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6章 山寨第一人
    第276章

    琴川一带的确没有匪,因为匪就是官,官就是匪。

    莫鸣米被招安后,成为琴川关的守将,琴川一地的土匪强盗也被他招安了,莫鸣米一口气封了十八家校尉。这些人有陆路的,有水路的,每个人各管一片。

    凡是做生意的,从他们路上过,都要缴纳一定的保护费,至于私盐、茶叶、铁器之类的违禁品,直接是被他们垄断了。

    这云中龙就是十八家校尉之一,今日高飞豹过的那段路恰好就是他管着,所以他才会抢高飞豹的货。也亏得高飞豹先下手为强,不然程大雷恐怕就见不着他了。

    “一口气封了十八家……”程大雷撇撇嘴:“瞧瞧这没文化的劲儿。”

    “大当家,要不派出兄弟,把他们灭了吧。”高飞豹心里还是咽不下这口气,往常都是他抢人,今天却是人抢他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先不着急,反正今天咱们也没吃什么亏,需要的盐巴从别的地方运过来就是,咱们还是先安家。”

    据说这云龙山手下有三四百号弟兄,纵然程大雷人数少,真打起来也不惧对方。可实在没有拼命的必要,程当家现在怎么说也是名声在外,怎么能动不动就和人拼命呢。

    现在还是安家重要,大蛇把原先的山寨建筑毁了大半,建筑废墟都要清理出去。反正已经残破不全,索性拆掉重建。岛上原先的码头要修葺一番,程大雷还打算由岛到岸边修一座桥,这样马匹来往就方便了。

    过了两天,走小路把盐巴运上岛,那条大蛇的尸体被分割腌渍起来。程大雷也派出弟兄,打探云中龙的情况,大家是初来乍到,摸不准情况程大雷不会莽撞出手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,咱们什么时候去打云中龙?”高飞豹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高飞豹垂头叹气而去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,今天要不要动手,我已经把刀磨好了?”

    “动什么手,砍树去。”

    高飞豹再次垂头叹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此好几次,高飞豹经常垂头叹气,程大雷心想这孩子不会落下什么病吧。

    高飞豹没有病,而且还很精神,所以说复仇是力量之源。如今的他,是每天生龙活虎的在岛上瞎转悠。

    高飞豹如今也是个人物,在南方也是一山的二当家,向来只有他欺负人,没有人欺负他的份儿。这次买盐,半路被人劫了,他心中如何咽得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大家该怎么看我,以后还能不能愉快的一起玩耍。

    高飞豹觉得自己丢了人,程大雷心里的打算他也不知道。看程大雷忙里忙外的意思,是不打算对云龙中动手了。

    他不动手,那我就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所以说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高飞豹已经不是一年前那个简单的愣头青,现在他是一个复杂的愣头青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没愣到单枪匹马去闯人家大本营,他决定找一个帮手。

    岛上公认的战斗力第一,肯定是赵子龙,所以高飞豹第一个找上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“子龙贤弟,子龙贤弟……”高飞豹提着酒壶:“子龙兄弟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练枪。”

    赵子龙盘膝坐在岸边的石头上,面对着滔滔河水,长枪横在膝前。

    “这样有用么?”

    “有用。”赵子龙惜字如金,又补充一句:“对我有用。”

    意思是我天赋不够,对我来说没用了。知道你强,可看不起我的意思也不用这么明显吧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哈,我能有什么事,不过就是找你喝喝酒,知道你是咱们这里最有本事的人,老哥心里这点委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没事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高飞豹看着赵子龙离去的背影,再次垂头叹气。

    除了赵子龙外,就是秦蛮了,不过秦蛮是个稳重人,肯定不会陪着自己冒险。至于关鱼……不知怎么回事,在他面前,高飞豹总觉得自己没什么存在感。

    当然,关鱼不是单纯的看不起自己,他是看不起所有人。

    最后,高飞豹找到了张肥。

    张肥正在分鱼,一柄菜刀运转如飞,鱼肉被他分成极薄的小片,如纷飞的花朵一般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张肥停下手中刀,看到高飞豹提着酒壶过来。

    “高二爷看得出我这刀法好?”

    “意于身合,身于刀合,才有如此犀利凌厉的刀法。在整个山寨,说到快自然是大当家的快剑,但说到准,张三爷不愧是山寨第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山寨第一人?”张肥摸着络腮胡子:“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这么说,张三爷不知道么。”

    “呃,哇哈哈。”张肥大笑:“我这个人比较低调,不喜欢听这些,你自己知道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正好带着酒,来来,咱们边喝边聊。”

    “好,咱们仔细聊聊山寨第一人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二人在岸边分鱼而食,先用火将石板烤热,再将鱼肉搁在石板上,一边喝酒一边分肉。

    不多时,二人都已有些酒意。过程中,张肥看到高飞豹时不时垂头叹气。

    “高二爷,我以前没和你聊过,今天才发现你的眼光很独到,山寨第一人尤其看得准。你要是有什么心事,可别瞒我?”

    “哪里有什么心事,还不是上次……哎,喝酒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用得着张某人的,可千万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兄弟,我还能和你客气。”高飞豹扼腕道:“还不是在云中龙那里受了气,可大当家不想动手,凭咱们兄弟也做不了什么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那云中龙么,还反了他了,放心包在我老张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大当家如果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嗳,咱们偷偷去,偷偷回,他也不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咱们两个,是不是需要小心些,要不再找几个弟兄。”高飞豹显得很谨慎。

    “人多目标大,咱们两个就将事情办了。”张肥拍着胸脯道:“凭俺一根蛇矛,便是千军万马也不惧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一定要去?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要去?”

    “必须要去!”

    二人雄赳赳气昂昂,趁着夜黑无人问,只给守船的弟兄说出去透透气,运了两匹马上岸,高飞豹扛着他的大刀,张肥扛着他的蛇矛,二人快马加鞭,一溜烟不见了踪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