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0章 城下一聚
    第250章

    绿眸女子正是蓝家大小姐蓝青婷,可是如果在场有人见过从前的她,绝不忍心目睹现在的她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一日,不知她经历了什么,身上安然无恙,酮体依旧美丽,可是看到她的眼神就会明白,她整个人,从精神上已经被杀死了。

    在很远的地方,娃娃脸少年看着这一幕,笑得很灿烂,他身后,是密密麻麻的安静马匪。

    宫符没有靠近树上的女人,他让人送来弓箭,抽弓搭箭,百步外一箭洞穿女人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肖竹忍不住发出一声吼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女人的心脏被洞穿,已断绝所有生机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肖竹的声音有些无力。

    宫符收回弓箭,耸耸肩道:“结束了,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继续出发。”

    队伍继续向前,肖竹却沉默下来,他终于理解鱼龙卫是怎样一支队伍,他们有时候是刀,有时候是盾,但不是人,因而没有感情。

    事出反常必有妖,可不管什么妖,只要假装看不见就可以了。难道明知道馅饼后面是陷阱,非要上前看看陷阱长什么样,自己有没有本事躲过……

    好奇心害死猫,但好奇心害不死鱼龙卫,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好奇心。

    在当天晚上,和亲队伍后面出现火把,在夜里晃悠,如同鬼火。

    “这是马匪常用的手段,他们缀在后面威慑,直到队伍筋疲力尽时才一举杀过来。”肖竹向宫符解释,一路上,他除了交待具体事情外,已经很少和他们说话。肖竹不是很喜欢这帮人。

    “原地扎营。”

    宫符下达了命令,他们扎营的地方是一座破城门。这座废城不知建造于何年何月,如今沧海桑田,也就只剩下一座城门还立在黄沙中。

    肖竹想要看看宫符如何应对,都说鱼龙卫了得,总要遇着点真事见见。

    “九爷,还请您走一遭。”宫符冲一人道。

    罗酒拎着一个酒葫芦站起来,懒散的牵了一匹马,边走嘴里边嘟囔着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都要我做,就不能让老夫歇会儿。”

    肖竹一惊,看宫符这意思,是让罗酒一个人去。

    “宫将,马匪们都很了得,我再派些人和他一起去吧?”

    宫符摆摆手,打断肖竹的话,而是问道:“这一带有名的匪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要数鬼见愁了,他是边城十三家马匪之首,杀人越货,十分残忍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官兵也奈何不了他们?”

    “鬼见愁的人来无影去无踪,向来不留活口,直到现在,我们也不知道他们的老巢在哪儿。”肖竹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宫符点点头,似乎是随口道:“若他们这次会来,我就替夕照关除掉这伙匪人。”

    说得多自信吧,似乎鬼见愁只是一只苍蝇,想要打死只是有点麻烦而已。

    哒哒哒的马蹄声回来,噗咚的声响吓了肖竹一跳。

    只见一具尸体丢在面前,罗酒从马上下来,没说话先灌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“一共只有十几个人,杀了几个,其他的都跑走了,本来想抓个活口,带回来的路上力气用得有点大,估计现在没气了,不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他又灌了一口酒,说是如此说,可他脸上的表情可没有任何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九爷,不是我说,你不是第一次这样了,这次回去,我一定要给上面打报告。”宫符。

    肖竹低下头,有些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“肖将,您过来看看,能否从死人身上看出什么?”

    肖竹过来打量着地上的尸体,道:“是鬼见愁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确定?”宫符。

    “他手上戴着铁扳指,这是鬼见愁的标志,而这人身后的箭囊是满的,其他马匪没有鬼见愁的财力。”

    “还正是他们。”宫符点点头:“那我们就在这里等他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禀公主,我们遇到一些事,需要在这里停一阵。”隔着马车,宫符向车内的人禀报。

    “哦,麻烦么?”车内传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太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等一等吧,走这一路,我恰好想歇歇。”

    草原上,娃娃脸少年看着地上的尸体,脸沉似水。

    “对方只有一个人,使一条铁鞭,很了得,我们都挡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鱼龙卫还真不愧是鱼龙卫呐。”娃娃脸少年发出一声感慨,目光看向废城方向,脸上忽然浮现一丝诡异笑容:“其实,我一直都想有位公主做压寨夫人呢。”

    远处的马匪越来越多,即便在白日他们也没有隐蔽身型,就在远处时隐时现。但他们并没有发动进攻,只是在外围徘徊,似乎等着更多的饿狼,或者,是等待最后的狼王。

    宫符没有慌乱,在有条不紊的布置着防御工作,以废城的城门为中心点,外围以枯木,大石布防,这样可以挡住骑兵冲锋。

    宫符不是龙卫,只是鱼卫,碍于个人天赋的原因,他的个人战力一直提不上去。但他心思谨慎,小心到无情的地步。因此在鱼龙卫内部,便是那些身怀奇功的龙卫,心底也是佩服宫符的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可否请您上城楼,接下来这里可能会死一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听宫侍卫。”

    明玉走出马车,戴玉冠,披锦衣,由宫女搀扶着下车。这次除了护送的侍卫,还有十几名照顾她的宫女太监。这些人没有战斗力,自然要先安排他们在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明玉没有着急上城楼,先在队伍中转了一圈,一一向诸人行礼。只言多亏诸位照顾,给诸位添麻烦了。

    不卑不亢,不过分客套,却也不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肖竹险些激动得热泪盈眶,至于罗酒这样的江湖人都有几分感动。宫符看着这一幕,心中暗暗感慨:当初只听闻明玉公主刁蛮任性,泼辣无比,今天看来,传言还是不可信的。明玉公主知书达理,落落大方,怪不得在帝国那么多公主中,明帝最宠爱她。

    用一夜时间,宫符布好了防御,然后就是等待,等待猎物自投罗网。

    一方守株待兔,一方瓮里捉鳖,只是不知在这场狩猎游戏中,谁是猎物,谁是猎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