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1章 生在帝王家,不得不长大
    第241章

    长安城的城门打开,鼓乐相送,戎族谈判团将离开长安,踏上回程的路。一行三百余人,每个人都满载而归,身上带着长安购买的胭脂,丝巾,香料,以及长安顶级铁匠打制的兵器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在草原可是抢手货,带着这些回到草原,他们每个都会如从藏宝洞归来的盗贼一样受欢迎。

    李乐天带着戎族一行送到城外,与呼延力依依惜别。

    “愿此去一路顺风,愿我们两族友谊如日月不移。”李乐天举起送别酒。

    “长生天的子孙铭记帝国赠予的友谊,我们珍视这份友谊甚于珍视我们的弯刀。”

    “大皇子,临别之前,我想请教一件事,关于程大雷帝国会如何处理?”金问道此刻过来。

    “程大雷是帝国的子民,他触犯了帝国律法,会由帝国的律法处置他。”李天乐。

    “原也应该。”金问道微微点头,然后叹口气:“可否请求大皇子一件事,程大雷死后,请讲他的遗体妥善安葬,为此,北蛮部愿献上我们的友谊。”

    以程大雷犯的罪,即便凌迟后尸体也要得到惩罚,乱马踏成肉泥,烈日下鞭尸,或剥皮实草。可是,北蛮部的友谊对帝国来讲也是极其珍贵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北蛮部应该很恨程大雷?”

    “对于敌人,我希望他死,但同样身为战士,他值得被尊重。如果可能,请转告他,北蛮部每一个人都会用尽一切办法杀死他,可同时,他也拥有整个北蛮部的尊敬。”

    “请放心,他的遗体会得到妥善的安置,我们也会珍视北蛮部的友谊。”

    队伍踏上回程的路,临别前,呼延力向李天乐抛下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们将会在草原等待明玉公主,她将是我们两族友谊的象征。”

    李乐天自然明白这句话的含义:没有明玉,也就没有友谊。

    在处理掉余下事后,李乐天来到皇城朝华殿。

    “出去,出去,我不吃。”

    还未走进大殿,便听到李婉儿发怒的声音,紧跟着,一盘碗碟被丢了出来,珍馐美味差点掉在李乐天靴上。

    李乐天走了进去,挥挥手让跪在地上的宫女太监先下去。再打眼瞧大殿内的景象,嚯,就连李乐天这种人物,也不得不震惊李婉儿的手笔。

    整座大殿看不到一样完整之物,水洗碧的花瓶砸得稀巴烂,锦缎撕成一条条的,碧玉簪落在地上四分五裂。这样的挥霍,等于长安城一个富户几代的积累。

    李婉儿坐在榻上鼓着腮生气。

    李乐天想找个地方坐下,发现没有可做的,于是弯腰凑到李婉儿身边。

    “婉儿,听说你绝食了,多久没吃东西了?”

    “出去,这里不欢迎你。”

    “御膳房的桂花糕。”李乐天竖起拇指,赞赏自己出色的嗅觉:“婉儿,我早就和你说过,不要吃甜的,容易胖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李婉儿红了脸,将头扭头一边:“任你把死的说成活的,我也绝不会嫁到草原。”

    “瞧瞧这嗓子,中气十足。”李乐天凑着身子靠近:“好妹妹,我是你大哥,我会害你嘛。到了那边,你可是万人之上,母仪天下,大哥以后见到你,都得行礼呢。”

    “见我,你以后还见得到我么。”

    “天高水远,不管你走到那里,都是我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说六哥在,会把我嫁到草原么?”

    李乐天脸上的笑容忽然僵固:“老六……”

    “六哥不会。”李婉儿站起来摇摇头:“他会拿起剑与戎族拼命,他死在和戎族厮杀的战场,也绝不会让我嫁到戎族。”

    “老六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,现在你明白,为什么你兢兢业业,文武双全,可在父王的儿女中,六哥就算再不争气,再多人骂他,大家骨子里还是最喜欢他。大哥,你和六哥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老六他不在,就算在,他也做不了主。”李天乐心里却想:其实大哥也做不了主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明帝出现在李乐天身后,李乐天立刻行礼。李婉儿鼻头一酸,道:“父王,大哥他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明帝挥挥手,让李乐天退下,看着哭花脸的李婉儿,脸上却没有笑意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欺负你,是我让他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父王,您真忍心把我嫁到那么远的地方,女儿舍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明帝叹口气,挥挥手好像要抓住什么,可随之哀容收起,整张脸像岩石般坚硬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已写在和谈的条约中,半个月后,你将由鱼龙卫送,出夕照关,到戎族与草原王完婚。”

    李婉儿一怔,忽地咬紧贝齿:“你这是要女儿死!”

    看着她绝望的眼神,明帝轻叹口气,手伸过来想扶她脸颊,李婉儿却扭过头,明帝什么都没摸到。

    “婉儿,生在帝王家,很多事都不得自主。你不仅是我的女儿,也是帝国的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的帝国已没有和戎族正面作战的能力,千疮百孔,需要及时修补。牺牲你一人,却能为帝国争取五年安稳,万千百姓不必流离失所。有这五年休养生息,帝国就可以恢复元气,不必再受戎族的欺辱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当是你身为帝国公主牺牲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李婉儿眼中的泪水不知何时停住,她看着父亲,发现他原来已满头华发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嫁,当父王必须答应我一件事。”李婉儿道:“放了程大雷。”

    明帝一顿,眼睛微微眯起:“假若我不答应呢?”

    李婉儿道:“女儿以死相求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对你就真的这么重要?”明帝道:“程大雷必死,他不死,难安天下人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父王的事了,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明帝看着自己女儿,像第一次见到她一般。

    这不是撒娇,卖萌,想要父王赏赐一样东西,这是谈判。当撒娇,卖萌,耍赖都不能获得时,你必须学会谈判。用一样东西交换另一样东西。虽然两样东西你都不想失去,可有时候你必须牺牲其一。

    半晌,明帝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目光竟有些微赞许。

    “婉儿,你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生在帝王家,不得不长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