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6章 我也曾打马长街前
    第146章

    一直有人盯着大牢和城主府,见程大雷从牢里被放出来,蛤蟆寨的众人才算是松口气。

    此时悄悄潜入落叶城的山贼都在城主府门前聚齐,黑压压一片。方伯山微微低头,将眼底的惊骇掩去。

    这些人潜入落叶城想干什么,答案不问可知。今天是把程大雷放了出来,若是不放呢,落叶城必定血流成河。蛤蟆寨的实力不容轻视呐,好在自己现在和程大雷关系不错,对方能给自己带来不少利益,也同样拥有值得尊敬的实力。

    程大雷看到面前徐神机、秦蛮、林少羽、刘关张等人都在。他白了这些明显有醉意的人一眼,道:“什么话,现在请称呼我为程将军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深吸一口气,任冰冷的风扎疼肺部。

    “自由的味道啊!”

    程大雷身穿官服,骑马走在街上,身后跟着蛤蟆寨众人。从前他们也能在街上走,但都得改名换姓,生怕别人识破,哪有今日这样趾高气昂,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这就是做贼和做人的区别呐。

    那么,山贼就不是人么?

    在很多人眼里,的确不是。

    “我也曾赴过琼林宴”

    “我也曾打马御街前”

    “人人夸我潘安貌”

    “棱格里格拉”

    程大雷一路哼着小曲,招摇过市,最后来到苏樱的小院前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别担心,我都听他们说,已经把他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他等会儿就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程大雷推门而入,看到苏樱坐在院子里,暗自垂泪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见到程大雷时,苏樱和小蝶明显愣了愣,关键是程大雷和从前相比大相径庭。着锦袍,戴金冠,佩腰刀,脚上踏一双牛皮底小靴。

    “嗨!”程大雷挥挥手。

    苏樱忽然扑过来,跌进程大雷怀里,眼泪沾湿程大雷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好啦,好啦。”程大雷轻拍着苏樱的后背:“我们去做些正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正事?”苏樱微微有些脸红。

    程大雷目视远处:“把属于你的东西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宅。

    “疼,疼……傻弟弟你轻点儿。”

    李如坐在炕上,左脚赤着,一只雪白莹润的玉足递在空气中。公羊哀半蹲在她面前,脸颊有些冒汗。

    “也是我不小心,脚趾扎了木刺,这种事本不该麻烦你的,可我自己又拔不出来。对了,我让你替我做这事,你不会觉得委屈吧。”

    公羊哀已经说不出话来,他平生第一次离一个女人这么近,原来女人的脚和男人的脚不一样的,盈盈一握,上面没有半点死皮,温暖如小羊的肚皮。

    “哎呦,你轻点!这是女人的脚,不是铁块,你握那么紧做什么!”

    公羊哀唯唯诺诺,不知该说什么好,视线却仍落在李如的赤足上,目光灼热。

    李如摩挲自己的足掌,粉白的肤色下现着青筋,拇趾渗出一滴鲜红的血,若雪地一朵梅。

    在李如的不断摩挲下,那足掌已经有些泛红。

    李如抬头嗔了公羊哀一眼,道:“这女人啊和男人是不一样的,女人身上的东西软,男人身上的东西硬。你这个憨货,肯定什么都不懂。”

    公羊哀鼻头冒汗:“幼时也曾给家母挑过脚刺。”

    李如捂嘴咯咯都笑:“那你唤我一声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公羊哀一张脸瞬间通红。

    盯着公羊哀脸上的绯色,李如像欣赏着一副美景。人间世有美景,美食,美酒,美女,如此四美,千年之来,在多少诗词歌赋里流传,令人只恋红尘不羡仙。

    但人间世除了美女,也有美男子。赋不得诗篇,只能在胭脂红粉心里碾转反侧。有人爱儒帽青衫的江南才子,也有人爱纵马观花的京州王孙,而也自有人爱幽燕苦寒之地的莽野男儿。

    而美,只得极有权力者才配享受。

    如今的李如,有这个资格。她已踏实的将苏家掌握手中,程大雷一死更是去一块心病。

    此刻的李如,决定享受眼前的『美景』。

    自然锅里的肉要到火候才得醇香,可也不是每个饕餮客,都有耐心在最后一刻才掀开锅盖。

    她,已经很饿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打赌,你身上的肉肯定很硬,而姐姐身上有些地方,是极软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手顺着公羊哀的大腿爬上去,感受布料下铁块一般的坚硬,忽地,她揭开胸口扣子,笑盈盈的看着公羊哀。

    罗衫轻解,那一抹香肩,美轮美奂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苏宅门口响起沉重的敲门声,门房不耐烦的喊道:“谁呀,烦不烦!”

    打开一道缝,立刻有三五条壮汉挤了进去,将此人牢牢的压在墙上。

    “又是你!”

    门房看到程大雷,猛地吓了一跳,感觉脑袋又有些疼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手,不要动手。”程大雷将手下驱开:“咱们现在是体面人,体面人有体面人的处事方式,不要搞得如此野蛮。”

    说罢,程大雷振振身上锦袍,大摇大摆走进大门。

    “小妹,小妹,大事不好了!”

    李大头急匆匆的跑到后院,闷头闯入李如屋子。就看到床上的一男一女抱在一起,公羊哀像条狗一样吮吸李如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怎么能这样!伤天害理,伤天害理!”李大头背过头,用手捂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大喊大叫什么,是要所有人都知道么。”李如坐直身子,一边系扣子一边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哎,你们……那程大雷找上门来了,你们还在这里风流快活,死到临头了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他不是死了么!”李如春情顿消,眸底闪过一丝惊骇。

    “死什么,人家活得好好的,现在回来啦,要找我们算账!”

    李如急忙要出去,忽想起现在还是守孝的日子,忙又换了孝服,脚步匆匆的行到大厅。

    只见大厅聚着很多人,诸多莽汉左右分立,程大雷和苏樱坐在主人的位置上,俨然是将此地当成他蛤蟆寨的聚义厅。

    李如深吸一口气,稳了稳心神,迈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程寨主,好久未会,苏李氏给程寨主见礼,不知程寨主再次登门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“分家啊。”程大雷道:“我这个苏家的女婿来分家产啊,这不是很正常么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