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1章 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
    第251章

    这天早上,城门下起了一场大雾,铺天盖地,每个人都如身在仙境,也如同进入鬼蜮。

    宫符的心提了起来,因为这场大雾,目力所及不过百丈,以骑兵的冲锋速度,几个呼吸都能到阵前。

    今日如果马匪冲过来,情况并不乐观。

    宫符抽了抽鼻子,空气中有股怪味,吸入鼻子中,喉部感觉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“不好,雾里有毒。”罗酒第一个反应过来,口中大吼。

    “大家用布遮住口鼻,别吸雾里的烟。”宫符立刻下达命令。

    这是鱼龙卫,他们应变能力极其惊人,可是肖竹率领的城防军就没有这样的运气了,有人被烟呛得直咳嗽,有人弯着腰呕吐不止。

    远处,点着几个火堆,火堆中不知加了什么东西,顺着风吹到这里。

    火堆后的马匪脸上都蒙着黑布,娃娃脸少年骑在马上,微微眯眼,口中吐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噢!

    如同狼吼一样的啸声,马蹄声如同擂鼓,大军乌压压扑过来。

    鬼见愁身为边城十三家马匪头目,为这次行动,出动了五千余人。

    不是鬼见愁如此兴师动众,奈何这次绿林道都传开了,都要抢和亲的明玉公主。某种程度上,这成为绿林道的一次盛事,就像长安城的武科举一样,谁能夺了公主,谁就可以笑傲群雄。

    鬼见愁也好个面子嘛。而且他离得又近,出了夕照关就是他的地盘,怎么可能让别人抢了先。

    羽箭从白雾中射出,给冲上来的马匪迎头痛击。鱼龙卫的反应能力绝对出乎鬼见愁预料。

    而白雾中的宫符心情也不好,白雾影响了视力,这样的防御,只是无目标的乱射,杀伤有限,但对弓箭的消耗是巨大的。

    宫符的布置不可谓不妥当,反应不可谓不快,某种程度上,他已经做到他能力范围的最好。

    可是,在对方兵力占优的情况下,己方胜算不大。

    天时,地利,人和,己方一样不占,若是输了,似乎也输的很有理由。

    可宫符还不想认输,因为赢这个字,对一个男人来讲,很重要。

    宫符在等,在等浓雾散去,然后向马匪亮出鱼龙卫的刀锋。

    “虎爷,请你闯出去,去夕照关搬兵,就说我们已经将鬼见愁吸引过来,只要大兵过来,就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。”

    一个虎背熊腰的汉子无奈收回自己的钢刀,嘴里骂咧咧道了一声:“嘿,我还想杀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面对马匪的骑兵冲锋,宫符展开反冲锋,以骑对骑。

    在帝国与戎族的战争中,帝国一直被戎族的骑兵压制。多少帝国人绞尽脑汁,思考克制戎族骑兵的办法,就有人提出,要以骑对骑,培养帝国的骑兵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法子实施起来难度太大,第一帝国没有好马,第二,帝国没有培养骑兵的土壤,骑术是戎族的血统天赋。

    可今天情况不同,第一马匪不是戎族,第二,鱼龙卫不差钱。

    他们有展开骑兵对冲的资格。

    像两股洪流对撞,马匪在鱼龙卫的冲锋下溃散。这次护送和亲队伍,明帝派出十名龙卫,莫看只有十人,每个人都有与青叶佛相仿的实力,他们在这次战斗中发挥了很大作用。

    马匪的第一次攻击,被压了下去,而晨雾也在这个过程中渐渐散去。

    宫符的心情不是很好,虽然侥幸挡住第一次,但未必能撑到援兵赶到。

    他悄悄讲罗酒几名龙卫叫到一起,如果在黄昏援兵还未赶到,那么就有他们带着明玉公主离开,宫符带人阻挡追兵。

    明玉公主站在废城的城楼上,目睹着城下战斗过后的狼藉,那些尸体,受伤的士兵,都没能在她脸上掀起任何波澜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她会吓得大叫吧,但现在不对了。慢慢,她已经能体会父王的心情,无论遇到什么情况,都只做正确的事情。

    该牺牲的牺牲,该舍弃的舍弃,不要被情绪所影响。

    她带着太监宫女下城楼,给战士包扎伤口。宫符以感激的目光看着她,虽然她什么都没说,但士气已经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靠着这一点,宫符又抵住两波攻击,战斗一直持续到下午。

    然而,惨烈的战斗必然带来惨烈的牺牲,在黄昏时马匪中突破了鱼龙卫的防线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面对面的白刃战。

    “守住城楼,守住城楼,莫让贼人伤到公主。”

    宫符提枪捅死面前一个马匪,扯着嗓子大吼。

    戎族已经围住城楼,城楼成了孤城,陷入马匪的汪洋大海中。

    终于还是没坚持到援兵到来,宫符知道已经守不住了,只能做最坏打算,让罗酒等人护送着明玉公主先走。

    现在宫符就是为罗酒争取时间,至于那些太监宫女则完全顾不上了,因为宫符的命已经准备好牺牲。

    罗酒保护着明玉公主下得城楼,挥舞着铁鞭将马匪驱散,如此把明玉送上马车。

    可是,此时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马匪,便是罗酒也是一身寒意,想要冲出去,怕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“劈脑袋喽!”

    “掏耳朵喽!”

    “剔牙齿啊!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声大吼,外围的马匪竟被杀出一条路来。宫符心中一喜:难道最关键时刻,自己等的援军到了。

    可随即,他便发现自己错了,因为来的只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只见他骑着一只白毛骆驼,好俊的骆驼,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杂毛,四蹄踏雪,身若滚雪,此时赫赫冲过来,当真是俊逸非常。

    至于骆驼上的人……因为平平无奇,不提也罢。

    而马车上的明玉看到这人模样时,眼中闪过一道亮光,这一刻明玉公主重新成为李婉儿。

    马车周围挤满马匪,这骆驼出场方式又太招恨,几乎所有马匪都向他砍去。

    骆驼上的人点脚跃起,背后如生双翼,在空中踏风而行,跃过重重包围圈,落在马车前。

    也落在千军万马正前方。

    此时,他一个人就是一支队伍。

    罗酒松口气,道:“兄弟,你是哪儿的,我以前怎么没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话,他就被踹飞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