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4章 书生遇见兵
    第234章

    杨龙停选择拔刀,因为这一刻他已经无路可退。程大雷毕竟小看了这员沙场老将,三十年前,他便已靠着一柄刀扬名长安。

    那一年,杨龙停在长安与崔大小姐成亲,崔大小姐的名字,程大雷自然不会听说过。可在当时,不知多少风流才子,王族少年愿意成为她裙下之臣。但崔大小姐最后却出人意料的嫁给一个出身并不好的杨龙停。

    成亲那日,诸多弟子齐聚,为的就是给杨龙停点颜色看看,大概想表露的意思就是:这里是长安,这里是天子脚下,你这个外地人是龙给我盘着,是虎给我卧着。

    最后肯定是打了起来,杨龙停靠一柄军中制式铁刀会战长安少年。他败一人,饮酒一碗,连战十八人,饮酒十八碗。

    酩酊大醉三日,败尽长安少年。

    通过那一战,长安接纳了这个外地人,大家以与他结交为荣,到后来杨龙停平步青云,直到成为幽州的实际统治者。

    当然,如今不是三十年前,杨龙停已经老了。

    可步步紧逼的程大雷,逼出了他求生的潜力,这柄刀并不弱于三十年前那柄。

    锵,锵,锵!

    连续清脆的兵器撞击声,程大雷刺出一剑,被杨龙停挡住,再刺出一剑,又被挡住,再刺出,再被挡住……

    攻,攻得电光火石,守,守得风雨不透。

    程大雷从未见过,有人可将一柄刀使得如此神乎其技,他连刺七剑,剑剑被杨龙停挡住。

    杨龙停全身都罩着软胄,程大雷能攻击的不过是他的头部,如今杨龙停并没有露出任何破绽。

    可他毕竟已经老了,曾经扬名长安的少年,也无可奈何在幽州那样的酷寒之地老去,年与时驰,意与日去,少年变成老贼。

    他快要挡不住了。

    可是,杨龙停并不用等太久,只要等到相府的人来解围,程大雷今日必死无疑,自己只要把时间拖下去就可以。

    程大雷也明白这一点,所以他的攻击越发凌厉,他在争时间。

    一个在争时间,一个在拖时间,二人都是争分夺秒。

    “呔,贼人休狂!”

    一柄枪,一条棍攻向程大雷,枪来自将军府一名布甲军人,棍来自于相府一位长袍书生。

    二人一出手,程大雷便感觉到巨大的压力,二人任何一人的实力都不弱于程大雷。

    “这下贼人绝对逃不掉。”有人欢呼道:“将军府和相府的两大高手同时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那将军府的铁面神时天寒和相府的哑巴书生周声声吧。”

    “嘿,不是他们还能是谁,两大高手同时对敌,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铁面神时天寒,擅长铁枪,十万城防军教头。

    哑巴书生周声声,他并不是一个哑巴,之所以被人称作哑巴书生,是因为此人惜字如金,每言必中。

    而同时他也是一名了不得的用棍高手。

    枪快,棍疾,程大雷必须退,杨龙停被隔开。

    程大雷选择往后退,他的身法很快,禁卫军以他为中心调动。

    “莫要放箭,生擒此人。”看台上的李乐天下令,明帝离开后,他已经成为发号施令的人。

    程大雷面临的压力很大,只能一退再退,围上他的高手更多,可给程大雷带来压力的,还要数周声声与时天寒。

    程大雷很危险。

    从一群士子中闯出一人,他撞倒兵器架,拣了一柄铁枪冲过来,替程大雷接过时天寒。

    是林冲,他是和林少羽一起来告御状,当林少羽被抓走时,他没有出手,因为二人今日都存了死志。

    他一枪将时天寒的枪挑开,二人相对而立,互相都认识。

    “林教头……”时天寒顿了顿:“十年前我败你一招,今日我们再分个高低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你依旧败。”

    林冲没有废话,提着枪冲了过去,时天寒手腕一抖,一条铁枪王若化作青蛇,向林冲叼去。

    “嘿,还差得远呢。”

    林冲身体一转,借着旋转的力量,狠狠抽向时天寒。

    程大雷现在的情况依旧不太乐观,关键是这周声声也是个猛人,一条金箍囚龙棒如同附骨之蛆,死缠着程大雷不放。

    而程大雷看到,杨龙停正在禁卫军的护送下逃离。

    周声声一棍打在程大雷背心,程大雷身子一跌,就势在地上一滚。

    周声声步步紧逼,手中的棍砸向程大雷的小腿,以他的力量,能够一棍将程大雷腿骨敲碎。

    程大雷此刻已接近兵器架,兵器架刚才被林冲撞倒,此刻各种兵器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程大雷抓起一柄宣花斧,往后一甩,将周声声逼退。借着这个机会,程大雷已经站起身,挥斧砸向周声声,另一边还剑入鞘,整个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程大雷本身就是用斧头的,至于剑,不过是附加技能。

    周声声下意识用囚龙棍架程大雷的兵器,可他忘了程大雷此刻用的不是剑,而是斧头。

    囚龙棍直接被程大雷砍成两段,周声声惊出一身冷汗,下意识往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程大雷已经走过,或者说飞过,他纵身而起,脚尖点着禁卫军的脑袋向前,再往前行便是杨龙停。

    此刻他在禁卫军的护送下,向演武场的小门逃去。

    “劈脑袋啦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从天而降,杨龙停猛地回头,挥手砍出一刀。

    好刀法!

    依旧防得密不透风,滴水不漏,将全身要害罩在刀光之下,便是整个长安最好的剑客在此,也未必攻得破他的刀围,即便攻得破刀围,也未必能刺破他身上的软胄。

    可程大雷没有用剑,他用的是斧头,宣花大斧。

    大斧从天而降,破开杨龙停的刀围,破开软胄,破开肌肤,破开骨骼和腑脏……

    一斧两段,杨龙停的身体像一堆烂肉般倒下,肚子里的血水淌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乐天猛地站起,竟真的被此人杀死了杨龙停。

    “抓住他,一定要抓住他。”李乐天大吼。

    在皇城内,可以说当着整个帝国的面,帝国战神竟被人杀了。

    帝国今天丢脸够大了。

    程大雷长出一口气,扛在肩上整整一年的压力,在今日才完全卸去。

    神清气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