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3章 平生不见程大雷,便称英雄也枉然
    第93章

    山贼进城打劫,往往是悄无声息,摸黑进庄,能不杀人尽量不杀人。有机会就抓个把人出来,回头砸石头进去,告诉主家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拿钱赎人。

    像程大雷这样大张旗鼓,还没动手,就搞得全城皆知。如此,却是有史以来第一次。

    高飞豹恨不得上去摸摸程大雷脑门:“程当家,你没发烧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,你才发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脑子可要想想清楚,贾家是能动的嘛,人家外号贾半城,半个黑石城都是贾家的,凭你们六个人最后别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“行啊,二爷,文化见长,连痴心妄想都会了。”

    高飞豹瞪大眼睛,默默摇摇头:“突然不想和你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徐神机和刘悲醒来,徐神机道:“大当家,打听清楚了,过两天贾家娶媳妇,秦蛮三个已经提前混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过两天咱们去给他贺一下。”说着,程大雷冲小白狼和高飞豹道:“二位,怎样一起去看看贾家的新媳妇儿?”

    “哼,我们还没有蠢到和你一块儿去送死。”

    如今的黑石城可谓是满城风雨,沸沸扬扬传着一件事。事情自然是程大雷搞出来的,一夜间满城贴的都是程大雷所写的东西,想要不知道这件事还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凡写在名单的上的人皆是人人自危,可也有人不当会事。程大雷虽然恶名在外,但名声这种东西自然会随着时间而流逝,旧的新闻自然也会被新的新闻取代。

    午后,临街一座茶楼中,坐着四名青壮汉子。一壶沸茶,中间桌子上搁的正是程大雷亲手所书的传单。

    为首一人二十出头年纪,生得皮肤黝黑,头上扣着一顶小鹿皮帽子。

    “这蛤蟆大王……”他手指轻敲着桌面:“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“打听出来是一伙青牛山的山贼,曾靠着打败黑石城一千精兵而扬名。薛半川派人打过,铩羽而归。”

    “黑石城的兵也算得上精兵?”男人付之一笑:“不过我倒觉得这山贼有些意思,有机会可以见一见。”

    “小……公子,山贼有什么好见的。我打听到,这蛤蟆大王生性狡猾,又作恶多端,平素里欺男霸女,什么坏事都干!”

    一伙人说话的口音十分奇怪,叽里呱啦也听不清他们说什么。可最后一句话却还是听清楚了。

    旁边一个着月白长袍,腰上佩剑的人不瞒道:“喂,几个外乡人,你们知道实情嘛,不知道不要瞎说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手下当场便要站起来,手摁住腰上的弯刀。男人却是笑了笑,挥手让手下坐下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不知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某姓欧名巴字伐若,你对我直呼其名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呼延蛮,见过公子。不知公子为何要替替山贼说话?”

    “所谓路不平有人铲,事不平有人管。在下本来不想多口,可实在听不得你们信口污蔑。那蛤蟆大王心怀仁义,又生得英俊潇洒,仪表堂堂。方圆百里谁不知道,有言说,平生不见程大雷,便称英雄也枉然。”

    呼延蛮笑笑:“怎么我听说的,和公子听说的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传言么,自然有人听到的是假的,有人听到的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说得如此真切,莫非见过那蛤蟆大王?”

    “虽未亲见,慕名良久。”

    “平生不见程大雷,便称英雄也枉然,好,有机会我倒要亲眼见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会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一伙人放下铜板后,从茶馆离开。程大雷拥着双手看了一眼呼延蛮的背影,脸上挂出古怪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这呼延蛮什么来历,看上去来头不小呐。”徐神机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呼延蛮,他叫呼尔勒,戎族人,估计在戎族,身份不低。”

    “咦,大当家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被神仙传艺,能掐会算的事情你没听说么?”程大雷白了他一眼:“还有,在城里叫我公子,欧巴欧公子。”

    程大雷三人是天亮进城的,黑石城是座小城,说白了是座破城。城墙豁子到处都是,不走城门也有七八条道进城。

    程大雷在城里逛了一圈,摸了摸黑石城的情况。晃悠到晚上,就来到贾府门前。

    今天是贾家大喜的儿子,门前张灯结彩,宾客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“呦呵,贾家这么大口气,敢称府,家里是出过什么大官么?”程大雷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有人在城主府当个小官,现在世道乱了,以前若敢挂这两个字,就足够灭满门了。”刘悲道。

    这时代等级森严,若是不够格,门前就不能挂『府』这个字,像苏樱家,也不过挂个『苏宅』而已。

    程大雷三人混了进去,拣了张八仙桌坐下。事先,秦蛮、林少羽、张肥已经混进贾府,大家互相照过面,却没有招呼。

    “老徐,你冷静一下,咱家也不是没吃的,你这样狼吞虎咽的,很丢我脸的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你手上也不慢,吃了多少天冷饭,我就不能吃顿热乎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,有失体面,有失体面。放下!那羊腿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三人吃得狼狈不堪,同桌的客人稍稍和他们拉开距离,不想让大家觉得和他们认识。

    “三位,怎么称呼,看着有些脸生啊?”

    程大雷正啃着一只鸡腿,一抬头肉末子恨不得喷在对方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管得着么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对方自重身份,不想和程大雷这种粗鲁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新郎携着新娘从外面进来,过火盆,拜过天地就可以送入洞房。

    程大雷探出脑袋往外瞧:“也不知道这新娘子长得俊不俊?”

    大喜日子,宾客尽欢,忽然院外一声音响起:“不许成亲!”

    咦,抢亲的来了,这是谁呀比我动作都快。

    紧跟着一个宽袍大袖的年轻人从外面冲进来,口中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随之,窃窃私语声便响起来,程大雷侧耳听着,很快就明白是怎么会事。

    这冲进来的年轻人名叫罗子开,与今天的新娘定有婚约,和今天的新郎称兄道弟。后来罗家衰落,新娘与他毁婚,他的兄弟撬了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啧,嫌贫爱富,重色轻友,我都忍不住要管管闲事了。”徐神机悠悠叹道。

    “啃你的猪蹄子,你又不是居委会大妈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r/d/w/w4 或搜索 热/度/网/文 《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“/”不然搜不到哦》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