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8章 吉祥物
    第258章

    周霜起身而立,手握着伞柄:“你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肩膀的确受伤了,而且是惯用的右肩。

    “你的确有些小聪明,不过想要活到最后靠小聪明是没用的,靠的是实力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撇撇嘴,轻轻弹了弹剑锋:“你知道我的天赋有多高么?”

    周霜眼睛眯起,鱼龙卫收集天下人情报,曾专门调查过程大雷。程大雷从出世以来的短时间内,做了很多人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,或许他本就是个擅长战斗的天才。

    “好啦,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天赋,但你知道我有多努力么?”程大雷横剑在身前。

    周霜不得不警惕,有时候一个足够努力的人,要比天才更可怕,天才易夭折,而勤奋的人往往能走到最后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怎么努力啦,只不过,我开挂的你懂不懂?”

    “开挂?”周霜微开双唇,在琢磨着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程大雷出剑,身体由静向动,静若石,动若电。周霜一惊,剑芒如星,一点点向他逼近,在他瞳孔内愈发扩大。他从未见过这么快的剑,下意识撑伞去挡程大雷的剑。

    这黑伞中夹了金丝,在阳光下会有龙鳞般的金光,普通的兵器根本刺不破,只要自己能将伞撑开,绝对能挡住这一剑。而伞尖的毒针也可以收割掉程大雷的生命,他知道自己小看了程大雷,所以一上手就是杀招。

    前提是他能将伞撑开。

    撑开一柄伞需要多长时间,刺出一剑又需要多长时间?

    在周霜得到的答案是,撑伞需要的时间太长了,比刺出一剑更长。

    空气中一抹电闪,他喉咙出现一个血洞,然后睁大眼睛,脸上浮现惊愕的表情,而这个时候,他手中的黑伞才撑开一半。

    带着最后的惊愕与疑问,周霜仰面倒地,呼吸断绝,而于此同时,他的黑伞才因机括的弹力而打开。

    李婉儿震惊的看着这一幕,跌跌撞撞,她的心情经历太多起伏,直到现在还未平静,唯一能确定的事情是,程大雷还活着。

    程大雷看着水中的李婉儿,二人目光对视,李婉儿从他的眼里,看到狮子般的凶恶。

    “瞧瞧你爹带出来的队伍,什么玩意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骂了一声,身体一下瘫倒在地上,肩上的伤口涌出大量的血。在负伤状态下使用快剑,对自己的身体是巨大的消耗。

    他没有坐多久,便撑着身子站起来,给赤发鬼、周霜和杀人书生各补了刀,虽然三人活下来的可能已经不大,但现在程大雷没能力承受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过程中他看到了他们的眼睛,死前的眼睛带着恐惧,绝望,哀求,将要沉入那个不透光的深渊,每个人都会恐惧吧。但程大雷很平静,假装没瞧着。

    绝地求生就是绝地求生,你不能在一局绝地求生内,招呼人来一场斗地主。

    他将周霜的伞捡起来,掂了掂发现是一件不错的武器,又从周霜身上搜出针囊,研究着如何装填。

    “小心,有毒。”李婉儿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程大雷将伞合起,转向李婉儿道:“我去马车上,你穿衣服出来吧,这里死了人,他们很快能找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在马车上清理了伤口,肤色因失血过多而显得有些苍白。李婉儿看到他时,见他额头渗着汗珠,但他的目光依旧很平静。

    “是我害的你,而我什么都帮不了你。”李婉儿。

    “在这个游戏里,你就是个吉祥物。”程大雷揉揉她的脑袋,自顾自道:“我的任务是护送你离开,所有人都想争夺你,没有人是可以相信的。“

    李婉儿听不懂程大雷的话,只是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而你可以相信我。”程大雷笑笑,鞭子抽在毛驴身上。

    “吉祥物是什么啊?”马车上传来李婉儿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种很可爱,很好看,但却没什么用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夕阳西下,草原荡起一片红色的金,毛驴拉着马车,从车上时不时传来笑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夕阳最后一抹温暖都沉入西山下时,程大雷停留过都水泡子边出现两个人。

    一人耷拉着眉毛,看上去像没有睡醒,在他脚边卧着一只黄色猎犬。

    另一人蹲在地上,叼着一只烟袋,眼睛盯着地下,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肯放过。

    鱼龙卫,猎户与捕头。

    “看出什么了么?”猎户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赤发鬼,杀人书生,行者都是江湖上一流好手,现在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瞎子都能看出他们已经死了,程大雷杀的一流高手也不是第一个,你能不能说点什么我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瞎子怎么看?”捕头道:“我知道一路以来已经有很多人死在他手上,乔家父子,雁北薛雄,可是,这次有些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里不一样?”

    “乔家父子,雁北薛雄,他们都是喉部中剑,一剑封喉,但这三人除了周霜,致命伤都不是喉部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程大雷最后杀死的只有周霜。”

    捕头点点头:“我有种感觉,程大雷的剑越来越快了,这快草原,好像成了他的磨刀石。”

    “以人头磨剑,果然是个魔头啊,要不我们撤吧,别让我们的脑袋也给他磨剑。”

    “他好像受伤了。”捕头盯着草地上散落的血滴。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赶快走啊,趁他病要他命。”

    “他往那个方向去了?”捕头站起身,抽了抽烟袋,有白色的轻烟冒起。

    猎户踹踹脚下的猎犬:“别趴着了,赶紧找人。”

    那黄色猎犬爬起来,在地上嗅嗅,忽然向北方跑去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想回到关内,他应该往南走,为何他要一直往北走。”捕头皱眉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知道关内有人守着,想先去极北之地躲一躲避一避风头。”猎户。

    “嗯呐,你说得也有些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北方……北边守着的人是屠夫和赌鬼吧?”

    “嗯,也许我们已经不用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鱼龙卫,鱼卫三千,龙卫三十六,和尚,道士,屠夫,赌鬼……各人皆身怀异术,屠夫不是其中最强者,但一定是其中最残暴的一个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