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8章 蛇岛
    第268章

    手下人散开,暂时潜入山林中隐蔽。程大雷则是带着徐神机、秦蛮、李行哉、福德勒四人去探查地形。

    往前行出现浩浩一片水泊,方圆百里,芦苇连绵,在水中央有一座小岛。

    “倒是一个休养生息的好所在呐。”程大雷暗暗叹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大河之水的支流,大河流经这里,冲开一片水泊,中间那座岛称作蛇岛,当初是莫鸣米的水寨,只是现在已经荒废不用。据说,抛弃这座岛时,莫鸣米在上面放养了许多毒蛇,如今十几年过去,上面遍布毒蛇,我曾经上去看过,情景很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胆子上去。”程大雷不得不对李行哉刮目相看:“怎么上去?”

    “有处地方离岸约有五里地,泅渡可以过去。”李行哉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由李行哉引路,来到靠近小岛的岸边,程大雷、秦蛮、李行哉都有不错的水性,只不过徐神机和福德勒皆不会水,二人在岸上等待,三人泅水登上了蛇岛。

    一登上蛇岛,李行哉顿时紧张起来,谨慎叮嘱程大雷二人:“小心些,这里到处都是毒蛇,如果被咬上一口,你的命就交待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秦蛮捡了一根长棍打草惊蛇,三人都不敢往岛中心走,只见随着木棍的敲打,一条条花皮蛇从草丛中窜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蛇也不怕人,窜出来后就呲牙探出蛇信。

    程大雷的剑很快,短短时间就将十几条柳条粗细的蛇切成两段,如此才将蛇群驱散。

    李行哉露出吃惊的眼神,随之笑笑道:“这把剑好用吧?”

    “也就凑活吧。”程大雷将剑收起来,问秦蛮道:“认得出来是什么蛇么?”

    “北地的蛇和这里的蛇不一样,我认不得。”秦蛮严肃道:“不过肯定有毒,剧毒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站在岸边打量这座小岛,岛上大树丛生,绿草成片,远处隐隐有几栋建筑,不过他不敢再往前走,所以也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“走了,撤吧。”程大雷挥挥手。

    三人又泅水离开蛇岛,一来一去都累得气喘吁吁,瘫倒在岸边没有站起来的力气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,岛上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蛇岛四面有水,易守难攻,岛上地形平坦,也适合种植,是一个安营扎寨的好所在,只不过岛上蛇太多了。”程大雷叹了口气,忽然骂道:“姓莫的真不是东西,不要的地方还放一群毒蛇,祸害后来人。”

    “关键是怎么把蛇赶走?”程大雷念叨了一句,忽然翻了个身:“蛇怕什么?”

    秦蛮与李行哉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回答:“雄黄?”

    程大雷点点头,坐直身子:“哪里有雄黄?”

    几个人都闭上了嘴巴,谁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程大雷回到了营地,接下来就是把人散出去,看方圆的城镇,那里有雄黄。而程大雷要做的,就是等待了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,大当家……”在弟兄们都散去时,徐神机找到程大雷:“我忽然想起一件事,咱们不能在岛上住啊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看徐神机如此焦急,程大雷也不得不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“犯地名啦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“咱们是蛤蟆寨,大当家你的外号又是蛤蟆大王,这蛇可是蛤蟆的天敌,咱们到蛇岛,岂不是自投罗网么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无语,若说以前,他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。但最近刀山血海里闯,程大雷很难说一点也不信。

    可总不能因为一个名字,就把这座岛放弃了吧,再想找到合适的地方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程大雷心中忽然一动,道:“好啦,本来要是别人提出来的,可能我还真得考虑考虑,但既然是你说的,那这座岛不是大凶之地,反而有可能是大吉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大当家,你可要三思呢,一定不能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我知道啦。”程大雷道:“回头我给它改个名字,实在不行再请个道士做做法事,这样你可以放心了吧。”

    徐神机还准备再说什么时,程大雷已经起身离开。现在,大部分弟兄都被散出去,打探何处有雄黄。只留下几人警惕琴川关方向,现在还没有与莫鸣米一战的本事,暂且不能让对方知道己方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程大雷找到李行哉时,他正在烤一只山鸡。在山鸡外裹上泥巴,放在火炭下烘烤,等水分被烤干,里面的山鸡也熟透了。

    程大雷看着他砸开泥巴,撕了一半山鸡给福德勒,二人配合很默契。

    “你做这些很熟练?”程大雷在他身边坐下:“都是这一年以来学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一年,是两年。”李行哉摆摆手:“我和婉儿从蛤蟆寨离开后,婉儿回了长安,我却突然想去外面看看。就从青牛山去了草原,在草原上放过羊,也挤过马奶,跟着行商做过生意。”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糟糕透顶。”李行哉吐出一根鸡骨头:“哪有在长安待着舒服,有侍女丫鬟伺候着,不过我只是想去看看。结果戎族打过来了,帝国兵败如山倒,我就想我是帝国王子呐,我怎么能不管,我一定要逆流而上,力挽狂澜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结果就根本没人搭理我,还把我当骗子抓起来,搞得我像个蠢货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长安听说,你逃跑了,如果被送回长安,应该不会有事的?”

    “被送回来很丢人的好不好,我好歹是六王子,难道不要脸面啊。”李行哉道,他摇摇头,道:“我就和大家一起跑啊,逃啊,看着成片成片的败兵,成片成片的死亡,我就想,或许问题不在戎族,而是帝国出了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年我就走啊,看啊,走了好多地方,见过终日劳累的农夫,苦工,也见过仗势欺人的恶霸,贵族。我发现,不管有钱的还是没钱的,有权的还是没权的,都过得不开心。至于问题的答案,我还是没找到……”

    李行哉晃了晃脑袋,这一刻他脸上的颓唐,才让他显得像个帝国王子。

    “程大雷,你说帝国的问题究竟在哪里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