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8章 帝王之家,从无朋友
    第238章

    距离七月十四已经不远,古语说这一天盂兰盆会,鬼门开启,逝去的亡者会重新来到人间。适合放河灯,悼念逝去的亡人,追忆旧情人,也适合诛杀极恶凶徒。

    程大雷被关进天牢后,没有审,也没有问,每日三餐具备,要酒有酒,要肉有肉,还有青叶佛这德高望重,字字珠玑的罗汉僧帮程大雷做精神安慰。

    待遇是相当不错的,原因是,不需要审,也不需要问。杀之一字,是早已确定的。关键是怎么杀,最后大家一商量,如程大雷这样的魔头,砍头之类的太仁慈了,干脆凌迟吧,三百六十五刀,在天下人面前活剐了他,也让天下人看看,和帝国做对是一个怎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皇城,御书房内。

    明帝整理着下面呈上来的奏折,这是一份江南地区的情报,江南今年的皇粮只收上来一半,据说因为连绵大雨,犯了涝灾,可据明帝得到的情报,江南今年风调雨顺,并无灾情。

    在他脚下跪着一个长发女子,长发垂落,如同黑瀑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明帝桌上的茶已经换了三次,那女子仍旧跪着,不吭不响。

    良久,明帝将奏折合上,目光才肯落在女子身上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父王,请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知道你的来意,所以你也不要说。你不仅是朕的女儿,也是帝国的公主,给自己留点体面。”

    因为知道说了无用,便不要说了么。李婉儿知道自己是帝国公主,所以不管她再胡闹,也在有限的范围内,对于朝堂之事,从不妄发一言。

    可这次的事情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父王,程大雷罪不该死。”

    明帝继续翻看奏折,他既然已不让李婉儿说了,那么不管李婉儿说什么,他都不会听见。

    “您也说程大雷乃是帝国出类拔萃,不拘一格的人才,他活着,远比他死了有价值。”

    奏折是一份西北军求粮的,那里马匪横行,西北军需要一笔粮草剿匪。

    “程大雷于国有功,杀死功臣,却让奸臣横行,怕是会让天下人寒心,长此以往,恐李氏将失去天下。”

    明帝忽然睁开双目,那眼中的威压如同实质。

    李婉儿知道自己触怒了明帝,可相比毫无反应她更愿意明帝暴怒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一定要救他,他是那个你愿意给他生儿育女的男人?”

    明帝似乎没有因刚才的话生气,反而提了一件不太适合此刻提起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婉儿沉默,借着摇摇头:“女儿觉得,他可以算作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帝皇之家,没有朋友。”

    明帝合上了奏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城,这几日可以说鸡犬不宁,但也可以说万籁俱寂。

    自从那一日事情过后,城防军便开始大肆搜捕,城内的贩夫走卒,江湖术士都遭到缉拿,一时间城内风声鹤唳,大牢内人满为患。当然,这时程大雷的人已经撤出去,而其他大盗却没有这样的好运,他们罩着的人七七八八都落入大牢中。

    满福楼,在长安城以烧鹅闻名,已传了好几代,大家都说,你若没有吃过满福楼的烧鹅,你就不算来过长安。

    福满楼的东家周老板来到后院,指挥着伙计劈柴烧水,他一个人走进了地窖。

    地窖存储着很多食材,空气中漂浮着一种食物腐烂的味道。他搬开几个堆在墙角的酒坛,之后地上又出现一个向下的梯子。

    因为三十年前戎族来过长安,在长安城烧杀抢掠,经过那次事情的人,都会在家里修一个藏身之地,以避免戎族再杀进长安。

    这个地窖内的地窖是福满楼上一任东家修的,三十年来没有用过,此时却发挥了作用。

    里面像一个老鼠洞,聚着七八个人:阿苦,阿喜,徐神机,徐灵儿,秦蛮,林冲,飞天蛤蟆……

    “周老板,今次的事情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放心,大哥对我有恩,现在他落难,我怎么能不管,我们长安的人都是讲义气的。”周老板慷慨激昂,心里想的却是:当然,如果不是你们把我女儿带走藏起来,我也没有这么讲义气。

    “现在外面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我听来酒楼吃饭的人说,朝廷已经颁下旨意,七月十四,要在朱雀大街将大哥凌迟处死。”

    七月十四,留给诸人的时间没有几天,阿苦挥挥手让老板离开,地窖内响起轻轻的叹息声。

    如何办……

    “诸位可有什么高见?”阿苦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只有劫法场一条路。”徐神机道:“叫上兄弟,咱们劫了大当家,反出长安城。”

    阿苦有些发愣:长安城有城防军十五万,皇城有禁卫军三万,凭几百江湖人就想反了长安城,这是没睡醒吧。

    常听程大雷说,徐军师如何神机妙算,如何足智多谋,作为同行,阿苦还是很崇拜他的,只是,今天听来,事情好像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劫法场怕是不行。”林冲道。

    阿苦心里点点头,林冲不愧是曾经长安城有名的高手,还是看得懂其中利害的。

    “得劫天牢啊!”林冲。

    呃……看来自己还是误会了什么。也许,自己排除掉他二人的建议,就能更靠近正确答案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阿苦已隐隐约约摸索到徐神机的用法。

    “依秦蛮看,不管是劫法场还是劫天牢,都太过冒险,到时候未必能救出大当家,反而会损掉很多弟兄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阿苦看着这位相识不久的汉子,他有一丝欣慰,在这场考试中,自己还有可以互相抄袭的人。

    “干脆杀进皇宫,把明帝劫了,用他换大当家。”

    好吧,又排除掉一个错误选项,自己距离正确答案又近了一步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还有些小兴奋呢。

    阿苦看向与自己相熟的阿喜,满脸期待。来吧,说出你的答案,不用羞涩,用你最大的声音,再告诉我一个错误答案。

    可是,这道题下不止四个选项,并不是排除掉三个后,就可以得到正确答案。

    更或者,这道题的所有选项下,根本没有正确答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