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4章 多无力吧
    第184章

    拯救大兵林少羽的题目已经有了,可是提起笔,却无人能够作答。

    这次要比救林冲更难,救林冲是敌人不知道他的重要性,而对于林少羽,敌人肯定严加看护。再想故技重施怕是不能,就算真能擒住对方一员大将,对方也未必同意以林少羽交换。

    众人出了很多主意,却都没有太大成功的可能。算来算去,似乎只有白刃战生抢的地步。可真若白刃战,己方面对强横的戎族,究竟又有多少胜算。

    林少羽被绑在城头下,相聚不过六百步,可这六百步就是难以跨越的距离。每日看着他在太阳下暴晒,看着他在孟子云刀下受虐,对山寨任何一人来说都是极大的折磨。

    孟子云!

    程大雷牙都快咬破了,若抓住此贼,必定将其剁碎了喂猪。

    戎族大营。

    赤眉的病已经好了,或许说是被金问道刺激出斗志,让他身上的病不药而愈。

    今次走在营地内,和以前的感觉自然不同。曾经自己是这里的最高统帅,行走在这里就是巡视自己的领地,而今天却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福德勒。

    福德勒比以前憔悴很多,眼像一只饿极的狗。

    “福德勒把你的女人送给我吧,我给你一头牛。”

    “福德勒让你的女人陪我一夜,拿刀给你换。”

    每当有人经过福德勒的帐篷,说出这些话时,换来的只是福德勒凶恶的眼神。

    大营里所有人都知道,福德勒拥有七个如花似玉的美人,可却像宝贝一样关在帐篷内,不让任何人碰,便是想偷看一眼都不能。

    草原上真正的男人是可以拥有许多女人的,也不像帝国那样假惺惺的有妻妾之分。在他们眼里,女人和牛羊差不多,是可以互相赠送交换的。

    咱哥俩喝得不错,来来来,今夜我让我老婆陪你

    这样的对话在戎族不是没有发生过,甚至可以说是经常发生。

    在这样一个环境下,福德勒的所作所为就显得不够朋友。

    木克走到帐篷前,咧咧嘴,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有七个女人,你小小的身板受得了么,让我一个?”

    福德勒昂起头,握紧刀向木克小腹扎来。

    “嚯,这么野!”

    木克是金问道手下大将,他只是没想到福德勒一言不发就出刀,但这样的刀法自然伤不了他。

    他立刻就握住福德勒的手腕,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北蛮王的王子,你以下犯上,该当何罪!”福德勒抬出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草原上的男儿只尊重真正的勇士,可不尊重什么王子,一个连刀都握不紧的孩子,算什么男人。”

    木克将福德勒放了下来,或者说砸下来,只摔得他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刚爬起来福德勒就又向木克冲过去,却又轻而易举被击倒,然后再冲过去,再被击倒。

    最后,木克忽然掐住福德勒的脖子,只卡得他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来犯我,不是看你的身份,我会直接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嗵!

    福德勒被狠狠砸在地上,他看着木克大摇大摆的走出帐篷,而他却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力气。他以哀求的眼神看向赤眉,至少赤眉还把他当弟弟,在其他王子眼里,根本不存在他这个人。

    赤眉背过身去。

    福德勒眼底的光芒暗淡下来,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可胳膊却传来戳心的刺痛。刚才那重重一摔,令他胳膊脱臼。

    他真的已无多少力气,只能听得帐篷内传来女人的尖叫和男人的笑声。

    大家自然知道帐篷内发生着什么,有人嘀嘀咕咕脸上出现猥琐的笑容。

    我是福德勒,我是你们的主人

    记住我的名字,从今日起我将保护你们

    有福德勒在,没人可以把你们抢走,也没人可以伤害你们

    多么掷地有声的豪言壮语,又多么幼稚。却原来,自己什么都守护不住,只能像条死狗一样倒在地上,听着那讨厌的笑声。

    多可怜吧。

    良久,木克从帐篷内出来,脸上挂着心满意足的笑容。他看了地上的福德勒一眼,笑道:“手太重,杀了一个,不过我想你也不会在意。”

    福德勒没有反应,这一刻他的灵魂像是被一枪捅透。

    木克路过赤眉身边:“九王子,唤你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唤还真是个意味深长的字眼呐。赤眉冷笑一声,踏进金问道的大帐。

    “你的病好了?”金问道。

    “本就无什么大碍,睡上一觉也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大碍意思是,你可以上阵了?”金问道顿了顿:“你可愿为先锋?”

    “要攻城?”

    金问道点点头:“对方不投降,我也没有办法,只好强攻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大把握,对方可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不简单却也要看对谁而言,对弟弟你来说,自然是不简单的。对我来说么,说了三日破城,就是三日破城。”金问道看着赤眉的眼睛:“差一天,差一个时辰,差一刻钟都不算数。”

    “何日攻城?”

    “明日午时。”

    大战之前,戎族磨刀霍霍,而蛤蟆寨内,程大雷自然也不会闲着。

    但在这一天夜里,戎族大营内发生了一件小事。

    福德勒提着刀,走进自己的帐篷,借着月光,他可以看到六个挤在一起的女人,还有一个现在变成尸体倒在地上,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死的人已经死了,活着的人眼中没有任何神采,只有逆来顺受的麻木和深入骨髓的恐惧。

    福德勒冲着他们深深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女人们不知道他在做什么,但通过这些日子的相处,她们知道这个男人,或者说少年不像其他戎族一样吓人。

    “你别难过”

    似乎某种女人骨髓里的母性发挥了作用,一个女人伸出手想抚摸他的脸。

    福德勒抬起刀扎入她的胸膛,鲜红的血涌出来。

    他每杀一人,便道一声对不起,鲜血和女人的惨叫都不能让他脸上的表情有任何动容。他只是干净利落的杀人,然后干净利落的道歉。

    有时候,你若没有力气保护你想保护的,是否毁掉它,也是选择的一种。

    本章完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