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9章 五陵少年争折柳
    第119章

    一个好人:正义的少年喔,在乱世中保持自己的善良是如此珍贵,请铭记,善良的人运气不会太差,你的正义会吸引更多志同道合的少年。

    这是程大雷的隐藏属性,他恍然意识到,自己的隐藏属性好像不止和魅力值有关,似乎在某种情况下,还可以提升自己的运气值。

    比如现在。

    不然难以解释,为何孙德龙如此死心塌地的帮自己。

    孙德龙果然没有夸口,在第二天日落前,两大船的粮食已备好,随时可以离岸。

    孙德龙行到程大雷面前,微弯着身子:“六公子,幸不辱命,您要的粮食已经备齐,公子可否多留几日,让老奴尽一份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啦,家里的孩子老婆都快饿死了,实在耽搁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孩子”孙德龙皱起眉头:“六公子已经娶亲?”

    “啊哈哈。”

    孙德龙看了柳芷和苏樱一眼,点点头道:“明白,明白。本来我还准备了十位歌姬,想着一路寂寞,可以让他们陪侍公子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眼前一亮,恨不得抱住孙德龙,给他来个男人间的拥抱。

    “但既然公子随身已有侍女,老奴便不多此一举。公子身份尊崇,怎样的女人得不到,莫要被美色迷眼,还是要多读诗书,修身勤政。”

    “”程大雷。

    众人一一上船,升起船帆就要起航。

    “欧公子,欧公子”

    此刻,码头忽然闯进来一帮人。连孙德龙都有些奇怪,扭过头去,只见都是文士儒衫打扮。

    “欧公子留步,留步”

    这些人以唐如才为首,一窝蜂的冲到船头。见程大雷已经上船,纷纷将手中的柳枝丢到船上。

    南方的冬季,柳芷也只是冒着新绿,程大雷立时面临一阵柳枝雨,他顿时感觉一阵气闷:搞什么,这是给我送终么。

    程大雷却是有所不知,在此时柳枝是送别的信物,柳有留的意思,柳树随插随活,又有祝愿在远方一切顺利的意思在。

    程大雷那半篇词已由唐如才之口,在仕子之间传开,自然造成不小的反响。这帮人还想寻机会去拜访程大雷,谁知道程大雷今日已经要离开。于是纷纷追到码头相送。

    这些人还有带着歌姬的,此时也招着手中绣帕。

    “欧公子,欧公子”

    “欧巴,欧巴,留下吧,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干不是干呢,欧巴留下吧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过了一会儿才明白这帮人的意思。

    此时只见唐如才挥舞着双手道:“欧公子,此情此景,可否赋诗一首,我辈留不下公子的人,留下公子一首诗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赋诗一首,咦,又到装的时候了么。

    程大雷负手立在船头,做出高人模样,此刻正搜肠刮肚,琢磨抄那首。

    抄也不好抄,要应时应景,还得没有典故。

    桃花潭水深千尺这个不行,孤帆远影碧空尽这是送别的诗,莫愁前路无知己这也是送别的诗,而且前面是什么自己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这个平日没有储备还真不好办。

    看着岸上众人殷殷的目光,程大雷怎忍心辜负,关键是他怎么能辜负这个转的机会。但此刻船已立岸,再不抄就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文章薄伎,固弃於高贤刀笔小能,不容於先达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令柳芷取出酒来,对着岸边众人饮尽。

    “都在酒里。”

    岸上人头噪噪,有人冲程大雷挥手,口中喊着什么,离得太远,却已听不太真切。

    “留下吧,留下吧”

    扬州是个好地方,既有舞文弄墨的书生才子,也有浅吟低唱的青楼女子,若是有时间,程大雷还真想在这繁华地多流连几日。但这次委实没有时间,下次吧。这次委实没有时间了。

    虽然粮食都已装上船,但因为是逆风而行,船只能走之字形路线,回去的路要比来时的路更加困难。况大海瞬息万变,一路上回遇到什么意外,谁也没法预料。在没有回到蛤蟆寨之前,程大雷这颗悬着的心就没办法放下去。

    黄昏离岸,行不到半日,天已经彻底黑下来。今夜没有月亮,大海之上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在平静的海面上,停着几艘小船,没有点灯,随着海波的欺负而轻轻摇曳。

    一男人趴在甲板上:“到了么?”

    “大当家从扬州传来的消息,看时辰约莫快到了,已经让嫂子先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他们进了包围圈就动手,里应外合,人杀了,船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二当家放心,这事情咱们不是做过一次两次,船上的消息都打探清楚了,五十多号人,领船的是个公子哥,估计见到刀就怂了。”说着,这人发出两声寒笑。

    男人也笑了:“咱骷髅岛做事,却也没出过岔子,好了,做事吧。”

    船行水上,除了哗哗的水响,没有任何声息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,水里有人?”徐神机过来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说是遭了海贼落难,里面有两个女人,想上咱们的船。”

    “走,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来到船头,看到水里一块船板搭着五个人,三男两女,脸都快被水泡白了。

    “恩人,求求求你救救我们”其中一个鹅蛋脸的女人撩起额前长发,看模样竟也有几分姿色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怎么会事,怎么在海上?”徐神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随老爷回乡,路上遇到海贼,老爷夫人都被海贼杀了,只有我们几个逃出来。求求您开恩,救救我们。”女人哭哭啼啼道。

    柳芷听得可怜,道:“大当家,咱们救他们上来吧,太可怜了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仔细打量着女人一眼,女人生就一双桃花眼,不笑有三分媚意。

    “救当然是要救的,你们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把他们五人都搭上船,那女人抹着眼泪:“恩人,太谢谢你了,奴家来生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恩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程大雷忽然脸色一变,挥手拔剑,一剑捅进女人怀里。

    女人睁大眼睛,眼底闪过一丝惊愕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当牛做马,为什么不是以身相许,呀,杀呀!”

    本章完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