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4章 谁偷了老子的马!
    第94章

    “我有婚约在此,徐兰不能和你成亲!”

    罗子开手中高举着一纸婚书。

    这时代结婚讲究三媒六聘,问名纳彩等等繁琐的礼数缺一不可。如果罗子开手中这纸婚书是真的,今天这婚还真结不成。

    “家丁,给我叉出去。”新郎断喝。

    “贾武,你这卑鄙小人,你假意亲近我,却背着我勾引兰儿,枉我当你这狼心狗肺的人是朋友。”罗子开大喝。

    新郎贾武脸上有些挂不住了,他喝道:“都干什么吃的,都给我打!”

    几个人高马壮的家丁冲出来,今天的事情无论怎么着,对贾家都是丢人的事情。罗子开突然从身上抽出一把菜刀,大喝道:“你们谁敢过来,一刀两命,今天我也不活了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撇撇嘴:“为了一个女人如此疯癫,有失体面呐。”

    横的怕楞的,楞得怕不要命的,罗子开一旦开始玩命,这帮家丁还真不敢过来。

    贾武在军中当官,耍得一手好枪棒。他挥手夺过家丁手中的大棍,只是一回合就把罗子开砸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凭你也想和我玩命,你也配。”贾武今天已经丢人了,索性再丢得大些:“怪只怪你没本事留住女人,跑到这里撒什么野,来人给我打!”

    “啧,抢人女人还这么理直气壮么。”程大雷继续吐槽。

    一群家丁冲过来,对罗子开拳打脚踢,终究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,不多时就被打得半死不活。

    他抱着脑袋在地上乱窜,突然脑袋一碰,撞到一条桌子腿上。

    “给我往死里打,打死后丢到城外乱葬岗。”贾武今日被败了性子,胸中怒火焚烧,以贾家在城中的地位,打死个把人还真不叫什么事。

    如果是罗家以前的势力当然不一样,可如今罗家破落了,所谓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。

    罗子开倒在地上,眼皮黏着血,一条命究竟还剩下多少,如今却也说不太好。他迷迷糊糊倒在地上,心如死灰,便是今日死了也便是死了。

    “喂,喂……”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感觉有只手拍他的肩膀,他挣扎着睁开眼睛,看到一张大脸杵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喂,少年,你相信正义么?”

    罗子开脑子有些不清楚,稀里糊涂中听到这句话,一下愣住了。

    程大雷哈哈笑笑,长身而起,一脚将桌子踹翻,锵啷拔出身上佩剑。

    “蛤蟆寨在此做事,今天只找贾家麻烦,无关人等速速退下!”

    徐神机和刘悲此刻也站起来,拔出身上短刀,莫看二人是文职,但毕竟是山贼,杀起人的凶悍绝对胜过普通人。

    声音落地,宛若平湖起惊雷,一众人哇哇乱叫,有向外跑的,有往桌子下面躲的。

    贾武提着大棍向程大雷冲过来,程大雷持剑和对方拆了几招,不是对手,程大雷不是贾武对手。论本事二人其实差不了多少,程大雷关键输在兵器上。

    剑这种兵器,用来充排面是相当不错的,当真战场杀敌,其实没多少杀伤力。

    程大雷心里有些发虚,再打下去就要输啊,这第一脚要是踢不响,以后的事情就不好干了。

    正此时,一棍凌空飞来,重重砸在贾武腰肋上。贾武身子一歪,半跪在地上,程大雷立刻把剑压在对付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动一动,要你的脑袋!”

    秦蛮,林少羽,张肥也从里面打将出来,这一棍就是秦蛮丢的,有秦蛮开路,自然无人能敌。最惹眼的是张肥,手持两把菜刀,三人里面数他本事最弱,数他叫得最响。

    秦蛮过来,三下两下就拆下来贾武的膀子,贾武两肩脱臼,手臂无力垂下。

    徐神机刀压贾武脖颈,口中大喊:“杀呀,杀呀!”

    “杀什么杀,再不走就走不成了。”程大雷踹了徐神机一脚,目光注意到一旁的新娘。

    刚才大乱,新娘已经吓得瑟瑟发抖,她脸上还戴着盖头,除了新郎外其他人是不能揭的。

    程大雷一剑就给她挑开了,随着红布垂落,露出一张吹弹可破的俏脸。因为恐惧而颤抖,眼中的神情却更加动人。

    “好俊的妹子!”程大雷伸出大手捏了捏对方肥嘟嘟的脸蛋,留下一个黑印:“果然好俊,如此也不愧两个男人为你争一场。”

    生得如花似玉的新娘吓得脸色煞白,却是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程当家,程当家……”一个锦袍老者从里面跑出来:“程当家,我们和你远日无怨,近日无仇,还求程当家放过犬子性命,程当家需要什么财物,老朽一定满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无冤无仇,我令你们散尽家财,你们做了没有。今天强抢民女,被我抓个正着!”程大雷道:“还说什么守不住女人只能怨自己没本事,今天本大王要抢你儿媳妇,你也答应么?”

    “若是程当家看得上,送给程当家便是,只求放小儿一条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啧……”

    程大雷无语了,世界观不同,还真是无法交流啊。他也不和这老者废话,此处和自己拖延时间,恐怕早就安排人去喊城内守军了。

    “带走带走!”

    押着贾武,几人浩荡离开,刚出贾府,贾家的家丁就追了出来。这件事不可托大,几人带着贾武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一路从小道出城,雪橇和马都在城外隐蔽处藏着,只要上了雪橇,追兵的速度根本追不上大家。

    相继从墙上跳下来,积雪颇深,倒也不用担心摔伤。

    程大雷目光转了一圈,目光忽然呆住:“马,我的马呢?”

    原先藏马的地方空空荡荡,除了散乱的马蹄,一根马毛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,会不会被路过的人牵走了?”徐神机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根本不会有人经过,你以为我藏马的时候没想到嘛。”程大雷气得七窍生烟:“这特么是冲我下手啊!”

    “把人给我就地埋了。”

    秦蛮一棍将贾武敲晕,倒栽葱埋在雪地中,只有两只脚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城里响起闹哄哄的声音,追兵已经近了。可没有马,在雪地中想要摆脱追兵,势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“特么,终日打雁竟被家雀抓了眼,敢劫到我身上,让我知道是谁,绝饶不了他!”

    “大当家,现在怎么办?”徐神机问。

    程大雷听着渐近的追兵,猛地一咬牙:“进城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