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7章 新山寨的选址
    第267章

    双方大眼瞪小眼,同时都愣住了。程大雷此时也将对方认了出来,只是一时有些不敢相信,堂堂帝国六王子,怎么会落魄到如此模样,披头散发,满脸污垢,活脱一个人猿泰山。

    “自己人,自己人,都认出来了还压着我做什么。”李行哉挣扎道:“放我起来!”

    程大雷挥挥手,秦蛮和赵子龙这才将二人放开。

    李行哉的精神头相当不错,站起来后又蹦又跳,冲李婉儿道:“小妹,你怎么和这山贼搞在一起,你被他绑架了!”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,六哥还是先说说你吧。”李婉儿忽觉得有这样一个兄长是件丢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的话说来就更长了。”李行哉负手长叹一声,但因为身上破破烂烂,委实也没有什么气质。

    程大雷目光转移到另外一人身上,道:“你套索玩得不错,戎族人?”

    李行哉兴奋的拍拍对方肩膀:“福德勒,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没见过福德勒,他对帝国没感情,对戎族自然也谈不上什么深仇大恨,只是隐隐约约觉得,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可其他人和程大雷的心情不同,一听对方是戎族顿时如临大敌,各自已经握住兵器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,别紧张。”李行哉挥舞着双手:“这是我朋友,我的兄弟,他不是坏人,不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李行哉这话照道理说没有什么毛病,戎族也是有好有坏,福德勒未必就是坏人。

    但他不是坏人,我们是啊。

    “有吃得没,有穿的没?”李行哉道:“赶紧的吧,我们都饿好几天了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发现认识李行哉,真的是件很丢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大道上,李行哉吃得狼吞虎咽,仿佛是饿死鬼投胎转世一般,诸人看着他的模样,都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“六哥,您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李婉儿捧着水囊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过来的,逃过来的。”李行哉道:“在西北我被抓了,打完仗后逃到并州,又从并州逃到青州,在青州又差点被抓了壮丁,妈的,所以我又逃到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何不回长安,所有人都在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算再走走,再看看。”李行哉边吃边说,突然噎得直咳嗽,李婉儿忙把水递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怎么回事?”李行哉问:“打算去那哪儿?”

    “嘿,你还不知道吧。”程大雷抖抖身上的官服:“我现在可是朝廷亲封的边关守将,现在正要去琴川关走马上任。”

    “嘿,刚才光顾着吃了,可是没注意到,你穿这一套还挺精神。”李行哉终于舍掉将手中的干粮放下,忽然想起什么,看着程大雷道:“你刚才说要去哪儿?琴川,我劝你不要去?”

    “琴川怎么了?”程大雷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刚从那边逃过来的,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,还不明白什么么?”李行哉。

    “嗯,很符合你现在的气质。”

    李行哉撇撇嘴,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一条线,一边画口中一边道:

    “琴川八百里,是西北最重要一道防线,出了琴川关就是戎族草原,向来这条道都是东西通商要地。”

    这李行哉不愧是接受精英教育出来的,寥寥几笔就画出琴川的大概地貌,其他人也看不太懂,程大雷却是极为认真。他对地图有某种莫名的迷恋。

    “关内的丝绸,茶叶,铁器运到关外价值万金,关外的皮草,玉石,骏马在关内也是稀罕货。不过帝国不许和戎族做生意,所以这条商道就被禁止了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点点头:“那琴川关危险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现在占据琴川关的人名叫莫鸣米,原先是一伙啸聚山林的山贼,不过他现在被招安了,封为琴川副将,整个琴川关在他手中控制。”

    “山贼么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众人都笑了,大家本来就是山贼,连戎族都打过,何况几个山贼。

    “那看来是同行了,该让他们明白谁是祖师爷。”

    “教教他们怎么样做人做事。”

    李行哉愣愣的看着这一幕,心道:程大雷都带出一帮怎样的手下。

    “莫鸣米手下有一万余人,你们准备怎么教他做人的道理?”李行哉。

    众人皆无语了。

    程大雷问:“是不是莫鸣米控制了这条路,做些走私的生意,如果真是如此,的确是不会允许别人染指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。”李行哉道:“琴川关发现了铁矿,他劫掠附近的平民为他采矿,卖给方圆的商行谋取重利,这些平民吃住都在矿井内,诸多人都是活着进,白骨出。我和福德勒也被他抢了进去,好不容易才逃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是血汗工厂呐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竟敢私采铁矿,六哥,你是要去调兵攻打他们么?”李婉儿。

    “嘿,哪有那么容易,其中利益盘根错节,我根本无兵可调,而且以莫鸣米一人的本事,玩不转这么大盘子,他背后肯定还有人,只是不知道是谁。”李行哉。

    程大雷隐约已经有些明白,采铁可是重利,这生意莫鸣米怎么会让自己染指,现在琴川关一万兵丁,自己去了就是一个死。而程大雷大概已猜出,莫鸣米身后之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先不去琴川。”程大雷道:“找个地方扎营,接下来看看这山里有什么地方合适建山寨,日后咱们就在这里安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当家,新的山寨有什么要求么?”徐神机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。”程大雷口中吐出一句话:“要有水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需要一个新的山寨,我却是知道一个地方。”李行哉道。

    “咦,你有知道?”程大雷睁大眼睛:“原来你就是这次的指路npc,说说吧,你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npc?”李行哉有些糊涂,晃晃脑袋道:“我说的地方是原先莫鸣米的山寨,或者可以说是水寨,没有其他特点,就是水多。”

    “水多才好搞么。”程大雷道:“地方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地方是很好找,只不过怕是不太好搞,现在也是被占着。”

    “被什么人占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人。”李行哉道:“是蛇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