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1章 女儿湖
    第261章

    李婉儿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这叫怎么回事,这叫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她眼睛睁得老大,扶住被咬破的双唇,脸颊布满彩霞。

    雨不知何时停了,被雨洗过的天空湛蓝无比,荡去尘埃的野草萌发着新绿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是很好解释的,你可以理解成一种天赋,类似公主的祝福,负面buff清除,秒回血增加,敏捷速度加成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……是药,可以治病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能治病啦,但对我来说确实可以称作药。”

    马车上,程大雷比手画脚向李婉儿解释着,李婉儿抱着膝盖,时不时发出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马车继续前行,前方道上出现一个白衣和尚,他面前摆着一个硕大的木鱼,双目微闭,一下一下敲着木鱼。

    青叶佛孟知了。

    毛驴拉着的马车停下了,程大雷从车上下来,来到和尚对面。

    青叶佛似乎没注意到程大雷出现,仍旧敲着木鱼,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“大师,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青叶佛没有抬头,仍旧默默念诵。

    程大雷微微颦眉,道:“和尚,你念什么呢?”

    良久,青叶佛方才抬起头,道:“地藏菩萨本愿经,这片草原死了太多人,和尚为他们超渡,以望他们早日轮回。”

    “喔,有用么?”程大雷问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青叶佛顿了顿,道:“这个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笑笑,手摁在剑柄上:“打一场?”

    青叶佛看着程大雷摁剑的手,顿了顿道:“这柄剑已经杀了太多人了,和尚不想施主再造杀业,还望施主放下屠刀,方可立地成佛。”

    “放下屠刀,就可以立地成佛么?”程大雷盘腿在青叶佛面前坐下,将剑搁在膝上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也够呛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撇撇嘴,道:“那和尚是要放我离开?”

    “当初是我将施主放走,不可再犯错。”

    “打也不打,放也不放,和尚你到底想干嘛?”程大雷问。

    “今日我们不比武艺……”

    “比想法?”程大雷追问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青叶佛挠挠头,刚才我想说什么来着,怎么突然间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良久,他才让胸腔中的草泥马奔过,手中的木鱼声也停住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令我抢回公主,并且除掉施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出家人不造杀业。”青叶佛宣了一声佛号:“但陛下的命令也不能不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程大雷。

    “请施主帮贫僧出个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程大雷默然,他顿了顿,忽然仰起剑,剑锋似乎要刺破空气,耳边响起蜂鸣般的颤声。等声音消失时,剑尖距离青叶佛的眉心有三指。

    青叶佛手掌拦在剑前,两根手指被切断,从断指处汩汩流出血来。

    程大雷一惊,强压住情绪:“大师,何必如此?”

    “有这两指,贫僧也可以回去交差了。”青叶佛站起,双手合十,断指仍然流着血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师。”程大雷恭恭敬敬还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现在整个天下都要杀施主,因施主是一个魔头。可这样一个人人争而相食的世道,已无人诵经念佛,缺的或许正是施主这样的魔头。”

    说罢,青叶佛捧着他的木鱼,宣着佛号,在木鱼声中一步一步远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马车继续往前行,一路却再未遇到几个拦路之人。毕竟在茫茫草原上,想寻到芝麻粒大小的二人也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再远的路终究也有个终点,这一日,马车抵达戎族的圣湖女儿湖。

    越过这片湖,就是戎族的王城,见到那位传说中的戎族王呼延跋。

    “大概明日我们就能到了,你还有一天时间考虑,想一想究竟要不要去?”程大雷。

    李婉儿没有回答,沉默了一会儿,却是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在草原上,有个关于女儿湖但传说?”

    程大雷看着面前的湖水发呆,湖边长满野草,将天空白云都映在湖水中,像镶嵌在草原上的一块蓝玉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程大雷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据说戎族的祖先是一个牧羊女,她在放羊时产下了一个男孩,因为当时她还没有成婚,父母便将她赶出家门,她就抱着孩子在草原上走啊走的,一边走一边流泪,泪水越聚越多,她走过的地方就成了女儿湖,那个孩子,后来成了戎族的首领,他统一了草原,带领族人抵御风暴,放牧牛羊,成了草原上第一位英雄。”

    “还蛮有史诗感的。”程大雷想了想道:“看来未婚先孕也是能做大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婉儿。

    她同样有了青叶佛面对程大雷的感觉,等着心绪平静下来,方才缓缓道:“既生在帝王家,此身便不由之主,希望我去到戎族后,帝国能利用这段时间休养生息,若日后两族能不再打仗,你也多念念我的好。就像那个牧羊女一样,虽然生的不齿,但死后却能被人写进传说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看她一眼,见她又变成了明玉公主,神色漠然,白釉般的脸颊宛若神明。

    哎,看来基因的力量还真是强大呐。

    程大雷刮了刮她的鼻子,道:“别想那么多了,反正到了明天,一切便都会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呐,到了明天一切就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李婉儿轻轻道了一声,将肩膀歪在程大雷肩头,向远方看去,只见夕阳西下,湖水由湛蓝变成金黄,波光粼粼。

    夕阳渐渐沉入湖底,最后一抹天光消失时,李婉儿渐渐睡去。

    程大雷将她脑袋挪开,把她放进马车里,摇摇头,在她身上盖上了薄毯。

    之后,程大雷离开马车,身影在湖边消失。

    夜来,繁星满天,寒霜初降,草原上的秋夜毕竟是有些冷的,李婉儿身体下意识窝成一团,紧缩得像只小猫相仿。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惊醒,李婉儿从马车里坐起,极恐怖的安静压过来,周围并没有程大雷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没有出声,走出马车,外面依旧看不见程大雷,天空布满星辰,湖水中点点星光,野草上寒露泛起。然后铺天盖地的黑暗和寒冷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她终于意识到一个事实:程大雷已经走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