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0章 妻鬼尸母
    第13章

    初九,牛日冲羊,凶神在北,忌:远行,会客,安床;宜:诸事不宜。

    雪地中,缓缓行来两人,一老一少,老者约有五十出头,外貌更老,少者十三四岁年纪。两人都穿道袍,后绣八卦,云纹挂边。少者手里托一根白幡,上纹四个黑字:看破人间。

    老者掐指寻根,缓缓吐出一串话,半晌嘴里嘟囔了一句:“诸事不宜呐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那咱们还要去风雨亭么?”少年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运的事,天的事,命的事,人的事。天道不仁,脚下的路还是要自己走的。况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况且,咱们已两天没吃东西了。”少年快走两步,跟在师父身边。

    老者抚须,微笑:“然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幽州王招安绿林道,为何偏偏将地点选在风雨亭?”少年问。

    “这次招安,不知惊动多少草莽,大家也要提防幽州王有诈借机把大家一网打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选在风雨亭?”

    “风雨亭在幽州城外五十里,依河而建,临一高台,一台一亭都是为祭天求雨建的,取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之意。当然,也没什么用处啦,不过风雨亭四周围都是开阔的田野,周围有没有伏兵一览无遗。选在风雨亭,也是杨龙停表达诚意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那杨龙停会有诈么?”

    “有诈估计不会有诈,好意估计也无多少,我们就去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混两天饱饭?”

    “然。”老者笑笑,忽然板起面孔:“了儿,行走江湖什么最重要?”

    “走得快。”

    “三十六计那一条不能忘?”

    “走为上。”

    “聪明。”老者迈开脚步:“走着!”

    白雪皑皑,两道人影愈行愈远,雪地之上只留下两道脚印,渐有风吹来,脚印很快被雪埋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本没有太阳,偏偏到得正午,乌云散去,太阳在天空中探出个脑袋。这样的天气,太阳照在人身上也谈不上暖和。

    风雨亭外摆了两排太师椅,左右排开,约有百十张。这自然是给幽州绿林道上有名有姓的人准备的,亭中摆着三张椅子,自然是给绿林道最叫得响的人物。

    外有官兵持戈把守,约有百十位,都是八尺身材,虎背熊腰。不能说杨龙停帐下都是这样的精兵,但今天也是亮肌肉的时候,杨龙停潜台词是告诉大家:我也是很凶的。

    到得中午,幽州城的头面人物没出现,江湖上叫得响的也没有现身,毕竟,重要角色总是要压轴出场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风雨亭下来得人已经不少,众贼从四面八方赶来,绿林豪杰相聚,自然没那么温文尔雅,风雨亭下已经是乱哄哄一片。

    “张四爷,辛苦辛苦,最近发什么财?”

    “发什么财,也就一个月前抢了一笔,饭都快吃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呐,今年年景不好,日子不好过呐。”

    “坐,坐,四爷这一道来可是辛苦。”

    二人在椅子上坐了,叙着最近的买卖。张四聊得开心,忽觉得周围的空气冷下来。他抬起头往前瞧,发现面前杵着一张脸。尖嘴嘬腮,头上没有几顶毛,像是从坟里爬出的食尸鬼。

    “你也配坐这里?”

    张四心底一寒,立刻认出这人是谁。狗兄鼠弟中的老大周狗,幽州有名的盗墓贼,外人相传二兄弟睡在坟墓中,妻鬼母尸。关于这二人有很多谣言,稍微可信的一条是:

    这二兄弟是一对孪生子,他们的母亲因故早亡,有一盗墓贼去扒新尸上的衣服,听到棺材里传出哭声,撬开棺材盖后发现棺材里刚出生的二个娃娃。二人长大后自然也成了盗墓贼,又穷又丑找不到媳妇,二兄弟商量:反正咱是鬼生的,干脆就找个鬼做老婆吧。于是有哪家姑娘早亡,往往尸体没埋进土里三天,坟头就会被扒开。

    于是有了狗兄鼠弟,妻鬼母尸的说法,这还是稍可信的说法,其他就更加匪夷所思听上去像鬼故事一样,至于真相究竟是不是如此,却也没人去和周狗周鼠两兄弟确认。

    “滚!”周鼠凑过来,嘴里吐出一个字,吐沫星子直接喷在张四脸上。

    张四突然意识到,风雨亭前虽然摆着很多椅子,但座次顺序好像有某种讲究。

    风雨亭下摆着三张椅子,目前都空着,外面的椅子,越是靠近亭子,在道上的名头就越响,相应实力也就越强,心肠也就越黑越狠……

    比名头,比实力,比心肠……自己好像都不如周狗周鼠这两兄弟。

    张四乖乖让了,众人在众人面前被周狗周鼠逼到这境地有些丢人,但委实还是不要和他们有过多恩怨才好。

    “两只坟耗子,今天也耍起威风来了!”

    在风雨亭上,忽然响起一声尖笑,众人一愣,大家都在此地,竟没人发觉他是什么时候爬上去的,或者说,他早已在上面。

    今日幽州绿林道的匪类几乎到齐,所谓狗有狗路,鼠有鼠道,各人都有各人特别的本事,但能有这手漂亮轻功的却是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于是,这人都名字也就出来了——赛燕子单飞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都在争,那我也捡张椅子坐。”

    单飞飘然落地,自顾自的走进风雨亭内,准备在主座右手边的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风雨亭内三张太师椅,中间是主人位,以左为尊,以右为卑,单飞敢坐这张太师椅,就代表敢应这绿林道第二的位置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支鱼叉凭空而来,单飞速退一步,鱼叉险之又险的落在单飞脚边。

    抬起头,只见五个人从远处过来。

    “姓单的,滚开!”

    野人渡的马家父子。

    单飞从腰上拔出一柄匕首,在手指上旋转。

    “马老五,你想争这个位置?”

    马五膝下四子,有胖有瘦,有高有矮,一样的是眼中同样凶恶的目光。如饿极的狗。

    “绿林道第一的位置自然是熊老大坐,可第二还轮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爷们不服,可以刀上见个真章,在场谁要是不服,都可以上来试试。”单飞指尖的匕首,旋转飞快。

    “哼,你要是不跑,谁都可以打你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