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2章 丑妻近地家中宝
    第272章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从青牛山杀出来的弟兄,个人战斗力,互相之间的配合,对于指挥的领会,早已达到一个恐怖的程度。

    程大雷的话出来,各人已经开始有条不紊的后退,直到退出院墙外,将战场留给程大雷自己。

    “雄黄,给我往死里砸!”徐神机大声喊。

    雄黄用树叶包住,每个人都使出吃奶力气,隔着院墙往里面丢。大家都知道程大雷情况危险,都想助他一臂之力,纷纷雄黄在空中散落,院内散开漫天烟雾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大家心中都松了口气:这波稳了。

    “砸准点!”院内传来程大雷的怒吼:“砸我脑袋了!”

    程大雷现在的情况不是危险,是相当危险。聚义厅前的院内,到处都是弥漫开来的雄黄,白蛇王很显然很痛苦,速度变得更快,攻击更有力量……它被激怒了。

    这样体量的雄黄肯定会给白蛇王造成一定困扰,但说到给它造成伤害……程大雷自己都觉得有点悬。

    他将身无彩凤双飞翼施展到极致,绝不在任何一个位置多停留一秒,可即便如此,程大雷还没寻到任何攻击机会。

    这样皮糙肉厚的猛兽,很难说能够一斧头砍死,可如果给了它攻击的机会……程大雷幻想过自己的死法有很多,但绝不包括成为蛇腹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他摇身一旋,攀上院内一棵大杨树,再起身,直接落在树梢,这已经是杨树的最顶端,离地三十米。

    程大雷长出一口气,真悬呐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,你没事吧?”院外的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还行,棒着呢。”程大雷拍着胸脯:“且看本当家今天如何单枪匹马,铁斧屠龙。”

    “大当家,小心,树,树倒了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一直盯着白蛇王的动静,此刻怎么会没有发觉,白蛇王缠住杨树,结果它根本没有往上爬,身子用力一扭,只听咔嚓咔嚓声响,水盆粗细的杨树硬生生被折断。

    程大雷跃到房顶,再折身,白蛇王缀着他不放,蛇躯扫到之处,房倒屋塌。程大雷就在漫天的烟尘中和巨蛇兜着圈子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寻找进攻的机会,手中的大斧变得炙热滚烫,可巨蛇的速度实在太快,力量也太过恐怖。

    一张血盆大口向程大雷扑来,从猩红巨口中散发出一阵恶臭,程大雷脑袋一晕,险些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亏得求生的本能刺激了他的潜力,他使出轻身功夫,纵身跃起,已经出现在院外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,大当家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将踉跄的程大雷扶住,程大雷此刻浑身上下已经被湿透,他抹了把额头的冷汗,仍旧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,差点着了道。”

    “大当家,你不是说要单枪匹马,铁斧屠龙么?”徐神机。

    “快别扯淡了。”程大雷摇摇手:“撤。”

    众人退回到登岸的浅滩,白蛇王并没有追来。本来一切都很顺利,却是谁也没想到岛上竟盘踞着一条恐怖的蛇王。

    “咱们已经费了这么大力气,真要放弃这座岛?”徐神机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说放弃这里了。”程大雷还有些头晕,呼吸着周围的新鲜空气:“只是我恰好想到一个法子,觉得没必要拼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“需要一些酒,或者很多。”程大雷道:“看哪里能搞到酒?”

    西门春长和他的女伴被从船舱内拎了出来,现在二人已经被吓瘫,毕竟落在这群魔王手中,随时有可能脑袋落地。

    “想活命么?”程大雷问:“透漏点消息给我,附近哪里能搞到酒?”

    “浩甲城有户人家是酿酒的,只要你们放我回去,明天我肯定把酒送来。”

    “太麻烦了。”程大雷道:“你写一封信,让你的家人送酒过来,见到酒后,你就可以活。”

    西门春长咬破手指,在自己的袍子上写了一封信,最好脸色苍白的递给程大雷:“交给梅姐,只有她肯救我。”

    派出赵子龙和秦蛮去送信,今夜大家还不能登岛,只能在岛屿外围的浅滩上露营。

    究竟能不能顺利登岛,还要看明天的『赎金』能否送到。程大雷来到西门春长身边,问:“那梅姐是你什么人呐?”

    “是小人的发妻。”

    “夫妻感情怎么样?”程大雷热心得像个街道大妈。

    西门春长已接近崩溃,他与发妻的感情何止是不好,简直是糟糕头顶,平素他眠花宿柳,自己也不知道与发妻有多久没有同行。可这生死关头,能想到的女人有很多,可能救自己的,还是只有那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,我只能说祝你好运。”程大雷道:“当然,也祝我好运吧。”

    半夜的时候,秦蛮和赵子龙回来,表示信已经送到。程大雷只好和大家一起等待着,留给他的时间当真所剩无几,假若明天来的不是赎金,而是剿匪的官兵,那大家的防御……或许只能依靠聚义厅中的白蛇王。

    次日黎明,东方破晓,程大雷忽然看到远处水面出现船帆。他忙叫醒众人,诸人严阵以待,随时准备战斗。

    “船头好像是一个妇人?”赵子龙目力好,第一时间发现。

    “春哥,春哥……”

    那妇人一路叫着春就来了,在靠岸时踉跄将西门春长抱住,急得眼泪已落下来。

    程大雷看着这位被唤做梅姐的妇人,也无怪西门春长冷落她,此人满脸麻子,腰有水桶粗细,让人见之生厌。

    “诸位大王,你们要的酒都在船上,求求诸位,放我夫君一条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放人,卸货。”程大雷也长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诸人将船上的酒卸下来,将西门长春放走,等忙碌完这一切,太阳已经从东方出来,浅滩上堆满酒坛。

    “当家的,你是要用这酒把蛇王烧死么?”徐神机。

    “烧什么烧,我是要灌醉它。”

    “灌醉?”徐神机道:“是要给蛇王献酒投降,它是一条蛇,吃着一套么?”

    程大雷不是很想搭理他,命令诸人一人搬一坛酒上山。

    昨夜那蛇王并未追出来,此刻依旧盘踞在聚义厅中,蛇躯像一座小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