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7章 突变
    第257章

    野草疯长,湖水清澈,站在高处望过去,天高地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而在水边,杀机充盈。

    黑伞合拢是枪,张开是盾,宛若一块黑石向程大雷压来。程大雷接住了,可同时杀人书生的剑已经袭来,程大雷回剑格击,将对方逼退。赤发鬼的大刀砍向行者周霜,他不得不后退。

    程大雷趁这个机会倒退,以身无彩凤双飞翼撤离战团。

    连日以来,碰过诸多高手,力大如牛的马贼,身怀医术的江湖奇人,蠢强蠢强的鱼龙卫。

    危险压榨出程大雷体内的潜力,对敌经验临敌反应都在疯长。

    可终究没强到能碾压所有人的地步。行者,赤发鬼,杀人书生,对上其中任意两个人,程大雷都有把握不败,可对上三人程大雷就必败无疑。而战斗时间一旦拉长,体力的消耗会令程大雷的状况越来越危险。

    杀人书生的剑袭来,他未必是个文人,但绝对是个专业的杀手。

    赤发鬼和行者周霜同时攻向程大雷。程大雷退,再退,身后是湖水,他仗剑还击,逼退周霜,赤发鬼和杀人书生同时攻向他。

    程大雷不得不倒退,左脚踩入滩涂中,肩膀一沉,重心已然不稳。

    杀人书生的剑斩在程大雷的肩部,右肩,是程大雷的惯用手。

    赤发鬼的刀逼退杀人书生,程大雷已经仰身跌入水中,他四肢挣扎,血水荡开,却定不住身子。

    李婉儿一惊:程大雷不会游泳。

    只见他身子在水中浮浮沉沉,最后只有头顶露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见程大雷已经没有战斗力,诸人都松了口气,程大雷刚才给三人带来的压力太大了。

    可是淘汰一人,三人间的战斗并没有分出胜负,养蛊一样,只有最好活下来的人才是唯一的胜者。

    “先杀官。”

    杀人书生爆喝,赤发鬼也攻向周霜。

    一柄黑伞张开又合上,周霜防得滴水不漏,以一敌二,他竟不露丝毫下风。

    “公主莫慌,我杀了这两个贼人,就救你走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轻描淡写,似乎杀掉二人对他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下盘,攻他下盘。”杀人书生道。

    赤发鬼立刻明白,以行者为号的周霜,弱点却是在双腿。他使出地躺刀的功夫,去斩周霜的双腿。

    周霜果然露出紧张的表情,身体只能往后退。

    有一柄剑突然刺出,扎入赤发鬼小腿,是杀人书生的剑。

    赤发鬼一愣,骂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剑扎入他的胸膛,赤发鬼一句话没说话,声音就淹没在喉咙中。

    这一幕就连周霜也是一愣,诧异的看着杀人书生,缓缓点头道:“你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杀人书生呵呵笑道:“我尊相爷的命令,来诛杀此贼,现在贼人已死,阁下可以护送公主离开。”

    黑伞撑开,遮住周霜头顶,他和杀人书生的目的并无矛盾,两人都要程大雷死。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“请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擦肩而过,相距三步时,几乎同时转头,向对方背心出手。

    枪与伞在空中相撞,各自都往后退了一步,避开对方的杀伤范围。

    “崔相还要公主的性命?”

    “崔相不要,我不可以要么?”杀人书生咯咯笑道:“爱美墓贤之心人皆有之,小生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呵,也得看你能不能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周霜,你当真以为我弱了你么!”

    杀人书生出剑,剑锋如雨,刚才的杀机与现在完全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周霜此时才醒悟,刚才杀人书生一直在藏拙。

    他撑开了伞,雨再大,终究盖不过伞。

    杀人书生在藏拙,周霜又何尝不是,如这样的乱战,不到最后决定胜负的时刻,谁也不会把所有本领都使出。

    杀人书生急攻,一剑比一剑更快。众人都看错了他,书生儒袍的他显得很滑稽,因这滑稽心理难免都会轻视他。然而他的实力却一点不弱。

    一剑一剑扎在黑伞上,这黑伞不知如何材质做的,铁剑竟然扎不怕黑伞的防御。

    杀人书生屏息凝神,思考着破敌的方法,突然,从伞尖陡射出一蓬钢针。

    杀人书生正想着如何攻,却没想过如何防,钢针如雨,扑面射进杀人书生脸上。

    见血封喉的毒针。

    他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,一张脸越来越黑,身体倒地,保持僵硬的姿态。

    周霜将伞合上,看着地上杀人书生的尸体,不屑的抿抿嘴。

    杀人书生看上去小丑,周霜看上去像个君子,但杀人书生不是小丑,周霜也并非君子。

    江湖么,谁活下来谁才能讲道德。

    他将黑伞合拢,从身上抽出一包钢针,一边填装机括,一边看着湖水中的李婉儿。

    “公主,莫怕,我带你离开。”

    李婉儿:“你先走开,我穿上衣服。”

    周霜没有动:“此地危险重重,我不放心公主一人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狗奴才,我让你走开。”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不必口出恶言,我难道还不如一个山贼么。”

    李婉儿一怔,忽然发现周霜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同。她身子沉在水中,只有一个脑袋露在外面。而周霜紧紧的盯着她,似乎想要穿透水面。

    “狗贼,你不怕死么?”李婉儿。

    “公主可是值三座城,现在整个江湖都想要公主,杀人书生说得不错,爱美慕贤之人人皆有之。”

    “鱼龙卫,要背叛父王!”李婉儿。

    “本就来自江湖,何惧再入江湖,至于明帝,泥塑雕像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婉儿一张脸已吓得苍白,她还未从失去程大雷的悲伤中走出,情况又是一变。

    “哎呀,可真死呛死我了,这水真凉啊。”

    忽然一个声音响起,浑身湿漉漉的程大雷从岸边爬上来,手中还握着剑。

    周霜愣住了:“你会水?”

    “校园四百米选拔赛亚军。”程大雷拍拍身上的水花:“怎么了,看你的表情好像不太对。”

    周霜终于醒悟,一开始就假装被击败的程大雷,反而是四人之中最狡猾的一个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杀了两个,不介意再杀一个。”周霜持住铁伞。

    程大雷撇撇嘴,缓缓将剑举起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听过一招,叫做直来直往的剑法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