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0章 混沌还是板刀面
    第270章

    林掌柜立在门口,目送着四人远去。他这才掏出那枚玉佩,对着太阳照了照,通体翠绿,握在掌心像握着一滴水。西北本就产玉,可这样的宝玉也十分罕见,恐怕也就琴川关那样的地方才能拿得出来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有一玉带锦冠的男人从远处过来,走进门口道:“林四,干嘛呢,在门口杵着?”

    “大官人……”林四点头哈腰:“我刚接了一单生意,要一船雄黄,这是他们付的订金。”

    “要这么多雄黄?”西门大官人接到玉佩时眼睛一亮:“是块好玉呐,出手挺大方的,正好让我拿去送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西市的潘娘子么,潘娘子肯定会喜欢的。”林掌柜陪着笑。

    “不是她,换人啦。”西门官人打量着手中的玉佩:“是隔壁花家的瓶姐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四:您老这手可是够快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知道自家东家的风格,从祖辈继承来产业,东街逛,西街混,偌大家业混得越来越少,身边女人却是越来越多,浩甲城的大姑娘小媳妇,没少被东家得手的。关键是,被他得手后的女人还没一人说他不好……啧啧,想起来东家的为人也值得称赞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那么多雄黄干嘛?”西门春长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驱湿毒吧,反正琴川关那边,用这些比较多。”林掌柜。

    “言之有理,赶快准备吧,琴川关那里可不能得罪,交货时,便是银子上吃点亏,也莫要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我已经让人去准备了,咱们可能还一时拿不出这么多火,还要去别家药铺借一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天后,一艘货船在码头上装货,程大雷四人皆在,他们这三天内就住在浩甲城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在哪里,李公子在哪里?”

    正这个时候,一道呼声响起,大家看到一个短脖大头的男人撩着袍子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,这位就是我家西门大官人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愣住了,传说中潘驴邓小闲的西门大官人竟然就是这份尊荣,脑袋大,脖子粗,不是大款就是伙夫啊。

    “一早听到李公子要来,就想来看李公子,可总找不到时间,现在总算赶上了。”

    这西门春长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,柳条腰一吹就倒,绣帕遮面,盈盈一双桃花眼偷眼打量着几人。

    程大雷春心荡漾,心道这女人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呐。再看李行哉却是神态坦然,似乎没有瞧见女人抛过来的媚眼。

    程大雷想想也是,人家是王子,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,怎么看的上一个妇人。相比之下,程大雷在女人的见识上就太少了。

    “哈,这位是在下的女伴,这次陪在下一起押船。”

    “大官人,你亲自押船?”林掌柜吃惊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有什么不可以么,这次李公子的货我亲自送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撇撇嘴,心道是不是普天下姓西门的都对女人这么上心,怎么看这西门春长也不是工作狂,大概是这女人想坐船了,所以他就特意过来。

    啧啧,还真是好男人的标榜啊。

    船离开港口后,沿着河道向西,一路风平浪静,站在船头望去,水泊荡漾,芦苇连绵。

    西门大官人和他那叫瓶儿的女伴,立在船头有说有笑,倒也没有刻意去和李行哉套近乎。

    程大雷和徐神机窝在船舱里,偷眼看着这一幕,心中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男人有什么好的,又丑又矮,是怎么糊弄住这么漂亮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有钱吧?”徐神机道:“有钱什么女人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有钱容易,有钱还能把女人哄得这么开心就不容易了。”程大雷一边偷看一边道:“所以可能不仅仅是钱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欧兄弟,你们在这儿干嘛呢?”

    林掌柜突然到程大雷身边,倒是将程大雷和徐神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没什么,聊一些技术细节。”程大雷说着直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喔,咱们再有两个时辰就能到琴川,我想问一下,派来接货的人准备好了吧?”

    “早就准备好了。”徐神机拍着胸脯,忽然想起什么,道:“林掌柜,你们跑这条水路,就不怕遇到强盗么?”

    “嘿,哪里有强盗,自从莫将军到琴川后,附近的山贼水匪都没踪影了。这里方圆百里,一个强盗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黑吃黑呀,还吃得这么干净。

    “假如遇到呢?”程大雷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假如!”林掌柜很坚定。

    “万一遇到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万一!”林掌柜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“万一,我就是呢?”程大雷眯眼笑道。

    “欧兄弟,你可真是会……”林掌柜抬头触及到程大雷的眼神时,猛然一愣,他忽然醒悟道:这个眼神,不对!

    只听程大雷口中呼啸一声,一脚将林掌柜踹倒在地上,口中大叫。

    “打劫啦,打劫啦,蛤蟆大王开始打劫啦,男人站左边,女人站右边,不男不女站中间……”

    货船上一片大乱,李行哉握着根木棍躲在船舱内,口中道:“开始了么,开始了么,我这是第一次,有点紧张?”

    “你上次不才劫过么?”福德勒。

    “那也才第二次,我小小紧张一下不可以么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第二次,你在青州偷过鸡,在草原骗过人羊羔,上次还抢过馒头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!”李行哉忽然喝了一声,举着木棍冲了出去:“打劫啦……”

    船上约有十几个伙计,此时都已被程大雷放倒,降下白帆,船就停在河边。

    此时船上的人都抱着脑袋蹲在一角,蛤蟆寨的弟兄已经从水里上了船。

    西门大官人此刻才醒悟,自己是中了圈套,他抱着脑袋问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说起我的名字,可是大大的有名……算了,说出口你们也不知道。”程大雷举着剑道:“说说吧,你们是想吃馄炖,还是想吃板刀面?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馄炖,什么是板刀面?”

    “没文化了不是。”程大雷道:“混沌就是你们跳下去淹死,板刀面就是我把你们宰了,再把你们丢下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