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6章 还有和尚
    第236章

    “是呐,一个为人所不齿的戏子而已,哭也罢笑也罢,无非是大人们的玩物。”楚青衣的声音越来越虚弱:“因为得到太少的缘故,别人给一点一滴也得记着,哪怕是用命来偿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死得不值?”

    “戏子的生命是活在台上的,有人一声都遇不上一出好戏,一旦遇上便要将自己一生心血耗尽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一剑,是此生最完美的一个亮相,虽然只有一剑。”

    楚青衣的声音越来越低,到最后竟浅浅唱起来。

    “惜起残红泪满衣,劝君莫作有情痴,天地无处着相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花若再开非故树,云能暂驻亦哀丝……”

    他终究不能再唱下去,没有完成最后一曲,头靠在程大雷肩头,就此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程大雷无奈的摇摇头,将他从肩上斜下去,此时程大雷距离城墙缺口大概三十步,想走却也能走得脱。

    “我替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合上他的双目,握剑逆行,烟花乱绽,铛铛声不停响起,打落一地兵器。

    前方是扑过来的周声声,周声声是用棍的高手,但不代表他不懂得用枪,只是用枪没有用棍顺手而已。

    一枪袭来,却是用棍的打法,点,砸,削,程大雷潇洒避过,欺近周声声的身体。

    有禁卫军扑来,程大雷一记直刺刺穿他的手掌,将他手中的钢刀打下来。

    再刺,便是攻向周声声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直来直往,一剑穿喉。

    血从周声声喉咙渗出,他睁大眼睛,身体扑通一声倒地,临死前口中冒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何必……抱歉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杀你晚了吧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摇摇头,目视周围,只见烟雾渐渐散去,徐神机大概已经带人走脱,连林冲都不见了,演武场内层层精兵,将程大雷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程大雷,你已是死路一条,莫再做顽兽之争。”李乐天高声道。

    程大雷看看周围,忽然嘴角浮现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诸位可听说过一种踏风而行的功法?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加紧提防。

    “且看我身无彩凤双飞翼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身体凌空而起,真如同肋生双翅般踏风而行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,你飞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忽然一个人影从城墙上跃在程大雷头顶,一掌向程大雷拍来。

    程大雷举拳硬接其一掌,被拍了下来。见一个白袍僧人落在自己十步外,长袖飘飘,

    这招从天而降的掌法,莫非是……如来神掌?

    特么,还真飞不起来呐。

    程大雷目视周围,看四面八方无数手持强弩的兵丁瞄准了自己。

    程大雷义无反顾的出手,不仅出手,两只手一起出,高举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投降。”

    咦!

    李乐天明显怔了怔,怎么投降得这么痛快,我已经要下令放箭了好不好。

    他明显被噎了一口气,最后无奈的挥挥手:“抓了,打下天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咱刑部天牢,不知关过多少人,我不问你在外面有多少钱,也不管你当过多大官,只要到了这里,是龙你得给我盘着,是虎你得给我窝着,一切都得听我燕三,我燕三让你活,你就能活,我燕三不让你活,你就活不了。”

    秃头燕三大摇大摆走在天牢中,身后跟着一个刚送进来的犯人。

    “犯了什么事啊?”燕三斜睨对方一眼。

    “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,最看不起你们这些杀人犯,杀了几个人呐?”

    “有……”犯人顿了顿:“总有那么几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没本事的才杀人呢,长安城的大人物都用不着杀人,怎么把你这种小人物关进天牢了。”燕三来到一个牢房前,道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牢房十分狭窄,三面墙壁,一面铁栅栏,只有一扇小窗透气。

    “进去是进去了,想出来可就不容易喽。”

    燕三把门锁了,回头看到一个着锦衣的男人立在自己面前,面白无须,穿着丝绸质地的衣服,他没有穿官服,刚才在押送囚犯的队伍里,竟没有注意到他。

    看他这个样子……很像是从宫里来的。

    锦衣男人拿出一面令牌,只是扫了一眼,燕三得腰立刻弯下去:“您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莫要对他用刑,一日三餐不要亏待,他想吃什么就让他吃什么,只要不是出去,其他要求尽量满足。”

    呃……燕三腹诽:这他妈是坐牢还是住店呐。

    “大人,他不就是一个犯人么?”

    “不该你问的不要问。”锦衣男冷喝一声,面向那犯人时弯了弯腰:“爷,我先走了,您有什么需要,尽管吩咐牢头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无所谓的摆摆手。

    锦衣男走后,燕三回头打量这个犯人,左看右看,上看下看,也没看出有什么稀奇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感觉我很平平无奇?”程大雷问。

    “嗯呐,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去,给爷打盆洗脚水,让爷先解解乏。”

    夜来,程大雷靠在稻草铺成的床上,百无聊赖的发呆。

    咕咕,咕咕

    窗外突然响起布谷鸟的叫声,程大雷顿时一精神,用手指敲了敲墙壁。

    不多时,一个脑袋杵在小窗外,是飞天蛤蟆白元飞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暂时没事。”程大雷问:“外面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官府在大肆搜捕,不过听您的吩咐,大家都已悄悄撤出城,现在在葫芦山落脚,如今城里只留了几个弟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有伤亡的弟兄,多给他们家人留些银子,咱们能做的就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放心,咱们伤亡并不大,有十几个兄弟受了伤,咱们大部分都被大哥救过命,没有大哥我们早就死了。这次大哥陷进天牢,兄弟们肯定会救大哥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弟兄也被抓了进来,他叫林少羽,你查查他被关在哪里,也要救他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外面的弟兄正在想办法,不过天牢防卫很严,即便我进来也险些被……”飞天蛤蟆一怔:“大哥,有人来了,我先撤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飞天蛤蟆不声不响消失,感觉像一只夜里行走的蝙蝠。

    几乎他刚走不久,程大雷就听到了脚步声,程大雷不由感慨:这飞天蛤蟆的耳力真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