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2章 拉满的弓(一更,求订阅)
    第142章

    二十日。

    今天本来是很平常的一天,天气又晴又冷,可忽然刮起一阵白毛风,瞬间彤云密布,扰了方伯山出海的兴致。

    “老爷,今天怕是要下雪,咱们还要出海么?”有手下问。

    “去,为什么不去!本大人就这点爱好,难道也不能尽兴!”

    手下暗骂一声晦气。这位城主的确有捕鱼的爱好,每月都要出海一两次。但他所谓的捕鱼,是由五六十兵丁陪着,坐着软轿前往码头,身上裹着上好的皮袍坐在船舱内,也就是拉网时才象征性的拉一下,然后看着满载的渔船,说一声:嘿,我今天又打了好多鱼。

    绝大数部分工作都由兵丁完成,这样的天气海上更冷,冻掉手指都不算什么。本以为今天天气恶劣,方伯山可以取消出海的计划,没想到他的兴致依旧很浓。如此,只能让手下在心底暗暗骂娘。

    “老爷,苏家的人又来了!”管家过来道。

    “又来了!”方伯山皱起眉头:“那个女人就不觉得自己很烦么!”

    方伯山没来无意杀程大雷,可耐不住李如屡屡登门,当然也许下不少银子。方伯山今天要捕鱼,不想自己的兴致被打扰。

    ”好啦,告诉他们,今晚就处决程大雷,别让他们来烦我了。”

    方伯山不耐烦的挥挥手,看手下已经准备好了。都是落叶城的精兵,一个个身强体壮,英武出众。他顿时意气风发,大手一挥道:“出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来,试试鞋子合不合脚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我……”

    苏家,李如屋内。公羊哀开口声音有些不自然,他望向门口,似乎盼望着什么人能进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和我客气,还是拿我当外人。”

    公羊哀红着脸,在李如面前把鞋子脱了,换上崭新的布鞋,确实是李如一针一线纳的。

    “夫人,我把旧鞋拿出去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搁着吧,等下让下人处理就行。”

    李如道了一声,这几日她已经想法试过公羊哀的武艺,果然是蔫人出豹子,莫看这公羊哀不喜说话,动起手来凶得像条狗。

    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手足无措的公羊哀,李如越看越是喜爱,她道:“别叫我夫人,我比你大不了几岁,你如果不嫌弃,就唤我一声姐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是嫌弃我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我的傻弟弟。”

    李如情不自禁,伸手捏了捏公羊哀的脸颊,如此,让公羊哀更加惶恐。

    “来,把袍子脱了吧。”李如轻声道。

    公羊哀吓了一跳,下意识竟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李如咯咯的笑声响起:“喂,你想什么呢!你把姐当什么人了,看你身上袍子,胳膊都带着洞,你脱下来,姐给你补补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自己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手大脚的,拿刀还行,拿针那是你们男人干的活,传出去让人笑话的。”

    公羊哀却不过,把外面罩着的袍子脱了下来,而里面的衣服比外面的袍子更破。

    李如取出针线,坐在炕上,一下一下的补着。公羊哀立在她面前,感觉手脚都没地方放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冷的话,就在炕上坐会儿,这天气是有些瘆人。”李如一边补着衣服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:“其实姐和你一样,都是苦出身,小时候爹娘买不起衣服,可不就是我自己动手,把哥哥姐姐穿过的衣服拿过来缝缝补补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说这些,你不会看不起姐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怎么会。”

    “哎,像我们这样的人要是不互相帮衬,谁会把我们看在眼里。也是我和你有缘,看见你就觉得心里和你亲。你别见怪,我是真把你当亲弟弟看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李如专心的样子,公羊哀心底叹了一声:原来夫人也是一个可怜人。他心里忽然觉得和李如亲近了几分,情不自禁他第一次把那个称呼喊出了声:

    “姐。”

    李如放下手中的破袍子,取出一股红绳,道:“你站直了,我给你量量身子,回头给你做套新衣服。”

    这次公羊哀没有拒绝,身子站成大字形,总有些不自然的,他紧张的闭上眼睛。就感觉李如的手如蜘蛛般在自己身上爬,那感觉又痒又热,心里还又几分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副好身板。碰过女人么?”

    “没,没……”

    “会有的,你这身板可不被女人爱死了,姐帮你寻摸寻摸一个。”

    李如是真心欢喜公羊哀,公羊哀在自己面前手足无措的样子,更是令李如觉得对方有几分可爱。

    活到三十六岁,大半时间都是男人手中的玩物,她在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看人脸色,得人欢心。她擅长这些,但同时也厌恶这些,而在公羊哀面前,李如感觉自己不是被玩弄的,而是自己在玩弄对方。于是她乐意看公羊哀窘迫,不自然的样子,这给她带来某种报复的快感。

    而另一方面,眼前这具年轻、野性的身体,也的确是她目前正渴望的。

    城主府那边已经传来消息,今夜就会处决掉程大雷,这消息让她心里去了一块儿顽疾,于是精神更加亢奋。

    李如隔着衣服在公羊哀腰上捏了一把,感受那如铁块般的肌肉,心中已经有几分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当方伯山离开城主府的时候,一人飞奔着跑回湖底捞,闯进后院。

    “军师,手下查探到,那方伯山已经出府,正向码头行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徐神机喝了一声,目光看着院内的众人。

    五六十条壮汉挤在院子当中,人人一脸凶相,手中握着钢刀,铁枪,斧头等兵器。

    “众家兄弟,大当家待我们不薄,我们怎忍心大当家在牢里受苦。今日之战,是必胜之战,也必是血战。今日过后,怕很多弟兄以后就见不着面。”徐神机说着端起面前都酒碗:“如果有怕的,我也绝不勉强大家,喝了手中的酒,跨出这扇门去,改日咱们还是弟兄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,你这是什么话,大当家能为我们舍生忘死,我们就不能替大当家去死么,怎么做军师吩咐就是!”

    众人喊声如雷。

    今日上架,保底五更,更新时间为:12点,14点,18点,2点,22点。求订阅。

    (本章完)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