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3章 人人皆要杀
    第263章

    自从程大雷别过青叶佛后,便很少遇到阻击之人,这倒也不单纯是因为大家找不到他。一来,是大家知道程大雷进入了戎族地界,而戎族向来是不好惹的。二来,是大家终于明白,程大雷这个人也不太好惹。

    各方势力自然不会因此便放过他,只是行动难免谨慎起来。大家将小股部队搜寻,变为大部队出击。

    诸人以明白,不在人数上占有绝对优势,很难杀掉程大雷。代表帝国的鱼龙卫,关内来的江湖群雄,草原上的十三家马匪,他们不约而同选择了同一种战略,层层推进,缩小包围圈,直到将程大雷逼到绝地。

    再向前,他们却是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,因为马上就要到戎族势力范围。在草原上,戎族是当之无愧的王者,是任何势力都要畏惧的。

    “程大雷该不会跑到戎族的地盘了吧?”在鱼龙卫控制的区域,醉汉罗酒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宫符肯定道:“戎族比我们更加想杀死程大雷,进入草原深处,他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们已经向前推进这么远,怎么还没碰到那小子。”罗酒灌了口酒,心中有些郁郁。这一次,鱼龙卫可以说是损失惨重,接连折损了几员大将。不过,他也担心单独碰到程大雷,还是和大部队在一起更可靠些。

    “命人把守好要道,不要松懈,同时警惕左右,小心那些贼人。”

    宫符的个人战斗力够不上龙卫,可他却是一个出色的指挥家。如今要小心的不仅仅是程大雷,现在他们左边是江湖群雄,右边是杀人如麻的马匪,很难信任,这些匪人不会趁火打劫攻过来。

    当然,宫符也一直在找机会攻打其他两家,废城一战他可一直记得呢,对于这些匪人杀多少都不嫌多。

    “报……”

    一名斥候纵马奔来,跑到宫符面前时几乎是跌落马下。

    “宫将军,报,报……”

    宫符皱起眉头,不满道:“为军者,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,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,亏你还是鱼龙卫,这么慌张做什么,究竟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报,报,程大雷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过来了!”宫符一喜:“他这是自投罗网呐,这是好事呐,你这么紧张干嘛,高兴的?”

    “不,不,除了程大雷,戎族也杀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用他说,宫符也已经看见了。草原上一辆马车急奔而来,这不恐怖,恐怖的是在他身后乌泱泱的戎族大军,万马奔腾,黑压压一片。

    “程大雷投靠戎族了?”罗酒。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啊!”宫符一拍手:“千算万算,没想到程大雷这么卑鄙,竟然勾结戎族!”

    “准备,准备,全军防御!”

    两侧的马匪和江湖群雄也不断派出斥候打探这边的消息,在发现程大雷后,两侧兵马都往中间凑,直到三方人马已差不多要合到一处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没有合到一处,三家势力之间有明显的分界线,互相也警惕着对方。

    戎族带兵的是呼延力,当知道草原王被人在寝宫里刺杀后,他身为人子,一颗心那个……高兴呐。

    帝王之家无常情,很难想象呼延跋对自己的儿子会有多大感情,也很难想象,呼延力对自己父王能有多大感情。

    看父王那生龙活虎的劲头,还不知道能活多少年,呼延力心情这个焦急啊。现在他竟然被人刺杀了,自己可是理所应当的顺位继承人。呼延力甚至怀疑,是不是自己梦游的时候,偷偷安排了刺客。

    不过,呼延跋死了,面子工程还是要做一下的,杀死草原王的人也不能不追。程大雷杀人时没有灭口,想知道他的踪迹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一路追来,便迫到这里,眼看已经要追上程大雷,将他缉拿,自己当着族人砍掉他的脑袋,然后大哭一阵,之后顺理成章的继承王位。

    可是没想到,前方草原竟奇迹般的出现一支大军。

    呼延力一激灵,不好,有埋伏。

    帝国人还真是卑鄙啊,竟然让人暗杀草原王,之后再诱军出击,事先在草原上设下埋伏。

    而自己这次出击,只带了三千人马。

    不过,戎族是草原上不败的民族,没有人可以在草原上击败民族,从没有。

    “草原的儿郎们,前方就是帝国的陷阱,你们怕了没有!”呼延力举起弯刀。

    “杀,杀,杀!”众人齐吼。

    “鱼龙卫是帝国最强之军,现在是证明鱼龙卫荣誉之时。”宫符举起铁枪。

    “杀,杀,杀!”军威大振。

    程大雷立在两方队伍当中,双方杀机漫天,他成为了被挤在中间那个。

    “究竟怎么了?”李婉儿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呐。”程大雷擦了擦额头汗珠:“要不让他们先打着,我们撤。”

    “估计,够呛。”李婉儿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够呛,表达一个美好愿望么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低吼一声,一鞭子抽在毛驴身上。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程大雷这头毛驴,是从鬼见愁手中夺的。当初鬼见愁得到时,可是爱若珍宝,因全身漆黑,只有头顶一缕白毛,所以取个名字叫白月墨龙驹。此马神骏无比,鬼见愁平日这个爱惜啊,轻易不会动用,只不过这墨龙驹到了程大雷手中,可以说是饱受虐待。

    当然,他能几次脱险,这墨龙驹也出了不少力。

    此刻程大雷驾着马车向马匪冲去,他也不知道那边是马匪,只是随便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冲过去而已。

    手中已经把鬼面斧拎起,如这样的战阵厮杀,剑已经起不到太大作用。

    呼延力一见:嚯,这是杀了人还要走啊。

    宫符握紧铁枪:瞧瞧,领着戎族杀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双方爆发震天的喊声,同时向对方冲过去,不,是以程大雷为中心冲过去。现在双方心里的想法是一摸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绝对要杀了这个小子!”

    程大雷站在车头,大斧挥舞,而戎族的大军也已经扑过来,看上去真的很像程大雷的后盾。

    “冲的出去么?”李婉儿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想办法,想办法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