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9章 鱼龙卫
    第249章

    绿色的眸子,深灰色的睫毛轻轻眨动,黑纱下的面孔莹润如玉,白皙如象牙。

    蓝青婷不是一个丑八怪,她黑纱下的面孔并非着了火伤后的狰狞可怖,而是完美得如同魔鬼。

    如此,也难怪男人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惊叹。

    蓝青婷脸红了红,虽然身后杀人的马匪渐近,她还是红了红脸。下意识想说的是:你也挺好看。

    男人长得不高,脸颊有些婴儿肥,咕噜噜的眼睛滚动,宛若黑星。

    “你快走,马匪…是马匪…”

    蓝青婷失声大喊,因紧张而呼吸急促,怕他还不知道马匪的可怕,此刻脸上竟然没有什么反应,这么好看的少年,实在不该死在马匪刀下。

    “你快走啊,混蛋!”蓝青婷忍不住骂出声。

    马蹄声疾,十几个马匪将两人包围,蓝青婷心脏砰砰乱跳,抓起腰间的匕首向喉咙扎去。

    相比死亡,落在这些马匪手中会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突然,一只干净的手掌抓住她手腕,将匕首拍落。

    蓝青婷下意识抬起头,见少年垂着头,满脸笑意的看着她。蓝青婷还没见过,世间竟有笑得这么好看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。”

    蓝青婷这才发现,马匪不知何时已经从马上跃下,他们围成一圈,口中高呼。

    他们跪拜的自然不会是自己,而是——面前的少年。

    蓝青婷从心灵深处打了个寒颤,抬起头望着面前的少年,一股深沉的寒意瞬时间吞没了她。

    边城十三家马匪之首——鬼见愁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见到自己一直笑呢,那是,一个饕餮客看见食物的笑。

    蓝青婷好像陷入沼泽中,使不上半分力气。边城十三家马匪,以鬼见愁为首,鬼见愁以残忍著称。但蓝蜻蜓难以相信,令所有人闻风丧胆的鬼见愁,竟然是一个娃娃脸少年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,肥羊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么,那就让弟兄们忙活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护送的可是鱼龙卫……咱们要不要再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鱼龙卫又如何?”少年挑眉问。

    周围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夕照关,帝国西北之地最后一道重关。离开此关,就是浩瀚草原,也就是戎族地界了。

    当然,戎族对于此地也没有实际控制权,自然他们也不会控制,这些生活在草原上的家伙,除了抢东西和放马就不知道还有第三件事。

    于是,夕照关外二百里,成了三不管地带,戎族是根本不管,帝国是想管没力气管,于是这片地带,成了马匪,奴隶贩子,恶棍暴徒的乐园,几乎每天都能见到抛尸荒郊的尸体,没几多时间变成白骨,这地方的野狗也比其他地方更肥些。

    夕照关守将雄卯今天病了,生病的原因不是风寒,不是气候,而是……帝国明玉公主要从夕照关经过。

    夕照关自然要做好招待工作,除了明玉本身的侍卫外,夕照关还要排出守军,护着明玉公主出关五百里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自然是要做的,但雄卯不想亲自送。

    身为夕照关守将,他和戎族的接触自然比京城的老爷们多。而他们经常接触的方式,自然是弓箭,滚石,火药。

    他对戎族恨之入骨,这种送女人给戎族的事情,对他来说是奇耻大辱。可他人微言轻,也改变不了什么,索性,眼不见心不烦,接待护送的事情都让副将去做,自己窝在屋子里装病。

    好在,他们终于要走了,雄卯也可以走出屋子,到外面透透气。

    “大人。”副将肖竹跑进屋子:“明玉公主马上要出关,咱们派多少人随行,要不,派五千?”

    “五千?”雄卯咧咧嘴:“有你这么不会过日子的么,给他们一千人就可以了。象征性的送一送,送完赶紧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现在关外可是不太平,我听说有贼人要劫和亲队伍。”肖竹道:“只有一千人,是不是忒少了些,明玉公主的侍卫才五百。”

    “五百?”雄卯冷哼一声:“那可是五百鱼龙卫!”

    “鱼龙卫……”肖竹顿了顿,道:“大人,这鱼龙卫老是听人说,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

    鱼龙卫,这三个字帝国听说过的人很多,但真正见过他们的却寥寥无几。因为这支队伍,保护的不是朝廷,也不是长安,而是皇宫中的某个人。

    明帝。

    他们是由明帝直接指挥的队伍,是明帝杀人的刀,也是明帝防身的盾。

    鱼龙卫内部情况不详,组织架构不详,只听传言说,他们由明帝秘密培养,分为鱼卫和龙卫两支。鱼卫是从各地找来的孤儿,由高人传授武艺,择地秘密训练。鱼卫中优秀者可以晋升为龙卫,龙卫放到军中,可抵一员猛将,放到江湖能成一方悍匪。

    而明帝又招揽江湖上的奇人异事,比如一掌击落程大雷的青叶佛,便是龙卫之一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鱼龙卫就是一支明帝不计代价训练的特种兵。

    肖竹将和亲队伍送出城,他也带了一千守军随行。这支队伍将一支跟着明玉公主的车队,直到将对方送到戎族的王城。

    和亲队伍的侍卫负责人,是一个叫宫符的男人,双方一接触,肖竹就感受到了对方的专业。

    肖竹把关外的情况与对方说了,言外之意便是这里情况很复杂,一路上怕是不会很顺利。

    宫符没有看轻地方军的意思,认真倾听肖竹的话,这让肖竹有一种自己很受尊重的感觉。宫符将这些情报记在本子上,又与其他几人商量,诸人都表现得很谨慎,并没有任何丝毫轻敌的意思,但也没有流露出任何畏惧。

    “救命,救命!”

    队伍正往前行,前方出现呼救的声音,在道边一棵大槐树上,吊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漆黑长发,绿色眸子,关键是身上没有任何衣物。那如绸缎般的身体浮现在众人眼前,众人没有其他感觉,只有愤怒。

    是怎样的禽兽,舍得如此糟蹋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来人,快将她救下来。”肖竹大喊。

    “慢。”宫符拦下了他,谨慎的盯着树上的女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