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6章 一路向北
    第246章

    秦蛮看到几人的穿着,便想起上次暗杀的王秀,必然是和王秀一伙的。他走过去,把二人口中的毒囊摘掉,如此才给二人合上下巴。

    “谁派你们来的?”秦蛮。

    一群寨主气得哇哇大叫,口中大吼着:“程当家,把他们交给我,我能整的他亲妈都认不出来!”

    程大雷压压手,视线落在二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废话,告诉我你们背后的主子,我给你们一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看着周围,其中一人咧嘴笑了:“程大雷,你就要死到临头了,没人能……”

    程大雷撇撇嘴,不耐烦的斩掉这人头顶一片血皮,极好的力度控制,头皮被削下,竟没有致命危险,只换来一声渗人骨髓的惨叫。

    “我能斩你七刀,不要你的命。”程大雷平静道“我知道你们都是硬骨头的汉子,但我有的是法子把你们骨头磨碎,不要去挑战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没有受伤那人终于感觉到一丝寒意,他看着程大雷,保持最后的倔强。

    程大雷一剑杵在他眼前,道:“需要我挖出你一只眼睛再说么?”

    那人心底一寒,开口道:“是相爷要我们来的,相爷下令,不让你活着走到琴川。”

    “姓崔的?”程大雷自然明白他说的是帝国崔相,他奇怪道:“朝廷已肯放过我,姓崔的为何要至我与死地?”

    “明玉公主用自己换你一命,但你杀了杨大人,帝国能放你,崔相又怎么可能让你逍遥快活,你这条命早已记在阎王的生死薄上。”

    “婉儿?”程大雷又是一愣,下意识道:“这件事和婉儿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狗贼,你到现在还不知么,如果不是明玉公主答应嫁到戎族和亲,你又怎么可能活着从天牢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么?”

    程大雷忽有些失魂落魄,他其实也想过为何自己这次可以脱身,只是没琢磨出什么,还以为是明帝心血来潮,他替明帝守琴川,明帝便放他一条命。

    但他不知道,里面还有李婉儿的事。

    “程大哥,我们这次要抢亲,抢的就是和亲队伍啊。”黄飞虎笑着道。

    胡八刀冷哼一声,气鼓鼓道:“那皇帝老儿忒没有骨气,竟然向戎族和亲,他给戎族当孙子,咱们可不给戎族磕头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离开后一路西行,很少与人打交道,所以他并不知道,在这大半个月时间内,帝国还发生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戎族和帝国和谈,要年年纳贡,岁岁称臣。当这件事传开后,在整个帝国掀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帝国么,总有些大国沙文主义,我们诗书礼乐,锦衣玉食,是高贵的民族,那戎族……不过是一群还茹毛饮血的畜生而已。我们怎么可以向他们称臣,怎么可以向他们投降。

    这是帝国之耻,这是每个帝国子民的耻辱。

    帝国上下,民怨沸腾,心里都窝着一股羞耻的愤怒。他们再愤怒,当然也不可能拿刀去和戎族拼命,他们怒的是那高高在上的帝国朝廷。

    负责和谈的李乐天,王府内天天被人丢进死老鼠,不得不加派一队禁卫军防守。

    三千太学生坐在皇宫前,大声诵诗。

    『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。与子同仇

    岂曰无衣?与子同泽。王于兴师,修我矛戟。与子偕作』

    三千太学生齐诵,要与戎族血战,血战愿为先锋,慷慨激昂,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明帝处理这件事的方法是很简单的,让禁卫军持大棍驱赶,真有士子被打得头破血流,横尸当场。最后抓了几人,丢进大牢,长安城的大人物把自己家孩子带走,丢进家里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,这件事算是压了下来,可整个帝国范围内,怒气未消。

    “程当家,现在三山五岳,各家山寨都得到消息了,咱们的意思是一样的,皇帝老儿不争气,咱们不能没骨气。”

    “把帝国的公主抢回来,不许她嫁到戎族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很多江湖人都在筹划这件事,护送和亲队伍的是鱼龙卫,茬子有些硬。咱们峡山想让程当家为首,程当家威望在,把话发出去,绿林道都是肯听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面的话,程大雷其实已听不太清楚,他只感觉脑袋嗡地一下响,胸口疼地厉害。

    “她,他们从哪儿走……”程大雷问。

    “夕照关啊,出发有一个月了吧,估计再有几天,就要出夕照关了,程当家,咱们要快点行动啊,别被其他人抢了先。”

    “秦蛮,备马!”程大雷忽然冷喝。

    诸人被程大雷这雷霆声音吓了一跳,秦蛮急忙将一匹快马牵过来,程大雷还剑入鞘,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秦蛮把斧头递给程大雷。

    “不,你们在这里等我,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一勒马缰,骏马扬蹄,唿律律发出一声长嘶。

    “诸位,夕照关在那个方向?”程大雷马上喝道。

    黄飞虎、胡八刀、萧弥峰被程大雷模样吓了一跳,皆不知他要做什么,手却同时指向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在北方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拍马向北。

    “程当家这是要干嘛去啊?”诸人都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是了,程当家是要单枪匹马去抢亲。”有人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程当家啊!”诸人又同时发出一声感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奔马如飞,踏起黄尘若蛇,前方路上,却突然出现一队人。

    “来啦,来啦,他来啦,快做好准备,只有他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当程大雷驱马经过时,忽然杀出七八个人,为首一人冷笑,道:“姓程的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自来投,这可是你自己来送死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没有减速,身子突然跃起,身无彩凤双飞翼,接空中爆梨花,还剑入鞘,身子树梢一跃,安安稳稳落在马鞍桥上,继续骑马狂奔。

    地上空余几具尸体,绿叶上红色的血滴落,晶莹玉润。

    程大雷几乎没有再回头打量一眼,马鞭重重抽下,双眼紧紧盯着前方。

    向北,向北,向北。

    『我一路向北,离开有你的世界,

    你说你好累,已无法再爱上谁』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