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7章 佛与山贼
    第237章

    程大雷看到其他牢房的犯人被押出来,他们将被关到其他地方。有人走进他的牢房,以弩弓指着他,然后给他身上套上手镣,脚铐,脖子套了一副木枷,程大雷感觉重量至少有数百斤,他坐着还行,可一旦站起来,就要承受数百斤的重量。

    良久,一个白袍僧人来到牢房前,点了一盏油灯搁在面前,冲程大雷笑笑,盘腿坐下双手合十。

    程大雷无语,愣了好久,才道:“有必要如此么?”

    整座牢房被清空,身上是超过五百斤的枷锁,以及这个一招击落自己的老僧。

    这特么飞天蛤蟆想救自己出去,除非他会土行术。

    老僧合十笑笑:“只因施主太过了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嘿,因为我太过了不得,所以就要你这了不得的和尚看着我,你是夸我还是夸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老僧无语。

    “和尚你是什么来历,少林寺的?”

    “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,既然咱们都睡不着,索性就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吧,你知道什么东西是男人有而女人没有的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论程大雷说什么,这和尚都不为所动,合十入定。

    “嘿,其实咱俩是同行,我的名号你可能不知道,某乃程大雷,曾拜南极仙翁为师,我大哥太白金星,我师弟天蓬元帅,我会五雷法,有千里眼顺风耳,能呼风唤雨。”

    老僧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程大雷咬咬牙,忽然道:“呔,孟知了,见到真佛还不行礼么?”

    老僧终于睁开眼睛,眼底闪过一丝诧异。他避世多年,江湖上知道他名号的人已经极少,而这人唤的还是自己出家前的俗名,除了自己死去的父母,这世上已无人知道。

    程大雷冷笑一声,看也不看他,缓缓道:“孟知了,五十二岁,法号青叶,通大慈大悲掌,有金刚不坏功。”

    青叶佛孟知了看着程大雷,顿了很久,还是忍不住好奇心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嘿,想知道了,想知道了。”程大雷道:“我和你说了我师父是南极仙翁,什么事不知道。大家随便聊聊呗,你再不说话,我把你小时候偷看女人洗澡的事情说出来,多影响你的人设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聊什么?”青叶佛感觉自己遇到了平生最棘手的敌人,因为你根本摸不着他的套路啊。

    “随便聊聊呗,聊什么都行,比如咱们先从初恋聊起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贫僧当真有件事不太清楚,想要向施主请教。”

    “请讲?”程大雷知道老僧要问什么,定是自己为何一定要杀杨龙停,再给自己讲讲冤冤相报,苦海回头之类的道理。大师么,就是爱谈些人生哲学之类的。

    “究竟什么东西是男人有,而女人没有?刚才不是贫僧不想与施主说话,是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有些失态,还请施主勿怪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程大雷此时此刻,只有一句麻麻批要讲,但是我低调,我不说。

    “胡子,是胡子啊。”程大雷。

    “喔,原来是胡子啊。”青叶佛颔首微笑:“贫僧还以为,还以为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以为是什么?”程大雷眯起眼睛,呦呦,原来你是这种人喔。

    “贫僧还以为是喉结呢,现在想来却是不对的。”青叶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程大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佛说众生皆苦,便是从我执开始,一心所起,万念皆生,有时候你紧握着,却什么都得不到,有时候你放下却可以拥有更多。施主为何不试试?”

    “嘿,上次你已经从我这里骗走一个包子,今天的烧饼我是绝对不会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是一个老僧临死之前,弟子问他有什么遗愿,老僧说一生未和女人睡过觉,没见过女人身体。弟子为满足他的愿望,请了一个妓女上山,一夜过后,弟子问老僧什么感觉,老僧长叹一声:原来和尼姑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整座刑部天牢,只有程大雷和青叶佛二人,青叶佛负责看守程大雷,一天十二个时辰杵在程大雷对面。

    这是很无聊的,于是程大雷满嘴胡说,和青叶佛扯淡。青叶佛大概是觉得程大雷偶尔扯的淡还是蛮淡的,于是便与他大谈佛法,想要为佛祖再拉拢一个小弟。

    程大雷闲的蛋疼,现在至少能有个和尚聊天解闷,于是两个人就开始了互相污染的过程。

    “大师,为何坏人成佛,放下屠刀就可以,而好人成佛却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?”

    “佛没有这么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还蛮耿直的。”

    “却说有个节妇,少时守寡,从不与男人说话,朝廷给他发下贞节牌坊,光宗耀祖,十里八乡传为美谈。可在她死后,大家却在她枕头下发现一样东西,大师猜是什么?”

    青叶佛微微皱眉,略想了片刻:“老僧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么,想知道么?”程大雷一副我已经看穿你了喔的表情:“佛家不打诳语哦。”

    青叶佛在长安名声不响,在江湖上也没有什么名气,因为他的名气只在一些达官贵人之间,多少王公大臣,封疆大吏,都要向他请教智慧,在这些人之间,青叶佛有罗汉转世之称。

    字字珠玑,玉言金口。

    可是,在面对程大雷时,青叶佛感觉自己的信仰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。关键是程大雷虽然满口胡言,但有时候说得某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比如青叶佛某一日实在受不了程大雷,便道:“施主,你满口诋佛毁神,不怕死后入无间地狱,受那刀山火海之苦么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佛……应该不会这么没肚量。”

    咦,说的好像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比如今日,青叶佛扪心自问,他心里还是想知道那节妇枕头下压着什么。佛家弟子嘛,总要去了解世间万物,不去了解众生,如何普渡众生。

    “请施主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交换。”程大雷眯起眼笑笑:“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青叶佛双目微微睁开,眼中神光凝固。

    “你快要死了,七月十四,凌迟处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