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6章 五人齐
    第256章

    夜来,程大雷在一片小湖旁边歇脚。二人走了这一路,皆是风尘扑扑,程大雷倒还是耐得住,不过李婉儿从小养尊处优可有些受不了。

    程大雷先洗了洗身子,又在岸边换好衣服,过程中李婉儿一直躲在马车里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可以出来了。”程大雷换好衣服后喊。

    “你该不会偷看吧。”李婉儿抱着衣服,忐忑不安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话,我是那样的人么,我在长安青楼都不逛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也进马车里,我看着马车,你一露脑袋我就能看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必要么,我觉得我们已经到了互相信任,坦诚相见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说着话,还是上了车,他没有忘记自己的剑,一直在手中拎着。

    李婉儿看了看左右,芳草萋萋,天蓝如洗,倒是一副好景色。她将靴袜褪下,将玉足点进水里,湖水真凉,她结结实实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不过如此却带来些清凉,正好洗去连日来的疲惫。

    她一点一点褪掉衣服,身子浸入水中,警惕的盯着马车,没发现程大雷的动静,方才略微放心。

    马车里,程大雷用剑挑开一道缝隙,撇撇嘴,心里想着:她就这么相信马车的气密性么?完全看得见好不好。

    “程大雷……”

    外面忽然响起李婉儿的声音,程大雷还以为被发现了,做贼心虚的他问道:“怎么了,需要我给你递浴巾么?”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,这里太空了,要是没个人说话,感觉就剩下自己似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没被发现,程大雷又把剑撩起来。

    “聊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好聊的,对了,你为什么要用斧头,拿着也不好看,带着也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我那是橙武,还带附加属性,给座金山也不换啊。”

    “橙武?”李婉儿摇摇头,用手撩起水花:“有时候你会说些奇奇怪怪的话,我也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

    李婉儿抿嘴笑笑,还想在说什么,忽然见程大雷拎着一柄剑从马车中跃出来。

    李婉儿立刻把身子沉入水中,只有一颗脑袋冒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你个混蛋,我就知道你会……”

    程大雷抖手丢过来一件袍子,冷着脸道:“藏好,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婉儿一惊,还没回过神来,就听到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程当家果然好耳力,佩服佩服。”

    一身着书生儒衫的人出现,他手中拿一柄纸扇,一步三摇,像个文人墨客一样。只不过他身上的袍子十分宽大,好像穿了一件别人的衣服。而他一张脸,酒糟鼻,蛤蟆嘴,鼻梁上一颗黑痣。

    “在下杀人书生,给程当家见礼。”

    杀人书生任德笛,是江湖上有名的杀手,其人手段残忍,明明大字不识一个,却好附庸风雅,就连程大雷在长安也听过她的名头。

    崔相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我碰见很多人,每个人出现都是一副吃定我的样子,然后……”程大雷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程当家可以试试,我会不会和他们一样。“任德笛已经拔出腰间长剑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等人齐。”程大雷道。

    “等人齐,还有别人?”任德笛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哈哈,姓程的,你果然有两下子,俺老袁没有看错你。”

    一个汉子从草丛中站起来,铁塔般身材,头发却是奇怪的红色。

    “赤发鬼袁祖。”任德笛把他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赤发鬼袁祖,辽山一带水贼之首,此人的了得之处在于,他向来独来独往,可辽山十八家水寨却都听他的,因为没人打得过他。

    李婉儿躲在水里,忐忑不安的看着这一幕,对方有两个人,却不知程大雷能不能挡住。

    只见程大雷看着远处,无可奈何道:“都已经来了,您也别藏着掖着了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和尚与我说过你,你果然有些出乎预料。”

    只见远处草丛中缓步出来一人,手中擎一柄黑伞,看年纪在四十岁左右。

    晴天打伞,行者周霜。

    和尚,道士,屠夫,赌鬼,醉汉……共同组成三十六龙卫,而面前晴天打伞的行者周霜也是三十六龙卫之一。

    三人出现,各占一方,程大雷身后是湖水,湖水之中是李婉儿。

    如今杀人书生要杀自己,赤发鬼对杀不杀自己无所谓,要抢公主,行者要带走公主,顺便杀自己,而程大雷要带公主离开。

    如果以四人为点画线,会发现四人之间既有联系,也有矛盾。

    程大雷感觉有些头疼,其他三人的情况也差不多。四人都属于强者,但绝没有强到无视其他人存在的地步。于是四人互相提防,互相警惕。

    “要不,咱们来一圈麻将,谁赢了谁说了算。”程大雷想出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“程大雷,你一路走来,已杀死江湖十一位高手,如你这样的凶徒,今日我绝不能让你留在世上。”行者。

    程大雷撇撇嘴,不想搭理他。

    “人家要杀他,他难道不出手,等着别人来杀么。”杀人书生道:“你这个人脑袋有些不清楚呐。”

    随后,杀人书生转向程大雷:“只要你本事比我强,今天能杀了我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俺和他们不一样,俺不杀你。”赤发鬼道:“让我把公主带走就行,俺娘让我把公主带回去做老婆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的脑袋越发疼了,他忽然一指赤发鬼:“先杀他。”

    看着不明所以的二人,程大雷道:“鱼龙卫不会让公主落到山贼手里,我想崔相也不希望这一幕出现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你不是东西啊,咱们可是同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同行才是冤家呢。”程大雷扑向赤发鬼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行者周霜道了一声,扑向赤发鬼,杀人书生桀桀笑着,也扑向赤发鬼。

    四人相逢,各亮兵器。周霜的铁伞合在一起,束成一道枪,扎的是……程大雷。

    程大雷的剑刺的是杀人书生,杀人书生剑打得也是程大雷,口中还高喊:

    “杀了赤发鬼。”

    赤发鬼拿一把大刀站在那里有些懵:

    “我该打谁啊。”

    他看到没人攻击周霜,得,我就打你吧。挥着大刀砍向周霜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