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6章 二代与凤凰男
    第216章

    李婉儿毕竟小看了程大雷,只用一天时间,关于柳轻名和曲九江的资料便从各个渠道来到程大雷手中。

    柳轻名,京州新梁城城主之子,二十八岁,幼时则与各大名家学习技击之术,十九岁便以三百家奴击溃一千流贼。后加入京城守卫军,在军中以性情豪爽,仗义疏财著称。

    妥妥的二代,而且还是二代中精英那种。

    曲九江,二十六岁,幼时家贫,苦读诗书,后拜京州大儒崔易为师,进入国子监,俨然就是国子监的学生会会长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凤凰男,而且还并不是死那种,据闻此人博闻多识,风度潇洒,有才子的称号,是青楼中的常客,多少头牌以得他一首诗为荣。

    一个精英级二代,一个卧薪尝胆,浴火重生的凤凰男,这都是高级怪呐。

    若只是二代和凤凰男就罢了,关键二人分别是武将和文官的代表,崔易是崔家的人,而柳轻名的父亲曾经是尉迟离的手下。

    程大雷如今终于明白自己将要挑战的是什么任务。

    死疙瘩和娘娘腔,明玉公主这两句评价,还真是,还真是

    还真特么的让人听了想揍人啊。

    但面对如此艰巨的任务,程大雷一点办法也没了么,并不是如此

    他当天就撒出人去,在长安城展开舆论宣传。话先是从一支桃的口中传出的:我听闻这次武状元已经定了曲九江曲才子

    茶馆里几个进京赶考的举子正慷慨激昂,说这次考中,如何锦衣还乡,光宗耀祖。突然有个脑袋凑过来:嘿,你们快回去吧,将军府已经定了武状元是柳轻名。

    都说流言止于智者,但世间从无智者,更何况程大雷散播出去的,未必是流言。

    长安城的百姓还是很淡定的,说:不是一直如此么,早就内定啦,你们都是瞎忙活。

    可进京赶考的举子不干了,凭什么啊,我们跋山涉水,不远万里,还冒着被山贼砍脑袋的危险来到京城。如果真技不如人就算了,可连比都不比,你们就内定了,也太欺负人了吧。

    三千六百五十二名举子,都是武者,习武之人么,脾气都火爆些,当时国子监大门便被堵了,要朝廷给他们这些精忠报国的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而柳轻名和曲九江的门前,每天都有上门挑战的:嘿,你不是说要当武状元么,看你能不能打赢我。

    最倒霉的是曲九江,半夜逛青楼回来的时候被人用麻袋蒙头,痛揍了一顿。不得不说,曲九江是有些本事的,然而好汉架不住黑拳,据说被打掉了门牙,好几天没出门,就算有心仪的歌姬来请,也是闭门不见。

    只说武科在即,不想荒废学业,其实是在家消肿呢。

    事实上,殴打曲九江的那波人,是程大雷派出去的,没有亲自出现,在其脸上踹上两脚,程大雷还是很遗憾的。

    这件事在长安风波渐盛,最后朝廷不得不办法公告。上面说:你们说的事情我们查了,完全子虚乌有么,这次武科举我们会秉着公正公开公平的宗旨,为帝国选拔人才,而对于那些散播谣言者,也绝不姑息。

    如此,这场风波才渐渐散去,但所有人都知道,武状元最后不管是谁,都不可能是曲九江和柳轻名,否则岂不证明谣言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至于将军府和相府如何咬牙跺脚就不提了,反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正程大雷在家里是很开心的。二代和凤凰男加在一起又怎么,他们背后是相府和将军府又怎样,谈笑间,强敌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程大雷正在家里开心呢,百里胜来到程大雷住的宅子。

    “牛校尉,如何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“啊我初来长安,目睹帝国繁华,皇威赫赫,实在情不自禁,才忍不住笑出声来。”程大雷说着,道:难道不该开心么?”

    “呃开心,开心,我也替你开心。”百里胜不知道程大雷是真蠢,还是装傻,反正帝国也不缺愚忠之人,而至于百里胜,近些日子因为谣言的事情,实在开心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今夜牛校尉没有事情吧,大王子设宴,邀请这次武科的考官和一些举子,大王子也提了你的名字,你晚上一定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子”

    大王子李乐天,极有可能是未来帝国的执掌着。这次大摆宴席,是有替明帝拉拢人心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莫落了帝人的面子。”百里胜拍了拍牛三斤的肩膀,临走之前忽然想起什么,又补充一句道:“就别穿你身上这套盔甲了,我待会给你送套新的官服。”

    西北之地,并州。

    大片的草原,从北面过来一个牧羊人。这样炎热的天气,却仍裹着一件羊皮大袍,只是本来颜色已经看不到,如今是灰里泛黑,黑里有油光。脸也完全晒成炭色,皮肤皲裂,头发乱糟糟黏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天灵灵地灵灵,老天赏我一顿饭吧,烧鹅,烤羊,鱼翅,我这个人不挑食。”

    他嘴里嘀嘀咕咕,虽然已经不知多少天没吃饭,但却依旧保持着不错的精气神。

    前方草地上忽然出现一只蛇,手臂粗细,牧羊人眼睛一亮,握紧一块石头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另外一方向,也出现一个人,披头散发,脸上挂着厚厚一层黑泥,若说他是个人,倒不如说他是天生地养的野人。

    两个人同时发现草蛇,也同时发现对方。

    然后对峙,呼吸绕着转圈,各自手里握着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中间那条蛇瑟瑟发抖,早知道今天听妈妈的话,不该出来的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向对方扑了过去,如野兽状,拳打,脚踢,很快缠抱在一起,拳头对拳头,牙齿对牙齿。虽然无丝毫招式可言,但这却是关乎生存的一战,意义重大。

    “好啦,好啦,我投降。”牧羊人摆摆手:“你没看到蛇已经跑远了么。”

    野人这才放开卡主牧羊人脖子的手,两人歪在地上,呼哧呼哧喘气,都是一样狼狈。

    “你是戎族?”牧羊人。

    野人以警惕的眼神盯着对方,没有放下防御之心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就跟我混吧,这地界,一个人可走不出去。”牧羊人道。

    野人依旧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认识一下,我叫李行哉,你叫什么名字呐?”牧羊人伸出手,笑眯眯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野人看着对方伸出的手,缓缓吐出三个字:“福德勒。”

    1

    ps:书友们,我是蛤蟆大王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