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9章 不听话就揍你
    第239章

    皇宫,光华殿,依旧是李乐天主持今日的会议。

    在他右手边是以呼延力为首的戎族代表,在他左手边是以崔相为首的帝国代表。

    和谈接近尾声,许多事情都已商定下来,戎族代表团在长安城待了很久,马上就要离去。

    会议在友好欢快的气氛下进行,呼延力对长安的风土人情表达了赞赏,更是说了来生要做帝国人的美好愿望。而李乐天也表示了对草原风情的向往,希望有一日可以浏览那美好风景,接近大雪山,让自己的心灵更加纯净。

    “希望诸位一路顺风,也期盼来日还能有机会,和呼延王子举杯把盏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皇子的美意,作为长生天的子孙我将永远铭记这份友情。我们虽然脚踏不同的土地,却拥有同一片星空。”

    呼延力在长安城熏陶这么久,渐渐也学会帝国虚伪这一套。

    “尊敬的大皇子,请问帝国是否有一位明玉公主,我希望她能嫁到草原,成为我们两族友谊的象征。”

    一抹震惊从李乐天眼底闪过,随即李乐天笑笑。

    “明玉公主从小养尊处优,野蛮泼辣,把她嫁到草原,怕不仅对两族友谊无益,反而会破坏我们的友谊。”

    其他官员也笑笑,表示大家都知道明玉公主的为人。

    “真正的勇士都喜欢暴躁的骏马,而不是乖巧的绵羊。如明玉公主这样的女子,更适合生活在草原。”

    李乐天沉默。

    “怕是呼延王子不知道,明玉公主已有婚约,择日就要成婚。以有婚约的女子嫁给草原王,我怕是对草原王的不尊。”崔相抚须笑道。

    李乐天感激的看了他一眼,此时幸亏他应变及时。

    “哎,我们草原人不在意这个,美丽的女子天下男人都喜欢,可只有最强壮的男人才配拥有她。”

    你不在意我在意,那是我亲妹妹,我能让她嫁给一个三百斤的肥猪!

    李乐天已经不笑了,慢慢道:“明玉是父王最宠爱的女儿,将她嫁到万里之外的草原,怕父王难忍思念之情,这一点,还请呼延王子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把帝国最尊宠的公主嫁到草原,岂不正证明两族的友谊,难道帝国要将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嫁到草原?”

    呼延力仍旧笑着,但当他目光和李乐天碰撞时,却读出那笑意里的杀机。

    不给就揍你。

    弱国无外交,这不是一句空话。自然可以用虚伪的友谊,卑微的智慧,乔装的胜利织成一袭华美的袍子,可掀开这袍子,底下仍然是瘦骨嶙峋,男人看了倒胃口,自己看了想自杀的躯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御书房。

    明帝将手中的砚台丢出去,李乐天跪在他面前,任砚台砸破额头,却不动分毫。

    “他们想要婉儿,他们想要婉儿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谈的,你怎么和他们谈的!你这个废物,什么事都办不好么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无能,没能办好这件事。”李乐天跪倒。

    “告诉他们想也不要想,痴人做梦!”明帝重重拍着书案。

    太监宫女噤若寒蝉,纷纷在明帝面前跪倒,身体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,那帮蛮夷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愿意让出占据的三座城池,作为草原迎娶婉儿的礼物,如果我们不答应,他们就只好……自己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们来!”明帝咆哮,脸上青筋暴起:“身为一国之君,朕连自己女儿都保不住么。”

    李乐天无言,抬起头视线看着明帝。

    须发皆张,怒目圆睁,此刻他不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君主,只是一个要保护自己女儿的父亲。

    愤怒能持续多长时间,一个时辰,一炷香……李乐天沉默的眼神告诉明帝一件事:帝国打不起这一仗。

    他颓然坐倒,像一条被抽走所有力气的巨龙,皱纹堆积在一起,恍然又老了几岁。

    南方豪族阳奉阴违,北方诸侯养兵买马,长安朝堂之上文官武将斗得不死不休,将明帝视作泥塑雕像。今日的帝国……的确打不起这一仗。

    高高在上的一国之主,连自己女儿都守不住么?

    守不住。

    正如戎族铁蹄下的平民,只能看着自己妻女生生受辱一样。

    那一刻,明帝脑海里又想起程大雷大手一挥,丢出的三个字。

    没救啦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青叶佛不在牢房外,程大雷有些无聊,他打了个盹儿,醒来后感觉天牢的气氛似乎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牢房明显被打扫过,空气中浮着的异味不见了。在程大雷没琢磨明白是怎么回事时,有人进入他的牢房,加固了程大雷身上的镣铐,将他身上的木枷用铁链绑在地上,本来程大雷还能活动,现在只有两条手能活动。

    离去时,没有锁上牢房门,又有人搬过来桌子,烧熊掌,炭烧鱼,打开坛子便香飘四溢的美酒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走了,天牢内只有程大雷一人和一座酒席。

    这是干嘛,难道行刑的日子提前了,还是说明帝法外开恩,觉得凌迟太残忍,要给自己一个痛快,让自己舒舒服服的去死。

    外面月光透窗进来,一轮上弦月挂在天空。

    “月牙尖又尖,柳叶挂满天,原来我这个人,没人疼也没人怜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抽抽鼻子,感觉有些心酸,他想喝酒,却发现被木枷手碰不到桌上的酒杯。

    正这时候,一个老者的身影出现在牢房外,将程大雷面前的酒杯斟满。

    程大雷抬头,看到老者矗立自己面前,他有些驼背了,可驼背的巨龙,也是巨龙。

    如渊的双目看着程大雷,没有人能揣测他心中的想法。

    老者没有说话,他在等程大雷说话,以他的身份,从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一件事:永远不要让人知道你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他常常以这种眼神看着周围的人,如冷眼旁观的观众,看他们处心积虑,看他们长袖善舞,看他们弄尽伎俩,但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想法,或者,没有想法。

    可程大雷第一句话就彻底击中了他,令他有种无从应对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血统里是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么,对cosplay有什么特殊癖好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