豹。

    “怕!嘿,怕这个字我都不会写。”张肥将蛇矛扛在肩头:“里面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三军未动,情报先行,耳濡目染,大家也从程大雷身上学到对情报的重视。这几天,高飞豹也摸了摸云中龙的底儿,不然不会找到灰羊原。

    “里面就是几百喽啰,能打的没几个,咱们兄弟杀进去,给他来个一网打尽。”

    “几百人……还一网打尽,这个靠谱么?”

    此时节,已经有门口的小喽啰发现了二人,站在寨门前喝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不想活了么?”

    高飞豹眼底一道寒芒闪过,抡着大刀冲了过去,口中还高喝着。

    “三爷,事到临头,已无退路,冲杀进去,今天就是咱们兄弟扬名露脸的时候!”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大刀砍下,那小喽啰已经身首异处,一颗好大头颅咕噜噜翻滚。

    张肥一咬牙,口中哇呀呀暴叫。

    “你三爷爷来了!”

    二人骑马闯破寨门,云中龙平日作威作福,也从未想过某天会有人来攻打他们,更没有想到两个人就敢来打他们。所以,此刻山寨的大门洞开着,二莽汉冲进去后,见人就杀,是人就砍。

    “大胡子在哪里,大胡子在哪里!”

    高飞豹哇呀呀暴叫。

    山寨中的人,短时间内竟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龙爷,龙爷……”

    有喽啰闯进大厅,云中龙板起脸:“慌慌张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人杀进来了……要找大胡子。”

    “对方有多少人呐?”

    “好像只有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只有两个人也敢来打我们。”

    一行五人抓起兵器冲出屋子。只见院子内,两个大汉一边杀人一边放火,其中有个大汉口中还不停喊着:“大胡子在哪里,大胡子在哪里?”

    乔梅浪眼睛一亮,抓起铁棒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家乔爷爷在此!”

    二人一相见,顿时针尖对麦芒,胸中怒火翻腾,相互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高飞豹借着马力,大刀挥砍过去,来势汹汹,乔梅浪用铁棍相格。

    高飞豹早已不是一年前的高飞豹,他现在也是顶级山贼,花刀架门甩开,一柄刀玩得又快又稳。

    只是三个回合,便将乔梅浪手腕斩断,乔梅浪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。

    高飞豹用刀背砸对方,一边砸一边大叫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老子,你是谁老子!”

    咔!

    一刀将乔梅浪劈为两截,高飞豹大叫:“我才是你老子!”

    高飞豹轻取乔梅浪,而此时,张肥独斗四人,还显得略有余力。

    “谁是云中龙?”张肥边打边叫。

    云中龙没料到这二莽汉如此了得,听到张肥的话,下意识答音。紧跟着,他就觉得天旋地转,被张肥从马上拽下来,提在手中。

    张肥将云中龙搁在马鞍桥上,口中大喝:“二爷,走啦。”

    张肥是猛,但不像高飞豹这样愣,所谓擒贼先擒王,今天能将云中龙绑了行动已经算成功。真靠两人就把人家杀光,委实有些扯淡。

    二人拨马往外闯,山寨门口密密麻麻都是人。周差海大喝:“拦住他们,拦住他们!”

    这些小喽啰,手中拿着兵器,却也是面露惧色,膝盖不停大哆嗦。

    “给俺……”张肥轮开丈八蛇矛:“散开!”

    众人恍惚看到一头猛虎下山,面对周围的羊群发出一声咆哮。

    用手中长矛开路,硬生生闯开一条血路,二人踏着尸体前进。

    正此时节,山寨大门外呼律律一阵长嘶,程大雷带着几十人冲杀进来。

    他手抡着斧头一马当先,将喽啰大队冲散,高飞豹见到这一幕,心中一喜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程大雷脸黑得像锅底一般,一斧劈开周围,口中喝道:“别废话,先撤。”

    张肥和高飞豹融入大队,几十人骑着马扬长而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