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2章 今夜长安不设防
    第242章

    七月十三夜,子时,青叶佛出现在天牢中,二人目光相对,相顾无言。

    青叶佛打开牢门进来,又将他身上层层枷锁打开,手镣,脚铐,身上缠了好几圈的铁链,沉重的木枷。

    程大雷第一次这么轻松,下意识伸展身体,骨节发出噼啪响声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。”青叶佛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程大雷愣了愣,警惕的盯着周围,明日就是行刑的日子,今夜叫自己出来做什么,是等不及今夜就要杀,还是说正式行刑前先彩排一下,可死刑犯上刑场前还有碗砍头酒呢。

    “你有一个时辰的时间,一个时辰内长安对你不设防。”青叶佛看到程大雷没有跟上来,回头唤道。

    程大雷赶紧跟过去,鬼鬼祟祟盯着周围,他忽然发现,今夜的牢房一个守卫都无,空空荡荡,如同寂寥的鬼蜮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程大雷手指敲在青叶佛光亮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青叶佛本来不会反应不过来,关键是没想到。

    “疼嘛?”程大雷认真问:“我看是不是我太想出去了,所以在做梦?”

    “梦你xx”青叶佛深呼吸,深呼吸,默念阿弥陀佛,佛不打诳语,也包括脏话。

    我佛啊,赶紧把这妖孽收了吧,和他在一起,很影响人设。

    天牢洞开,走出后明月在天,清风拂面,就连大门都是敞开着。

    走到长街上,程大雷有种感觉,自己好像走入一副画卷,画卷里的一切都是静止的,只有自己和一席白衣的青叶佛行走其中。

    正想着,前方忽然走过来一人,见到程大雷时怔了怔。程大雷一机灵,此人他认得,正是常忠伯百里胜。

    程大雷眼底浮现杀机,正想要不要杀掉此人灭口。可是紧跟着,百里胜与自己擦肩而过,那神情完全是没看到自己的样子。

    飞天蛤蟆一直躲在天牢外,监视着天牢的动静,今夜见程大雷出来,心里却不知发生什么事,立刻飞身而起,快速回去禀报消息。

    在程大雷和青叶佛走在大街上时,两旁的墙壁房顶上,探出一个个脑袋,像是等着老猫打盹儿,出来偷米吃的老鼠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其实没想到什么法子,于是只有铤而走险,来一个劫法场,杀人放火大闹长安城。

    所以这几天诸多人潜入长安城,只等着明日动手。

    程大雷身后跟着的人越来越多,猜不透青叶佛的用意,也就在暗处躲着,如果程大雷有危险,随时准备杀出来。

    来到西门,城门紧闭,有两个卫兵守在门口。见到青叶佛过来,也不吭声,只是把城门打开一道缝。

    当程大雷和他们擦肩而过时,他们又露出百里胜一样的表情,把程大雷当空气。

    今夜,长安对程大雷不设防。

    宫里已经发出消息,就连城门的两名卫兵也是从禁卫军中临时调了两名百夫长过来。

    今夜没有人放程大雷走,当他也不在天牢,至于他如何不见的,嘿,你别问我,因为我没见过他。

    在程大雷走出长安城时,两名百夫长准备将城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喂,等一下,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徐神机忽然跑出来,他虽然琢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但看上去程大雷好像已经没危险。既然程大雷已经出城,那么自己也赶紧撤吧,最近城里查得可严,明天想混出城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两位兄弟辛苦辛苦,俺们是一起的,再见,再见。”徐神机很热情,看上去很想和他们来个男人间的拥抱。

    两名百夫长看着徐神机、秦蛮、徐灵儿,一时被搞得有些懵,不知该不该放他们走,以询问的眼神看着青叶佛。

    青叶佛假装没看见,于是他们也只好假装没看见。

    “等下,等下,都是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飞天蛤蟆跃出来,大步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都是兄弟,都是兄弟,有时间一起喝酒。”阿喜。

    “这夜里还出来,你们也够辛苦的,兄弟,以后去满庭芳喝酒,直接报我的帐,管用。”阿苦有种二把手的牛x。

    “一起的,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严肃的百夫长彻底懵圈,前前后后,有数百人从黑暗中跳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都很热情,有人与他们称兄道弟,有人说以后在长安城出事了,可以提他们的名字。有人看上去很懂古董,要和他们聊一聊二人手上的玉扳指。

    “软玉不行,玩几次就毁了,射箭得用硬玉,回头去我那儿,我有一箱子。”

    他们失落在神经病的汪洋大海,无助的眼神瞧向青叶佛。

    青叶佛却忽有种自己踩到狗屎,然后看到别人也踩到狗屎的舒爽感。

    终于,人都撤光了,二人失魂落魄的将门关上,感觉脑袋晕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“大哥,您没事吧,那些狗官有没有给您用刑?”一群人围着程大雷,捏手捏肩捏头发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!”程大雷一挥手:“爷是什么人,狼行千里吃肉,狗行千里吃屎,咱爷们不管走到哪儿都是吃独份儿和独份儿。”

    青叶佛想捂脸,果然是有怎样的老大,就有怎样的手下,而有怎样的手下也会孕育出怎样的老大。

    众人走出城门十里外,方才停住脚步,周围空荡荡,只有清风明月。

    青叶佛递给程大雷一个包袱,程大雷打开看到里面是官服、印信、还有自己的匹夫剑。

    官凭上写着一句话:牛三斤,面黄无须,高七尺,封七品安边校尉,守琴川关。

    程大雷将东西收起,问:“这是要放我走,还封我一个官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放你走,但今夜贼人劫了刑部天牢,一个时辰后会有人发现,然后天下通缉。封的是牛三斤,你可以选择去,也可以选择不去。不过贫僧觉得,你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青叶佛略顿一顿,目光看向西方:“因为西北有王气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的目光也看向西方,群山叠嶂,黑幕中如同怪物模糊,他愣了半晌,道:“是呐,西北有王气。”

    琴川就在西北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这次的基本盘会如何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个弟兄陷在大牢里,我要带他一起走。”程大雷转向青叶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