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3章 绝地求生
    第253章

    从青牛山离开后,山贼之心就处于灰色状态,点将台失效,系统商店失效,就连系统任务也没有再出现过。现在的山贼之心,程大雷只能用来看看人物信息。

    程大雷知道,怕是要等自己重新建立山寨,系统才会被再次激活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这次杀了鬼见愁,反而触发了隐藏任务。

    不过,这鬼见愁究竟是谁呐,刚才乱杀乱砍,倒也没注意哪个长得像老大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也顾得不太多,还是逃命要紧,程大雷和李婉儿骑着毛驴,狂奔在草原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战过后,废城下一片狼籍,马匪和鱼龙卫都付出了极惨烈的代价,一眼看过去,遍地尸体。

    宫符带人打扫战场,埋葬尸体,治疗伤员。

    这时罗酒带人回来,宫符立刻问:“找到公主了么?”

    罗酒摇摇头,骂咧咧道:“不知那混蛋跑到哪儿去了,路上我们碰到马贼,又和他们打了一场。”

    现在这片草原上,分散着两股势力,马贼和鱼龙卫。而双方都在寻找劫走公主的程大雷。而这双方也有刻骨仇恨,遇见了就打得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现在提起程大雷就咬牙切齿,恨不得将它生吞活吃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公主与程大雷有恩么,他为何还要抢走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强盗怎么会有人性,他们就是一帮忘恩负义的畜生。”有人骂道。

    今日一场大战,鱼龙卫折了很多弟兄,大家提起强盗就一肚子火,而程大雷虽然不是和鬼见愁一伙的,但同样是强盗,甚至更加可恶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丢了明玉公主,这些人都是砍头的死罪。所以这些人必须找到程大雷,救回公主。

    “宫符,大家现在怎么办?”罗酒问道。

    宫符沉思片刻,道:“程大雷劫走公主,必然是往关内走,肖将军,你带人回到夕照关,传令各个关口封锁道路,许出不许进。”

    “人都回去,怎么去救公主?”罗酒问道。

    “程大雷只有一个人,留太多人在此地也无用,想要救回公主,需要的是龙卫。”宫符昂起头:“回京请明帝令,调三十六龙卫出关。”

    此时,边城的马匪也是乱做一团。鬼见愁是十三家马匪之首,因他变态的剑法和变态的性格,将十三家马匪统治在一起。可现在鬼见愁死了,而且死得还稀里糊涂。他这一死,群龙无首,诸家马匪就要回到原先各自为战的情形。

    在一番争吵过后,大家商量出结果:谁若杀了程大雷,抢来公主,便是十三家马贼之首。

    于是铺天盖地的马匪散开,开始在草原上寻找程大雷的踪影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关内的山贼、强盗、土匪等等江湖豪雄,也都正往关外赶,他们还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儿,只想着能从鱼龙卫手里,抢走要和亲的公主。

    而从程大雷离开长安城时,崔相已经下令,不能让程大雷活着到达琴川。现在命令改了:不能让程大雷活着离开草原。

    命令虽然不同,但意思都是一样的,都需要程大雷去死。

    崔相这次出动的人手,包括府中豢养的门客,江湖上的职业杀手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在帝国和戎族接壤的这片势力空白区一时间人满为患。包括:帝国特种兵中的佼佼者龙卫,杀人如麻的马贼,职业杀手,顶级剑客,凶悍且不乏高手的山贼,甚至还包括一些要手刃程大雷,为民除害的江湖游侠。

    这些人也并非强强联合,大家同心协力追杀程大雷。而是各自为战,谁看见谁也不顺眼,免不得就大战一场。

    这里就像是养蛊一样,在放了太多蛊虫的坛子里,只有活到最后的人才是真正的蛊王。

    才有可能吃到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废城一战后的夜里,程大雷终于将追兵摆脱。

    他们在一个草坡下歇脚,因为害怕被人发现,则没有生火。

    毛驴懒散的在一旁吃草,明月在天,空气中有股青草的味道。

    程大雷深吸一口气,他一路赶来,见马夺马,路上单是马都累死三匹,如此才算是赶到这里,又从乱军中救出李婉儿。直到现在,程大雷才终于能松口气,卸下一身疲惫。

    “嗨。”程大雷摆摆手,道:“想不到我会出现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乱战后力疲倒在草地上的程大雷,李婉儿表情有些无语,她白了程大雷一眼,又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送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送你回去嘛。”程大雷摆摆手:“不是问题,一切都包在我身上,我歇口气,然后就把你带回去,我怎么可能让你嫁到戎族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送我回去。”明玉公主道:“送我到戎族王城,与戎族王呼延跋成亲。”

    本来懒散的程大雷突然坐起,诧异道:“你脑袋吓糊涂了,我听说那呼延跋根本就是个人型走地兽,你愿意嫁给他?”

    程大雷声音低下来:“你不是为了救我才答应和亲的么?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。”明玉公主的回答出乎程大雷预料:“既然一定要嫁,顺便救了你有什么不可。”

    她也坐在草地上,不顾身上的锦服,看着天空上的繁星缓缓道:

    “人生在世上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都责任。我从小养尊处优,得到了很多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,或许就是为了等这一天,把自己嫁给戎族,成为两族和亲的使者。牺牲我一人,至少能换回两族五年的和平,帝国可以利用这五年休养生息,免的边关黎民百姓流离失所,也避免将士们沙场抛尸。这牺牲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不知自己面前的是帝国明玉,还是那刁蛮任性的李婉儿,两个身份是一个人,却又是那样的不同。

    她长大了……长大不是在时光中的慢吞吞,而只是一瞬间的事情。某一瞬,忽然就明白了,然后折下翅膀,披上盔剑,开始走上战场。

    李婉儿说完后,一直没听见程大雷吭声,心里轻轻叹口气。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于他,怕也是明白了这宿命的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你这番关于宿命、责任、牺牲的理论,听上去很像一个人?”程大雷试探着问:“你爹忽悠的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婉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