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5章 一个戏子
    第235章

    留给程大雷放松的机会并不多,周围布满禁卫军,其中并不缺乏高手。此刻他们挥舞着兵器,高声咆哮着。

    “杀呀!”

    程大雷要走,因为他已经没有留在此地的意义。

    可没人想让他走。

    更多的人围过来,尤其是周声声为首的相府高手,此刻死缠着程大雷不放。

    时天寒也想去捉程大雷,不用说,今天谁若能抓住程大雷,必然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可林冲不放他走,林冲像个锅盖,时天寒是锅中的水,不管水滚得再厉害,也冒不过锅盖。

    时天寒冒不过林冲,在林冲的枪下,他不能说完全没有胜算,可却有种拼尽全力都无能为力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十年前我胜不过你,十年后你却变得更强。”时天寒咆哮着,向林冲连刺数枪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输了我就死了。”林冲轻描淡写躲开:“所以我不能输。”

    因为不能输,就不会输么?世间可有如此简单的道理。时天寒歇斯底里发出一枪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的也不想输啊。”

    依旧没有击中,却消耗了太多体力,现在胜利女神的吻离他越来越远了。

    程大雷的情况愈发堪忧,以周声声为首的相府四大高手缠住了他,身周围着更多的禁卫军,如果不是顾及周声声四人,他们一拥而上的话,程大雷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程大雷且战且退,但依旧摆脱不了周声声的追击,再打下去,已经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突然耳边传来剧烈的爆炸声,地面陷落,那种感觉就像是有道地龙在土里拱来拱去。

    围着程大雷的禁卫军陷落在坑里,城墙底部被炸出一个大洞,一堆人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,我们来救你了。”

    阿苦手持一杆铁棍,一马当先走在最前方。

    长安是有下水道的,皇城的雨水要顺着下水道流出去。程大雷手下并不缺少盗墓贼之类的江湖人,而火药,在长安虽然很稀罕,但并不是买不到。假若你有足够的钱,在军中还有些关系,那就更容易了。

    恰好,程大雷既有钱,也有关系。

    程大雷可以为了一些事情冒险,但帝国没一样东西值得他去送死,杨龙停也不行。所以,他也不会傻到,单枪匹马来刺杀杨龙停,不然,他岂不是和林少羽成了一类人。

    阿苦,秦蛮带着一群江湖客冲了进来,他们也不厮杀,而是从身上丢出一个个皮球状的物事,里面冒着白烟,弥漫开来,呛的人咳嗽不止。

    这是用猪尿泡填了硫磺,白磷,胡椒粉等等之物。

    这算是最初始的烟雾弹么。

    “走啦,走啦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大呼小叫,声音是想让林冲知道,趁着这机会赶紧撤,毕竟,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。

    禁卫军是第一次遭遇这种事,刺鼻的气味倒是还能忍受,关键是眼睛看不见东西,他们不知道敌人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,就是这样!”

    金问道腾地一下站起,紧紧握着拳头,似乎又回忆起什么。

    程大雷想走,可是有人不像他走,这个人是周声声。

    他紧随着程大雷,早已将囚龙棍换了一柄制事长枪,带着相府几大高手死缠着程大雷不放,不肯落下程大雷一步。

    程大雷暗暗心焦,这个人是属狗的么,眼前的乱象持续不了太长时间,一旦被这些禁卫军清醒过来,肯定是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好在此刻徐神机带着这些人炸塌城墙后,便立刻带着人撤退,真和禁卫军冲杀起来,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程大雷是向城墙缺口冲去,奈何周声声紧追不放,而对方实力并不弱于自己,一旦程大雷有了退意,就更加敌不过对方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忽地,一道剑音响起,不知不觉间,程大雷已退到场地中央的舞台上,在他和周声声激战时,有个人从地上站起,用手中剑挡了周声声一招。

    是楚青衣。

    程大雷愣了愣,这一幕绝对出乎他的预料。

    “快走。”楚青衣且舞且道。

    他既然会剑舞,自然会舞剑,剑随身转,与周围兵器碰撞,发出铛铛的声响,如同动人的乐声。

    “你抽什么疯!”程大雷几乎是大喊。

    程大雷已看过楚青衣的信息,他是一个绝世高手,程大雷遇到的第一个绝世高手。

    但他这绝世高手职业是戏子,你特么要是个绝世砍柴的我都敬你是条汉子,但你只是一个戏子呐。你这个时候站出来拦住周声声,几乎等同于一个杂技演员挑战……吴京?而且这杂技演员还特么是女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你不抱头在角落里钻着,偏要站出来做什么。你想以一当百,为我争取时间,可英雄是那么好当的么。

    周声声看着楚青衣,微微皱眉,随之一枪捅进他的身体,紧跟着一脚将他踹飞。

    他真正的舞蹈究竟进行了多久,一息,一瞬,一刹那……但那一瞬的艳绝,怕见过的永远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程大雷距离楚青衣大约十步,他见到楚青衣出现就回过头来,见到楚青衣舞剑就回身冲来……可依旧来不及。程大雷只来得及接住他在空中跌落的躯体。

    他的脸变的更白,可又浮现一种诡异的血色,两只眼睛变得更加雪亮,宛若星辰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程大雷牙关扣紧。

    他已看得出来,表演结束后,楚青衣一直倒在舞台上,之后大家便没再注意他,直到程大雷经过时,他才发出了一剑,微乎其微的一剑,但也的确为程大雷争取了些许时间。

    “我的命是你救的,此时也还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程大雷一咬牙,将楚青衣背在身上:“我带你走。”

    楚青衣头歪在程大雷肩上,血从他嘴里流出,浸湿程大雷肩膀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我的命已经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傻不傻。”程大雷一边用剑驱散周围的兵丁,一边向城墙缺口逃去。

    “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,青衣虽然在台上是个女子,可毕竟是个男儿,也有血性,也知恩义二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男子,你只是一个戏子。”程大雷忍不住骂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