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章 雪地有座桥,桥上有个少年
    第1章

    “我信你个大头鬼!”

    一股无名火气往天灵盖撞,呼尔勒突然明白过来:这货是在耍自己啊!

    戎族生活在荒僻之地,对他们的称呼有蛮,夷,戎,狄种种,咬文爵字,翻书细细查去,这些字表达的都是同一个意思:大家都是猴子,我们从树上下来垦荒种粮时,你们还在森林里和恐龙捉迷藏呢。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他竟然敢耍自己,自己看上去那么像智障么,这种部落机密是谁泄露出去的!

    不行,一定要杀了他,杀了这个愚蠢的,卑贱的山贼!

    “弟兄们!”程大雷大吼,口吐惊雷:“跑呀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不顾一切的拍马,让马跑到最快。

    程大雷何尝不想呼尔勒大战三百回合,最后一剑砍掉对方脑袋,用胜利洗刷对方给自己的鄙视。

    可是,真不行啊。

    别说三百回合,三个回合就得死在对方斧下,而那斧头还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刘悲,张肥,徐神机,林少羽,秦蛮选择和程大雷同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秦蛮大吼:“大当家先走,我留住他。”

    “废什么话,兄弟们一起走,此仇改日再报!”

    陆哼所率领的乡勇军也是狼狈逃跑,曾经程大雷以五人挡住千人,不过是仗着地利之便,可如今呼尔勒却只以十余骑,便赶着三五百人如丧家犬般。

    戎族可真凶啊!

    不知怎地,程大雷好像很拉仇恨,呼尔勒放开别的不管,只追程大雷一人。

    程大雷回身抽剑想战一合,可等看到对方赳赳模样,识趣的把剑扎在马屁股上。

    “跑啊!”

    呼尔勒紧追不舍,一定要杀了这个狗贼,或许是为了不让机密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程大雷气喘吁吁,腹背淋漓透汗,骑在马上头晕眼花,眼前只看到白茫茫一片雪地,连路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现在程大雷终于可以理解那些曾经被自己击败的溃兵,一支队伍只要成了溃兵,那么每个人都是洪流中的一滴小水珠。

    虽有心杀贼,却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真屈辱啊!

    被人追得像只狗一样,呼哧呼哧喘着粗气,舌头都吐在外面。

    真如果当初稍微抽些时间提升一下自己的战斗力,何尝不能与呼尔勒大战三百回合,也不必有今日之耻。

    兵败如山倒,溃兵不如狗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程大雷拥有的恐惧值正在高速增涨。

    不,还有机会,自己还没有彻底失败。

    关键的那条系统提示:拥有一百万恐惧值便可随机兑换一名顶级武将。

    一开始,这笔账并不好算,但如今这帐在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再拥有一名顶级武将,与秦蛮两个顶级联手,定能击败呼尔勒,或许只拥有一名就够了。

    出城时自己的恐惧值已经有七十万,一直在涨。城里不断有人给自己贡献恐惧值,这支乡勇军到现在还以为程大雷和呼尔勒是一伙的,只不过黑吃黑打起来有些奇怪,他们贡献的恐惧值也都落在程大雷身上。

    嘟,收到恐惧值688

    嘟,收到恐惧值999

    嘟,收到恐惧值666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恐惧值暴涨,如今已达到可怖的85万,还有机会,还没有输……

    在呼尔勒眼中,程大雷逃,急急如丧家之犬,惶惶似漏网之鱼。可是在逃的时候,他回头看了自己一样,那眸底的杀意寒人骨髓。

    他为何有这样冰凉的杀意,整个极北之地的寒意和这冰凉比起来都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他又凭什么觉得能杀掉自己!

    呼尔勒怒,想杀人,与程大雷的距离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秦蛮,替我挡住他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需要时间,如今的恐惧值已达到9万,快够了,很快就够了,只要再给他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秦蛮持铁棍上,与呼尔勒战十回合,被呼尔勒冲过。

    林少羽上,持一杆夺来的长矛,一个照面被击落马下。

    张肥再上,却连呼尔勒的马尾都没接触到。

    是否那名传千古的传说之将,亦是从一场场耻辱的失败中走来,饮马天下的余晖下,也能忆起不堪的曾经。

    呼尔勒十余骑,追程大雷不休,似乎别人对他们都不要紧,只要今天能杀了程大雷就行。

    程大雷身体紧紧贴在马上,那嗖嗖的箭刃破空音,就在他身周围响起。此刻,赤虎等人戏耍程大雷的意思更多些。

    如草原中的灰狗,要等黄羊力竭之时,才送上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但他们绝没有看到程大雷扣紧的牙齿,以及咬破流血的上唇。

    9万……91万……92万……

    快了,很快了,只要再给他一点点时间,他就能反败为胜。

    而距离呼尔勒追上他,也快了。

    99……1……

    “点将!”

    虚拟点将台上的篝火被点燃,似乎星辰的光芒被引入其中,一个崭新的英雄正在新生,即将踏破时空而来。

    脑后风声响,已听到身后急促的马蹄声,呼尔勒的大斧照着程大雷劈来。程大雷滚落雪地,这一斧头砍在马上,呜呼倒地。

    他已经跑得很远了,身下是小腿厚的积雪,手摁着雪地,扎人的冷。

    呼尔勒笑,骑在马上趾高气扬的看着他,手中的斧头在阳光下是不反光的。

    嘟,恭喜获得顶级武将一名……龙……

    程大雷徒步向北逃,深一脚浅一脚,速度自然快不了。

    刚才太紧张,没看清楚关键的系统提示,如今也没时间检查,只隐约记得有个『龙』字。

    龙什么,什么龙……究竟是特么谁!

    龙且……?

    公孙龙……?

    李云龙……?

    该不会是……成……龙……吧?

    或者是……

    赵!子!龙!

    程大雷越跑越慢,而呼尔勒却是越追越近,他回头双手撑地对视,呼尔勒骑马距他十步,程大雷是和马对视。

    “瘦马啊瘦马,我知道我平日待你不好,但此时此刻,你若有灵,就救我一命。”

    瘦马澄清的马眼一无所有,忽地昂首,向天长嘶。呼尔勒控马之术绝佳,但此刻竟被掀翻马背,却是他平生以来第一次。

    瘦马奔到程大雷眼前,程大雷一矮身窜了上去,现在他能理解军人和马的感情,这种被毛戴角的畜生却能通人性。

    有马助力,向前狂奔,呼尔勒也从手下那里要了匹马急追。

    前方有座桥,桥上有个少年,他靠着石桥,程大雷骑马经过的时候多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少年也奇怪的看着程大雷,等呼尔勒路过的时候,他喊道:“请问这位壮士,你是否见过一位眉目如画,风姿潇洒的美公子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