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6章 丈八蛇矛
    第116章

    清早醒来,阳光很好。

    不过程大雷精神状态不是很好,他昨夜没有睡好。一个人精神愈差,食欲便也愈糟糕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,给狗吃的么!”

    “拿下去,这样的东西也能入口。”

    牛本善昨夜也没有休息好,金龙镖局和漕帮两家势力走后,他翻来覆去睡不着,心里琢磨着程大雷的来历。早上醒来格外派了两个人注意丁字号院落的状况。

    送饭的进去了三次,都被赶了出去。这一次,牛本善亲自进去,陪着笑道:“客官,是对小店的饭菜不满意么,定是本店的厨子不知道您的口味,您有什么可口的,我可以吩咐伙计去城里买来。”

    “来之前家里就交待过,扬州是个小地方,诸样事情,定不能像家里一样称心如意。该受些委屈便受些委屈。但我却是没想到,扬州竟然连一份能入口的菜都拿不出来。”程大雷叹了口气:“罢了,也别难为他们,把我们带的辣椒拿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辣椒那是什么东西?”牛本善心里嘀咕着。

    “早就给公子备好,这就让下人端上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有人端着饭菜上来,牛本善偷眼瞧了瞧,见里面红的绿的霎是喜人。

    “客官,有件事我要向您禀报一声,甲字号的客人想来拜会您,只是他怕冒昧来犯,惹您不开心。所以特意让我转达,请您参加晚上的辩宝大会。”

    昨夜的事情当是已在渔阳楼传开,已经有人注意到程大雷这伙人,目前看来扬名的目的已经达到,虽然过程有些稀里糊涂。

    关于甲字号的客人,徐神机已经昨天已经打听过。对方名叫耿星河,据说是京州来的商人,做的是丝绸和茶叶生意,在岳阳楼住了些日子,出手阔绰,很有面子。

    入夜,甲字号院落里灯火通明,隐隐有乐声传到外面。

    程大雷一伙到的时候,只见一个锦袍胖子大步迎来。

    “欧公子,刚才我们还谈起您,没想到正说着您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昨夜就想来拜访耿兄,奈何俗事缠身,今日才得空叨扰。”

    “快请,快请。”

    耿星河将程大雷引到上座,一路诸多人都打量着程大雷,琢磨着程大雷的来历。究竟是怎样的背景,能同时招惹漕帮和金龙镖局两家势力却又安然无恙。

    座上,耿星河和程大雷闲谈,耿星河这个人很和气,也很健谈,天南地北无所不知,程大雷显得有些相形见绌。他只好闭上嘴巴少说话,伪装成沉默寡言,气质高冷也是好的么。

    中央有一舞女在表演舞蹈,这女人生得身材高挑,眼窝深陷,一双眼睛却是金色的。

    混血儿!

    程大雷眼前一亮,忍不住在对付脚踝腰眼打转。

    “这胡姬是我从一个波斯商人手中高价买来,今年一十九岁,欧公子若是喜欢,我便送给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程大雷对耿星河顿生好感,此人当真是好大方。

    瞥了身后立着的苏樱一眼,程大雷哈哈笑道:“君子不夺人所好,耿兄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耿星河自然也注意到程大雷身后的苏樱和柳芷,二人虽然都是小童打扮,却逃不过耿星河的眼力。

    “欧公子左拥右抱,享尽艳福,一般的庸脂俗粉自然看不在眼里。胡姬,你过来敬欧公子一杯酒。”

    坐拥右抱个鬼,事到如今一个都没抱上的,都是体面人,看看人家小酒喝着,小妞抱着,小舞跳着,再看看自己,唉,人比人气死人呐。

    那胡姬款移莲步,行到程大雷身边,双眼脉脉含情,腮边两个梨涡,身上肌肤如流动的牛脂。程大雷喝了她倒的一杯酒,酒中仿佛也有了她身上的胭脂香味。

    美人计什么的,我一点抵抗力都没有,要坚持住啊,欧巴。

    辩宝大会已经进行过一日,在酒席宴间,时不时有人拿出什么宝物,南洋的珍珠,北山的宝石,东海的沉木,极西之地的美人乱七八糟,什么都有,有些大家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有些拿出来后,便立刻有人出价买下,聚在一起嘀嘀咕咕商量交易。

    “欧公子,怎么一直不用菜,是饭菜不入你的口味么?”耿星河问。

    程大雷顿时精神一震,又是自己表演技术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候,忽听得院门出乱哄哄一声,打断了程大雷和耿星河之间的谈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耿星河眼神一历。

    程大雷在旁边观察着,见耿星河平素和和气气,可只是眉头一拧,便有威严渗出,令人忍不住心中一寒。

    有一耿星河的随从快步而来:“大老爷,门外有个人抱着东西进来卖,被我们拦下了。”

    知道这里是辩宝大会,便有人捧着些东西过来撞运气,都说编出一套故事,这种事情也常见。

    “这点小事还过来问我,赶走便是,无端扰了我们的酒兴。”

    “嗳”程大雷拦住了:“耿兄不必动怒,让他进来,看看他卖得什么东西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欧公子开口,就让他进来吧。”耿星河道。

    从院外走进来一人,破衣烂衫,脸若菜色,不知多少天没吃过饭。在他身上背着一样长条状物事,被厚厚的破布缠着。

    “你要卖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家父去世前,留下一件兵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兵器?”

    年轻人把背上的东西取下,解开上面破布,一柄旧矛出现在大家眼前。大家都递过去眼睛瞧,只见这矛已不知放了多久,上面都生满铁锈。

    “欧公子,我在岳阳楼住了些日子,总是会遇到这样的人,言必称传家之宝,真是搞得我烦不胜烦喔。”

    其他客人也发出笑声,看来这样的事情他们都没少遇见过。

    程大雷却是离席走过去,这长矛的形状隐隐有些熟悉,他不禁问道:“这兵器有名字嘛?”

    “有,家父生前曾是一镖师,从北地得到这件兵器,据家父说说,这兵器的名字叫做”年轻人顿了顿:“丈八蛇矛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眼前一亮,咦,竟然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本章完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