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4章 来去之间,杀人割草
    第254章

    程大雷看着她,无奈的摇摇头,这个血统天赋还真是强,正所谓娘蠢蠢一个,爹蠢蠢一窝,有这样的父亲,不开窍也容易理解。

    程大雷有些不想理她,开始研究脑海中的系统。现在还有一次抽奖机会,如今不知多少人要杀自己,多些东西就多些活下去的希望,所以程大雷立刻选择抽奖。

    脑海中的扭蛋机出现,骨碌碌旋转,一物掉出来,程大雷也收到了系统提示。

    嘟,获得战曲一支,热血技能双倍增益,体力、敏捷增益50%,恢复能力增益45%,持续时间一炷香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程大雷有些无语,这战曲怎么用,难道以后要一边唱歌,一边和人打仗。

    『妹妹你做船头喔』

    “呔,狗贼吃我一斧!”

    『大河向东流』

    “你虽然本事不错,但我这直来直往剑你可未必认得。”

    想起这一幕,程大雷就觉得有些魔性,他忙摇摇头,把画面驱散。

    李婉儿看着程大雷坐在那里,一会笑得像个白痴,一会像吃了屎一样满脸便秘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道:“你能否送我到戎族王城,或者,帮我找到鱼龙卫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那些护卫不行的,我已得到消息,现在不知多少山贼要劫你,他们人很多,也很强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送我!”李婉儿开口有种不容置疑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扯么,我是来劫你的,不是护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信口说着,忽然察觉到李婉儿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了,双目灼灼,令人不得不认真面对。

    程大雷叹口气:“两国之争,实在轮不到一个女人去牺牲。一个需要女人牺牲才能保护的国家又算怎样的国家,而这样换来的和平又能持续多久?”

    李婉儿没有被说服,她裹着锦袍,屈膝坐在地上,目光看着很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是帝国公主,我有牺牲自己的责任,这是我的使命,我不能逃避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听到『使命』这个词就有些头疼,他捂着脑袋道:“你一定要去?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非去不可?”

    “非去不可。”

    目光坚定,如同燃烧着火焰,有股不容抗拒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非不让你去呢!”

    程大雷也有些火气,身体前倾,如一座将要倾倒的山,紧紧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我可是个山贼,难道你不怕我抢你回去做压寨夫人?”

    “我会死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李婉儿向前挺了挺身子,更靠近程大雷的脸,两只眼睛睁得很大。

    双方僵持下来,紧紧注视着对方,如两支对峙的小兽。

    “离这么近,一般……都是要接吻了……”半晌,程大雷口中吐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李婉儿瞬间脸一红,正当程大雷以为她要退缩的时候,她突然更靠近一些,幽香呵在程大雷脸上。

    程大雷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哎呀呀,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流·氓,俺老程的贞洁牌坊差点没保住。

    嘟,触发任务,护送明玉公主抵达戎族王城,本任务难度极高,可拒绝。

    嘟,触发隐藏任务抢夺压寨夫人,目标:明玉公主。因目标二身份特殊,任务难度提升,奖励提升,可拒绝。

    咦,程大雷收回要和李婉儿斗气的心理,开始研究自己刚收到的两条任务提示。

    又是二选一的任务,选择完成其中一个,第二个会自动消失。

    关键在于抢夺压寨夫人的任务,程大雷在苏樱那里的任务线还没走完呢,一直也不知道触发下一环节的条件是什么。怎么又在李婉儿这里触发一条任务线。

    或许,自己走入一个思维死角中,好像没谁规定,山贼的压寨夫人只能有一个吧。

    任务一与任务二究竟该怎么选?

    答案呼之欲出,可面前的李婉儿显然已经认同明帝的理念,决定牺牲一个人,幸福千千万。

    半晌,程大雷伸出手揉揉她的脑顶,道: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想去看看,我便带你去看看,不就是戎族王城么,我们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肯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终于得到程大雷松口,可李婉儿却没有想象中的开心。类似于一支敢死队要炸敌方总部,将军说:不要去。敢死队:便要去。将军说:那就去吧……

    没有理由,敢死队要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“既然决定要去,就要想好接下来的路如何走,这一路怕是不会太平。”程大雷想了想道:“你先把衣服脱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?”李婉儿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知多少人找我们,你穿成这样太招眼,虽然我dps很强,但你也不用往死里给我拉仇恨吧。”

    李婉儿虽然听不懂迟到了的话,但大概意思是能明白的。她穿着帝国绣匠精心制作的红袍,上面环佩叮当,有各种金银玉珠,还是蛮重的,也太扎眼。

    如今也没有衣服换,李婉儿把衣服上的金银珠宝摘下,整个人顿时灵便许多。程大雷把这些东西收起来,接下来的路上是可以当钱使的。

    正此时,忽有说话声,二人顿时一惊,只见草坡的另一侧,有四个马贼正往这边过来。

    “等我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道了一声,身体从黑暗中消失。草坡下就只剩下李婉儿一个人,她被抛在黑暗中,四周空寂寂,有虫鸣响动,她心里狠狠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好黑,好怕。

    不知他能不能敌过对方,毕竟他只有一个人,又经过一场乱战,此时体力尚未恢复。

    空气中一些凉意,忽觉得很冷,抱住肩膀,一动不敢动,怕程大雷回来后找不到自己。

    有脚步声响动,李婉儿心中一激灵,不敢发生,只是看着黑暗处。

    是程大雷回来了,他怀里还抱着东西。

    “人杀了,想抢一匹马的,又怕你等得害怕。从他们身上搜了些肉干和酒,你肯定饿了,先吃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来去之间,杀人如割草,匹夫剑仍在滴血。

    李婉儿下意识抓住他衣角,眼睛紧紧盯着对方,怕他会突然消失。

    “哈,吓住了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抓了一把草把剑上的血擦干,收剑入鞘,咕咚咚灌了一气马奶酒。

    “别怕,有我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