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9章 屠夫和赌鬼
    第259章

    长草野道,往前行视线中出现一座小镇。

    一座破落的小镇,算是个小型市场,草原上的人把兽皮,羊羔,马奶带到这里,交换盐巴,麻布等生活必需品。

    在这个既不属于戎族,也不被帝国控制的地带,这座小镇也是马贼,杀人犯,走私犯的乐土。

    这里有赌场,有妓院,这里既可以买到来自帝国的好酒,也能买到粗长辫子的草原姑娘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来到这里,在镇中心的水井前停下,男人从马车上跃下来,去井中取水,过程中他停下来,扫视着周围。

    诡异来自于安静,周围太安静些,像是被生化危机席卷过的城市,人都死了,城市变做坟墓。

    “嘿,赌两把,赌两把。”

    突然有个人从屋顶跳出来,凑到程大雷面前,手中是一颗足球大小的白铁骰子。

    程大雷怔了怔,这个人的速度好快,快到他来不及握剑。

    “不赌行么?”程大雷笑笑问。

    “不好的,不好的。”这人笑着:“你不赌我就得直接杀死你,多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喔,那看来我是不得不赌了。”程大雷道:“赌注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表情没有变:“如果我赢了,就可以走了?”

    “那也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赢了,我就不杀你了,但是有个人要杀你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声音,一人从路旁的酒馆中走出,他身材很瘦,表情还有些怯懦,就像那种谁都可以踹两脚的乖学生,但他手中拎着一柄很大的杀猪刀。

    鱼龙卫,赌鬼和屠夫。

    程大雷看着二人,肩上的伤已经令他无一战之力,而眼前二人的实力却都不弱于他。

    他看着赌鬼,道:“你说话算数么?”

    “愿赌服输,绝不赖账。”赌鬼昂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我直接杀了他不久完了么?”屠夫拎着杀猪刀:“用不用这么费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动手,我要和他赌一把。”赌鬼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赌一把。”程大雷耸耸肩:“怎么赌?”

    “赌大小,一局定胜负,你若输了,我就要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赌大小太没意思,我有个好玩的赌法,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?”

    “有趣的赌法,怎么玩,快说,快说。”赌鬼迫不及待道。

    “大富翁听过没?”程大雷一指小镇入口的槐树:“从这里到槐树有一百步,每人摇骰子,摇到几点就走几步,谁先摸着树谁赢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太有趣了,我先来。”

    赌鬼举着手中的硕大骰子,突然丢到半空中,咚地一声落在地上,显出一个六点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子,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赌鬼向前迈步,一步跨出就是普通人四五步的距离,看这情况,若再有一两次,他便能到大槐树下。

    轮到程大雷掷骰子,他抱起地上的白铁骰子,入手颇为沉重,至少有五六十斤,刚才赌鬼可以将骰子丢到四五米高度,可见其实力的恐怖。

    程大雷将骰子丢向赌鬼,骨碌碌滚到他脚下时,显出一个两点。

    程大雷走到马车前。

    赌鬼哈哈大笑,道:“小子,你虽然力气不错,但你还是要输了。”

    他把骰子丢到程大雷脚边,又滚出一个六点。向前跨出六步,已经更接近槐树,程大雷似乎已经没有翻盘的希望。

    程大雷没有丢骰子,而是操起马车上的黑伞,面向屠夫。

    “认得这柄伞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行者的伞。”屠夫道:“我是行者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程大雷发现屠夫脸上的表情忽然悲怆起来,他仰起头来,望着头顶的天空。

    “在漫长的生命中,只有他是我的朋友,失去他之后,我只能一人跋涉这纷乱的世间,你不了解我的悲痛,或许我只有仰望天空,才能不让自己眼泪掉下来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愣住了,摸摸脑袋:莫非这屠夫真名姓郭?

    “既然是故人遗物,那我就还给你吧。”程大雷握着伞柄将伞递还给屠夫。

    “多谢,但我不会因此而不杀你。”

    屠夫将刀交到左手,向前迈步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一声脆响,伞顶的钢针射出,屠夫竟丝毫没有防备,毒针准确的射在他脸上。他一张苍白的脸立刻变成黑色,临死前眼中除了惊恐,还有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很显然……”程大雷撇撇嘴:“行者没有把你当朋友。”

    屠夫是行者的朋友,行者不是屠夫的朋友,当他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时,并不知道他朋友一直提防着他,就连伞中的毒针也没有告诉他。

    赌鬼看到这一幕发愣,他当场就想发作,却已然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赌鬼是否真的愿赌服输,从不赖账?”

    赌鬼脸上神色变幻,忽然咬着牙道:“我先胜了你,然后再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该我掷骰子了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这才捡起地上的骰子,骨碌碌掷出一个五点。

    只见他跃起,身体凌空飞起,一步跃出,便是三四丈的距离,当他落地之时,已经超过赌鬼。

    赌鬼脸上阴晴不定,程大雷杀掉屠夫出乎他预料,而程大雷能超过自己,同样在自己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不要太得意,我还有一次掷骰子的机会,你必输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喔,不,我已经赢了。”程大雷道。

    “赢……你那里赢了,你明明还没有摸到大树。”

    “脚下,注意脚下。”程大雷跺了跺脚。

    赌鬼注意到,他脚下是一截树根。

    “树根也是大树的一部分么。”程大雷拔出了剑:“如果你愿意愿赌服输,我放你离开,如果你不愿意,我送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赌鬼盯着程大雷,沉默良久,忽然一跺脚:“老子愿赌服输,你打听打听去,我什么时候赖过账,你休想诓我破规矩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长身而起,抱起地上的骰子,将屠夫的尸体扛在肩上,大步离去,几个转折声音便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程大雷心松了下来,几步走到马车前,李婉儿拉他上车,入手发现程大雷的手掌十分滚烫,他几乎是爬到马车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程大雷将脑袋搁在李婉儿肩上,声音越来越微弱。

    “好像有点感冒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