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31章 绝世戏子
    第231章

    乐声越来越低,直到万籁寂静,而舞台上两方的战斗已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青衫人以极小的兵力赶退黑衣人,观众呼吸顿住,因为亲眼目睹他们战斗的惨烈,此时都替他们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而另一方的战斗则没有这么幸运,那老将终没有等到支援,无奈被击破,狼狈逃走。

    突然,锣鼓喧天,所有的声音都急躁起来,相比刚才安静中的激战,此刻的声音简直是噪音。

    舞台上的场景又是一换。

    那死守的老将被押在台上,等待砍头,一群人围着他吐口水。

    而那逃跑的武将则是披红挂彩,高昂头颅,迎接平民的欢呼。

    而在他身后,楚青衣换了一身青衣,被全副盔甲的士兵追杀。

    观众都明白了,楚青衣此刻扮演的正式那抗击魔族的青衫人,可为什么要杀他呐。

    良久,场上的人一一退去,只余下楚青衣一人,那喧嚣的锣鼓在此刻也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楚青衣又恢复那无悲无喜的表情,开口缓缓唱道:

    “黑狗在天上追逐苍鹰

    鲸鱼游上陆地追上野马

    英勇的将军被砍下头颅

    逃跑的懦夫成为了战神

    这些故事都发生在另一世界

    劝观戏诸位莫要多想”

    唱罢,余音未绝,楚青衣忽然提起剑做一个割喉的姿势,身体像是失去所有力气般缓缓倒地。

    还劝诸位莫要多想……你当我们是傻瓜么,你后面干嘛要提『战神』两个字,杨龙停就在一边坐着,你这根本就是当着面骂街。

    大家都不傻,难道看不出来,戏中的老将暗指林问天,那『战神』就是今日在场的战神。

    不过,或许也真有看不明白的,呼延力等戎族起立鼓掌,对艺术工作者表达了崇高的敬意。

    “好,演得太好了,好!”

    呼延力卖力鼓掌,虽然和帝国常见的唱腔不同,当情节更紧凑,结尾的戏剧张力磅礴,最重要的是,唱词浅白易懂,我们都能听懂嘛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鄙夷的眼光看着他们,心里都想:一群没文化的傻瓜。

    忽然一惊,冷汗几乎湿透每个人的脖子,如果戏不是戏,那么自己这帮人在戏中又是怎样角色呢,是那冲老将坟墓吐口水的,也是围着战神跪舔的。

    那么,究竟谁才是傻瓜,或许这群憨憨的戎族才是场上唯一清醒的人。

    关键是,这场戏是真的么?

    看台上的文官武将都表情木然,如同没有领会,真正影响到的是这些士子,而今日过后,这些消息还会传出去,一传十,十传百,在更多人心底砸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众人都看向高高在上的明帝,此时他的表态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明帝合掌,轻轻拍了两下,口中道: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文官武将不知这危机是过去没有,关键是明帝究竟如何看待这件事,帝王心术,还真是高深莫测呐。

    “宣旨吧。”明帝挥挥手。

    这件事好像没有造成太大影响,刘阿吉手捧圣旨出列,高声道:“宣圣谕,幽州王杨龙停封……宣,校尉牛三斤封……”

    终究一切回到正轨,一切事情好像没有发生过,对于程大雷和杨龙停的封赏也下来了。

    杨龙停封战神二字,他已经是王爵,封无可封,于是给他一个荣誉称号,这算是给杨龙停的帝国战神称号盖戳了。另外幽州十年不用纳税,另奖兵器土地若干,他的手下也有封赏。

    给程大雷封四品制兵中郎将,号抚忠将军,守西北歇马关。从九品校尉到四品将军,程大雷算一步登天了,不过和他救驾的功劳相比,却也不算什么,而西北那地方,实在凶险得很。

    “臣惭愧,不敢接受如此封赏。”

    杨龙停突然起身,向明帝跪倒。

    明帝皱眉:“你与帝国有功,不必推辞,这都是你该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臣不是推辞,是觉得实在不配得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这么说,起来说话,不必跪着。”明帝摆摆手。

    杨龙停这才起身,道:“臣斗胆,心中有话不吐不快,请陛下恕臣无礼。”

    “有话直说,今日本来就是要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明帝目光环视一圈,见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,他开口,依旧是底气十足,声震四方。

    “既然陛下开恩,我就放开胆子,说一些从前想说却不敢说的话。陛下的赏赐多么,多,但也不多,幽州缺人缺粮,陛下不给,我还得向陛下伸手要,我也不是给自己要,是给幽州的百姓要,幽州百姓过得很苦。”

    如果从一个诸侯的角度说,杨龙停这话其实已经有些坏规矩,把一些底下的矛盾也拿了出来。可一个官场老油条,为何会如此做。

    “但今天这封赏我不要,不是不想要,是不配要。”杨龙停朗声道:“包括这战神的封号,我也不配要,因为这称号不该给我,该给别人。”

    看台下的士子被他的情绪感染,有人忍不住问道:“这封号不该给您,那还能该给谁?”

    杨龙停高举右手,吐沫飞溅:“正是我那程大雷程贤弟呐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程大雷差点当场扑街,特么的,你非要恶心我是不是。

    “程大雷?”李乐天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前日殿下遣人来问,我是否听过这个名字,哎,我怎能没有听过。不瞒诸位说,我那程贤弟本是一个山贼,却与我一见如故,结为生死之交,幽州一战,我不过是在后方支援,真正直面强敌的是程贤弟。”杨龙停苦笑着摇摇头:“可是那一战后程贤弟旧伤复发,我没能留住他的命,有时候我也想多冲陛下要一些赏赐,可是与我那死去的程贤弟相比,我得到的已经够多了。”

    杨龙停说起自己和程大雷的往事,时而慷慨激昂,时而击节赞叹,说那程大雷如何如何神机妙算,如何如何足智多谋,如何风流倜傥,文武双全。

    一众士子听得,忍不住对程大雷升起向往之情。

    刘阿吉俯身在明帝身边:“陛下,我也想起了,去年,有从幽州过来的难民提过程大雷的名字,我还专程打听过,当时幽州王告诉我程大雷因旧伤去世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可惜了。”明帝此时也略记得一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